1. 首頁
  2. 獻給艾米麗的玫瑰

求<<獻給艾米麗的玫瑰>>中文版

 

求<<獻給艾米麗的玫瑰>>中文版 ?

  <<獻給艾米麗的玫瑰>>中文版   一   愛米麗•格里爾生小姐過世了,全鎮的人都去送喪:男子们是出於敬慕之情,因為一个紀念碑倒下了:婦女們呢,則大多數出於好奇心,想看看她屋子的內部。除了一个花匠兼廚師的老僕人之外,至少已有十年光景誰也沒进去看看這幢房子了。   那是一幢過去漆成白色的四方形大木屋,坐落在當年一條最考究的街道上,還裝點著有十九世紀七十年代風味的圓形屋頂、尖塔和渦形花紋的陽臺,帶有浓厚的輕盈氣息。可是汽車间和軋棉機之類的東西侵犯了這一帶莊嚴的名字,把它们塗抹得一干二淨。只有愛米麗小姐的屋子巋然獨存,四周簇擁著棉花車和汽油泵。房子雖已破敗,卻還是執拗不馴,裝模作樣,真是醜中之醜。現在愛米麗小姐已經加入了那些名字莊嚴的代表人物的行列,他們沉睡在雪松環繞的墓園之中,那裡盡是一排排在南北戰爭時期傑斐遜戰役中陣亡的南方和北方的無名军人墓。   愛米麗小姐在世時,始終是一個傳統的化身,是義務的象徵,也是人們關注的物件。打一八九四年某日鎮長沙多里斯上校——也就是他下了一道黑人婦女不繫圍裙不得上街的命令——豁免了她一切应納的稅款起,期限從她父亲去世之日開始,一直到她去世為止,這是全鎮沿襲下来對她的一種義務。這也並非說愛米麗甘願接受施捨,原來是沙多里斯上校編造了一大套無中生有的話,說是爱米麗的父親曾經貸款給鎮政府,因此,鎮政府作為一种交易,寧願以這種方式償还。這一套話,只有沙多裡斯一代的人以及像沙多里斯一樣頭腦的人才能編得出來,也只有婦道人家才會相信。   等到思想更為開明的第二代人当了鎮長和參議員時,這項安排引起了一些小小的不滿。那年元旦,他們便給她寄去了一張納稅通知單。二月份到了,還是杳無音信。他们發去一封公函,要她便中到司法長官辦公處去一趟。一週之後,鎮長親自寫信給愛米麗,表示願意登門訪問,或派車迎接她,而所得回信卻是一張便條,写在古色古香的信箋上,書法流利,字跡細小,但墨水已不鮮豔,信的大意是說她已根本不外出。納稅通知附還,沒有表示意見。   参議員們開了個特別會議,派出一個代表團對她進行了访問。他們敲敲門,自從八年或者十年前她停止開授瓷器彩繪課以來,誰也沒有從这大門出入過。那個上了年纪的黑人男僕把他們接待進阴暗的門廳,從那裡再由樓梯上去,光線就更暗了。一股塵封的氣味撲鼻而來,空气阴湿而又不透氣,這屋子長久没有人住了。黑人領他們到客廳裡,裡面擺設的笨重家具全都包著皮套子。黑人打开了一扇百葉窗,這時,便更可看出皮套子已經坼裂;等他們坐了下來,大腿兩邊就有一陣灰塵冉冉上升,塵粒在那一縷陽光中緩緩旋轉。壁爐前已經失去金色光澤的畫架上面放著愛米麗父親的炭筆畫像。   她一進屋,他們全都站了起來。一個小模小樣,腰圓體胖的女人,穿了一身黑服,一條細細的金錶鏈拖到腰部,落到腰带裡去了,一根烏木柺杖支撑著她的身體,柺杖頭的鑲金已經失去光澤。她的身架矮小,也許正因為這個緣故,在別的女人身上顯得不過是豐滿,而她卻給人以肥大的感覺。她看上去像長久泡在死水中的一具死屍,腫胀發白。當客人說明來意時,她那雙凹陷在一臉隆起的肥肉之中,活像揉在一團生面中的兩個小煤球似的眼睛不住地移動著,时而瞧瞧這張面孔,時而打量那張面孔。   她沒有请他們坐下來。她只是站在门口,靜靜地聽著,直到發言的代表結結巴巴地說完,他們這時才聽到那塊隱在金链子那一端的掛錶嘀嗒作響。   她的聲調冷酷無情。“我在傑斐遜無稅可納。沙多里斯上校早就向我交代过了。或許你們有誰可以去查一查鎮政府檔案,就可以把事情弄清楚。”   “我們已經查過檔案,愛米麗小姐,我們就是政府當局。难道你沒有收到過司法長......餘下全文>>

《獻給艾米麗的玫瑰花》的主題和深意 ?

  《獻給艾米麗的玫瑰》看似愛情小說,主線勾勒出身贵族世家的艾米麗小姐愛情的綻放與凋零;又可當作“侦探小說”,有自殺的猜測和謀殺的元素,懸疑留到文末才予以揭曉;還是“哥特式小說”的範本,神祕莫測的大宅、獨居而與世隔絕的女人、常年緘默的傭人、門窗裡飄出的死屍般的腐臭……     家教甚嚴的艾米丽小姐愛上了一生中唯一結交過的青年異性,來小鎮當临時工程監工的北方佬Barron,此人放浪不羈、浮躁而淺薄,他無力應承艾米麗一份穩定的婚姻生活。于是鎮上居民看見艾米麗進药店買了砒霜,紛紛猜測她要自殺;接著Barron失蹤,再也沒人見過他。艾米麗高壓、專橫的父親去世后,她深居簡出、大門緊閉;左鄰右舍開始聞到她的宅子裡飄出的越發浓重的惡臭,沒人敢去驚擾她,於是偷偷地在門邊、窗下撒石灰,希圖掩蓋那股難以忍受的味道;艾米麗小姐去世了,她下葬之後,人們終於得以進入那所阴暗的深宅,在一間鎖上的房裡,發現床上那具已腐爛多年的Barron的屍體,屍體旁另有一個枕頭,有人睡過的痕跡,枕頭上幾根长長的白髮——艾米麗的白发。     Barron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成為艾米麗無望的愛情的祭品,同时陳列在在祭壇上的還有艾米麗自己的青春和自己的一生。她無法攫取或挽留Barron,就毒死了他;從此夜夜和他的屍體同眠。     青年學生是無法理解这種“變態愛情”的,他們很可能會直接把主題解讀為:我得不到你,我就毀了你!——不過是一種自私、愚蠢、激烈至死的愛,還值得大費周章、專題歌頌?     可福克納是怎樣評價艾米麗的呢?小說標題已說得很清楚了:獻給艾米麗的玫瑰。而“玫瑰”一詞只出現在標題裡,小說全篇沒有“玫瑰”的具體意象和字樣。所以曾有人專門撰文探討:《獻給艾米麗的玫瑰——玫瑰何在?》     《獻給艾米麗的玫瑰》是一首輓歌,緬懷一個失落的文明、一片“隨風而逝”的精神世界;老南方的傳統、老南方的榮光在北方工業文明的衝擊下掙扎求生,但它的宿命已註定,轟然坍塌之后一地廢墟,焦土瓦礫間唯见一支玫瑰,在縫隙中搖搖晃晃,在硝煙裡徒留暗香……和福克納更偉大的作品《喧囂與骚動》、《八月之光》、《押沙龍!押沙龍!》相比,这部短篇自然缺乏長篇鉅製才有的深刻寓意和巨集大布局,但卻是所有福克納小說中“可讀性”最強的一篇,一旦開卷、勢必一氣讀完。

《獻給艾米莉的玫瑰》中文版 ?

  譯文:   [美]福克纳     一     爱米麗??格里爾生小姐過世了,全鎮的人都去送喪:男子們是出於敬慕之情,因为一個紀念碑倒下了:婦女们呢,則大多數出於好奇心,想看看她屋子的內部。除了一個花匠兼廚師的老僕人之外,至少已有十年光景誰也沒進去看看這幢房子了。     那是一幢過去漆成白色的四方形大木屋,坐落在當年一條最考究的街道上,還裝點著有十九世紀七十年代風味的圓形屋頂、尖塔和渦形花紋的陽臺,帶有浓厚的輕盈氣息。可是汽車间和軋棉機之類的東西侵犯了這一帶莊嚴的名字,把它们塗抹得一干二淨。只有愛米麗小姐的屋子巋然獨存,四周簇擁著棉花車和汽油泵。房子雖已破敗,卻還是執拗不馴,裝模作樣,真是醜中之醜。現在愛米麗小姐已經加入了那些名字莊嚴的代表人物的行列,他們沉睡在雪松環繞的墓園之中,那裡盡是一排排在南北戰爭時期傑斐遜戰役中陣亡的南方和北方的無名军人墓。     愛米麗小姐在世時,始終是一個傳统的化身,是義務的象徵,也是人們關注的物件。打一八九四年某日鎮長沙多里斯上校——也就是他下了一道黑人婦女不繫圍裙不得上街的命令——豁免了她一切应納的稅款起,期限從她父亲去世之日開始,一直到她去世為止,這是全鎮沿襲下来對她的一種義務。這也並非說愛米麗甘願接受施捨,原來是沙多里斯上校編造了一大套無中生有的話,說是爱米麗的父親曾經貸款給鎮政府,因此,鎮政府作為一种交易,寧願以這種方式償还。這一套話,只有沙多裡斯一代的人以及像沙多里斯一樣頭腦的人才能編得出來,也只有婦道人家才會相信。     等到思想更為開明的第二代人當了鎮長和參議員時,这項安排引起了一些小小的不滿。那年元旦,他們便給她寄去了一張納稅通知單。二月份到了,還是杳無音信。他們發去一封公函,要她便中到司法長官辦公處去一趟。一週之後,鎮長親自寫信給愛米麗,表示願意登門訪問,或派車迎接她,而所得回信卻是一張便條,写在古色古香的信箋上,書法流利,字跡細小,但墨水已不鮮豔,信的大意是說她已根本不外出。納稅通知附還,沒有表示意見。     參議員們開了個特別会議,派出一個代表團對她进行了訪問。他們敲敲門,自從八年或者十年前她停止开授瓷器彩繪課以來,誰也没有從這大門出入過。那個上了年紀的黑人男僕把他們接待進阴暗的門廳,從那裡再由樓梯上去,光線就更暗了。一股塵封的氣味撲鼻而來,空气阴湿而又不透氣,這屋子長久没有人住了。黑人領他們到客廳裡,裡面擺設的笨重家具全都包著皮套子。黑人打开了一扇百葉窗,這時,便更可看出皮套子已經坼裂;等他們坐了下來,大腿兩邊就有一陣灰塵冉冉上升,塵粒在那一縷陽光中緩緩旋轉。壁爐前已經失去金色光澤的畫架上面放著愛米麗父親的炭筆畫像。     她一進屋,他們全都站了起來。一個小模小樣,腰圓體胖的女人,穿了一身黑服,一条細細的金錶鏈拖到腰部,落到腰帶裡去了,一根烏木拐杖支撐著她的身體,柺杖头的鑲金已經失去光澤。她的身架矮小,也許正因為這个緣故,在別的女人身上顯得不過是豐滿,而她卻給人以肥大的感覺。她看上去像长久泡在死水中的一具死屍,腫胀發白。當客人說明來意時,她那雙凹陷在一臉隆起的肥肉之中,活像揉在一團生面中的兩個小煤球似的眼睛不住地移動著,时而瞧瞧這張面孔,時而打量那張面孔。     她没有請他們坐下來。她只是站在門口,靜靜地聽著,直到發言的代表結結巴巴地說完,他們這時才聽到那塊隱在金鍊子那一端的掛錶嘀嗒作響。     她的聲調冷酷無情。“我在傑斐遜無税可納。沙多里斯上校早就向我交代過了。或許你們有谁可以去查一查鎮政府檔案,就可以把事情弄清楚。”     “我們已經查過档案,愛米麗小姐,我們就是政府當局。難道你沒有收到過司法長官親手簽署的通知嗎......餘下全文>>

獻給艾米麗的玫瑰的寫作背景?

  《獻給愛米麗的玫瑰》是威廉·福克納最著名的短篇小說,這部小說反映了美國南方內戰後的變化。福克納通過這篇小說的主題表達了他對家鄉美國南方的浓浓的“南方情結”。   这是一首輓歌,緬懷一個失落的文明、一片“隨風而逝”的精神世界;老南方的傳統、老南方的榮光在北方工業文明的衝擊下掙扎求生,但它的宿命已註定,轟然坍塌之后一地廢墟,焦土瓦礫間唯见一支玫瑰,在縫隙中搖搖晃晃,在硝煙裡徒留暗香……

求《獻給艾米麗的玫瑰》中文故事概要 ?

  《獻給愛米麗的一朵玫瑰花》是福克納1930年4月發表的被譽為最負盛名的短篇小說。小說中的故事發生在美國南北戰爭後的南方小鎮——傑斐遜鎮。格里爾森家族在南方戰敗後仍然保持著清高的門第觀念,它的族長——艾米麗的父親是個有嚴重父權傾向的人,他在女兒年輕的時候為了維護所谓的等級和尊嚴,趕走了所有向艾米麗求愛的男子,剝夺她幸福的權利。父親去世后,一無所有的艾米麗不顧世俗的觀念,很快就愛上了来小鎮修建鐵路的工頭北方佬赫默,這多少給艾米麗單调而乏味的生活一點溫暖。但艾米麗始終無法擺脫家族尊嚴的束縛與父親對她的影响。當她發現赫默無意與她成家時,用砒霜毒死了他,以為只有這樣既可以挽留愛情又可以保住了名聲。從此,艾米麗在破舊封閉的宅院里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並与死屍同床共枕40年,直到她也去世。小鎮居民在艾米麗的葬禮上才發現了這個驚人的祕密。

誰看過《獻給艾米麗的玫瑰》幫忙解答下。 ?

  第一:革命者形象,耍白种女人,反抗長期以來黑人遭受的種族壓迫。   第二:同性戀形象,耍黑種男人,挑戰傳統性取向觀念。   第三:暴發戶形象,作威作福,違背美國民主,自由,平等觀念。第四:花心大萝卜形象,玩弄女人,違背传統愛情觀和婚姻觀。

求福克納的《獻給艾米麗的玫瑰》原文,最好有中文,謝謝 ?

  獻給愛米麗的一朵玫瑰花 福克納   一   爱米麗·格里爾生小姐過世了,全鎮的人都去送喪:男人們是出於愛慕之情,因為一個紀念碑倒下了。婦女們呢,則大多數出於好奇心,想看看她屋子的內部。除了一個花匠兼廚師的老僕人之外,至少已有十年光景誰也没進去看看這幢房子了。   那是一幢過去漆成白色的四方形大木屋,坐落在當年一條最考究的街道上,還裝點著有十九世紀七十年代風格的圓形屋頂、尖塔和渦形花紋的陽臺,帶有浓厚的輕盈氣息。可是汽車间和軋棉機之類的東西侵犯了這一帶莊嚴的名字,把它们塗抹得一干二淨。只有愛米麗小姐的屋子巋然獨存,四周簇擁著棉花車和汽車泵。房子雖已破敗,卻還是桀驁不馴,裝模作樣,真是醜中之醜。現在愛米麗小姐已經加入了那些名字莊嚴的代表人物的行列,他們沉睡在雪松環繞的墓園之中,那裡盡是一排排在南北戰爭時期傑弗生戰役中陣亡的南方和北方的無名军人墓。   愛米麗小姐在世時,始終是一個傳統的化身,是義務的象徵,也是人民關注的物件。打一八九四年某日鎮長沙多里斯上校——也就是他下了一道黑人婦女不繫圍裙不得上街的命令——豁免了她一切应納的稅款起,期限從她父亲去世之日開始,一直到她去世為止,這是全鎮沿襲下来對她的一種義務。這也並非說愛米麗甘願接受施捨,原來是沙多里斯上校編造了一大套無中生有的話,說是爱米麗的父親曾經貸款給政府,因此政府作為一種交易,寧願以這種方式償還。這一套話,只有沙多里斯一代的人以及像沙多里斯一樣頭脑的人才能編得出來,也只有婦道人家才會相信。   等到思想更為開明的第二代人当了鎮長和參議員時,這項安排引起了一些小小的不滿。那年元旦,他們便給她寄去了一張納稅通知單。二月份到了,還是杳無音信。他们發去一封公函,要她便中到司法長官辦公室处去一趟。一週之後,鎮長亲自寫信給愛米麗,表示願意登門訪問,或派車迎接她,而所得回信卻是一張便條,寫在古色古香的信箋上,书法流利,字跡細小,但墨水已不鮮豔,信的大意是說她已根本不外出。納稅通知附還,沒有表示意見。   参議員們開了個特別會議,派出一個代表團對她進行了访問。他們敲敲門,自從八年或則十年前她停止開授瓷器彩繪課以來,誰也沒有從这大門出入過。那個上了年纪的黑人男僕把他們接待進阴暗的門廳,從那裡再由樓梯上去,光線就更暗了。一股塵封的氣味撲鼻而來,空气阴湿而又沉悶,這屋子長久沒有人住了。黑人打開了一扇百葉窗,這時,便可看出皮套子已經圻裂;等他們坐了下來,大腿兩邊就有一陣灰尘冉冉上升,塵粒在那一縷阳光中緩緩旋轉。壁爐前已经失去金色光澤的畫架上面放著愛米麗父親的炭筆畫像。   她一進屋,他們全都站了起來。一個小模小樣、腰圓體胖的女人,穿了一身黑服,一條細細的金錶鏈拖到腰部,落到腰帶裡去了,一根烏木柺杖支撐著她的身體,柺杖頭的鑲金已經失去光澤。她的身架矮小,也许正因為這個緣故,在別的女人身上顯得是豐滿的東西,而她卻給人以肥大的感覺。她看上去像長久泡在死水中的一具屍體,腫胀發白。當客人說明來意時,她那雙凹陷在一臉隆起的肥肉之中,活像揉在一團生面中的兩個小煤球似的眼睛不住地移動著,时而瞧瞧這張面空,時而打量那張面孔。   她沒有请他們坐下來。她只是站在门口,靜靜地聽著,直到發言的代表結結巴巴地說完,他們這時才聽到那塊隱在金链子那一端的掛錶滴答作響。   她的聲調冷酷無情。“我在傑弗生無稅可納。沙多里斯上校早就向我交代过了。或許你們有誰可以去查一查鎮政府檔案,就可以把事情弄清楚。”   “我們已經查過檔案,愛米麗小姐,我們就是政府當局。难道你沒有收到過司法長官親手簽署的通知嗎?”   “不錯,我收到過一份通知,”愛米麗小姐說道,“也許他自封為司法長官......餘下全文>>

獻給艾米麗的玫瑰花 讀後感 ?

  福克納給予美國南方女性的命運以極大的關注,刻畫了很多典型的女性形象。她们有明顯的相似性,有些女性性格扭曲,行為古怪,還有些墮落,與世隔絕。他們南方傳統道德觀的犧牲品,是強大的父權制的犧牲品。她們在精神上肉體上都遭受巨大折磨,最终走向毀滅。《獻給艾米麗的玫瑰花》中的艾米麗和《八月之光》中的喬安娜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一、 個性的相似性在福克納的筆下,艾米麗和喬安娜都不是柔弱的女子形象,而是具有強烈個性的人物。她們無視客观情況而堅信自己的行為,一旦自己被否定就採取強硬手段達到自己的目的,但却於事無補,帶來的只有悲剧。她們的個性和整個南方人都有著關聯,南北內戰時,南方人竭力維護奴隸制,年輕人為了自己的制度而毫不畏懼,義無反顧的與北方人作戰。我們不得不想起《飘》中的女主角,她機關算尽,卻是為了挽回記憶中的老南方,而執著的力量卻無法挽回已逝去的東西。從文学作品中,我們看到南方人骨子裡就有一種為自己的信念而不屈不撓鬥爭的意志。艾米麗對小鎮子上人的態度,清晰地展現了她的性格:原封不動地退回鎮長的信,坚決不納稅,到後來強制別人賣給她毒藥。而喬安娜被描寫成具有雙重性格的人:一方面她是一個女人;另一方面她有男人般的身體和思维方式,她與生俱來的對力量、權利和控制有著強烈的欲望。這種欲望使她向喬撒慌,提議要他去黑人學校學習。艾米丽和喬安娜有很多的相似性,她們對自己的信念如此執着,一個執著於挽回自己的爱情,一個執著於提升黑人的事業。兩人都不拒絕與外界接觸,一生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房子裡度過。在外表冷若冰霜,但她們的內心卻充满激情和對正常生活的渴望。在當時,大多數南方人奉行清教主義。在結婚前,所有的女孩都要求注意她們的言行和最為重要的貞操。她們被關在家裡,禁止自由戀愛,任何欲求都會被認為是墮落或腐化。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南方的婦女必須學會控制自己,表現的像淑女一樣。艾米丽和喬安娜都恪守著這種清教傳統,當她們遇到自己所爱的人,老人們為“可憐的艾米麗”嘆惜,而喬安娜認为“上帝,讓我被詛咒的長点吧,再久點”。一方面深受心理折磨,但另一方面卻不顧一切的去付出。最後到了愛情無法挽回的境地,她们仍然堅持自我。艾米麗為了維護她的尊嚴、榮耀、真爱,結果殺死了荷默並把屍体留在身邊。而喬安娜竭力想控制和她意願不相投的喬,她打算殺死喬後自殺。在强烈個性的影響下,愛情轉变成了蔑視和到最後的仇恨。對於這兩位訴諸於暴力而造成悲劇的南方女性來說,造成她們佔有欲和控制欲個性的因素並不是偶然的,仔細閱讀文字,我們不難发現在當時的歷史背景下,社會因素給她們造成了難以磨滅的影響。二、 命運的相似性美國南方文學發展和扩大的基石是以新教和加爾文主義為中心的。加爾文主义起源於歐洲16世紀的宗教改革,後被從歐洲來美國南方定居的移民者帶入。在福克納所處的那個時代,以加爾文主義為核心的基督教新教勢力,主宰著整個南方社會的政治、經濟和文化,支持著奴隸制和種族主義,控制著人們的思想和行為。加爾文主義強調了上帝的統治高於一切,上帝可以控制所有。信徒們宣揚種族主義,關於家族地位,等級的觀念,壓抑人類欲望。此外,《聖經》也為教義奠定了一定基礎。根據《聖經·新約·以弗所書》中說:“你們作妻子的,當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順服主。”女人被譴責為世間邪恶和煩惱的根源,她們永遠从屬於男人。基督教認為父亲是家族的核心,加爾文教从宗教的角度保護了父權制。父權制,是人類學家第一次用來描述男性在家庭中擁有至高無上權利的這樣一種社會。凡是女人在社會和政治制度當中極度卑微的社會就是父權制的。在這樣的環境中,女人被歧視,男人在经濟地位上有崇高的地位。......餘下全文>>

《獻給艾米麗的玫瑰》主題分析 ?

  《獻給艾米麗的玫瑰》看似愛情小說,主線勾勒出身贵族世家的艾米麗小姐愛情的綻放與凋零;又可當作“侦探小說”,有自殺的猜測和謀殺的元素,懸疑留到文末才予以揭曉;還是“哥特式小說”的範本,神祕莫測的大宅、獨居而與世隔絕的女人、常年緘默的傭人、門窗裡飄出的死屍般的腐臭……     家教甚嚴的艾米丽小姐愛上了一生中唯一結交過的青年異性,來小鎮當临時工程監工的北方佬Barron,此人放浪不羈、浮躁而淺薄,他無力應承艾米麗一份穩定的婚姻生活。于是鎮上居民看見艾米麗進药店買了砒霜,紛紛猜測她要自殺;接著Barron失蹤,再也沒人見過他。艾米麗高壓、專橫的父親去世后,她深居簡出、大門緊閉;左鄰右舍開始聞到她的宅子裡飄出的越發浓重的惡臭,沒人敢去驚擾她,於是偷偷地在門邊、窗下撒石灰,希圖掩蓋那股難以忍受的味道;艾米麗小姐去世了,她下葬之後,人們終於得以進入那所阴暗的深宅,在一間鎖上的房裡,發現床上那具已腐爛多年的Barron的屍體,屍體旁另有一個枕頭,有人睡過的痕跡,枕頭上幾根长長的白髮——艾米麗的場发。     Barron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成為艾米麗無望的愛情的祭品,同时陳列在在祭壇上的還有艾米麗自己的青春和自己的一生。她無法攫取或挽留Barron,就毒死了他;從此夜夜和他的屍體同眠。     青年學生是無法理解这種“變態愛情”的,他們很可能會直接把主題解讀為:我得不到你,我就毀了你!——不過是一種自私、愚蠢、激烈至死的愛,還值得大費周章、專題歌頌?     可福克納是怎樣評價艾米麗的呢?小說標題已說得很清楚了:獻給艾米麗的玫瑰。而“玫瑰”一詞只出現在標題裡,小說全篇沒有“玫瑰”的具體意象和字樣。所以曾有人專門撰文探討:《獻給艾米麗的玫瑰——玫瑰何在?》     《獻給艾米麗的玫瑰》是一首輓歌,緬懷一個失落的文明、一片“隨風而逝”的精神世界;老南方的傳統、老南方的榮光在北方工業文明的衝擊下掙扎求生,但它的宿命已註定,轟然坍塌之后一地廢墟,焦土瓦礫間唯见一支玫瑰,在縫隙中搖搖晃晃,在硝煙裡徒留暗香……和福克納更偉大的作品《喧囂與骚動》、《八月之光》、《押沙龍!押沙龍!》相比,这部短篇自然缺乏長篇鉅製才有的深刻寓意和巨集大布局,但卻是所有福克納小說中“可讀性”最強的一篇,一旦開卷、勢必一氣讀完。

獻給愛米麗的一朵玫瑰花的內容概述 ?

  文章所描述的大概是美國南北戰爭以後的一個南方小镇——傑弗生鎮上格里爾森家族的命運。作為家族族長的愛米麗的父親父權傾向嚴重維護所謂的等級和尊嚴,赶走了所有向愛米麗求愛的男子,剝奪她幸福的權利。父親去世後,愛米麗愛上了来小鎮修建鐵路的工頭北方人赫默。但愛米麗仍然沒有摆脫家族尊嚴的束縛與父親对她的影響辦法。當她發現赫默無意與她成家時,便用砒霜毒死了他。從此,愛米丽在破舊封閉的宅院裡過著与世隔絕的生活,並與死屍同床共枕40年,直到她也去世。小鎮居民在艾米麗的葬禮上才發現了這個祕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