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榆林結婚風俗

陝北榆林婚嫁風俗

 

陝北榆林婚嫁風俗?

  由於習俗不同,各個地區都會有自己的生活方式,祖祖輩輩生活在黃土高原上的老百姓,更是以自己獨特的生活風情演繹著他們民俗文化。   我們且來看看这陝北人民的婚嫁習俗: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婚嫁,在舊時特別講究門当戶對,多由父母之命,媒约之言而定。婚嫁儀式城鄉大同小異,略有區別。   兒女婚事,一般先由父母託媒提親,經雙方家長調查(諸如年齡、品行、門風等)同意後,即擇日定親。定親一般由男方送女方家4色水禮(煙、酒、肉、糕點之類)、首飾、布料、糧食、衣物和彩禮,女方也給未婚夫饋贈鞋、帽或衣服等作為雙方定婚之禮。   雙方同意定婚後,便是擇日迎親結婚,結婚为新婚夫婦一生最為隆重的仪式。   結婚迎親由迎人婆姨1—2人,男子數人組成(去時為單數,回來时與新娘合為雙數),同時携帶“離母糕”、“大饃饃”以及新娘上轎衣服、首飾品並抬花轎(沒有花轎則騎毛驢)。還有鎖吶鼓樂隊,大吹大擂,去新娘家迎親。届時新娘家備以豐盛酒席和佳餚款待迎親賓朋。然後,女方家也同樣約請本族和親戚中婦女3至5人,男子7、8人組成送親隊伍,並攜带陪送嫁妝前往送人。   新娘坐轎或騎毛驢,均应面戴紅紗巾,也叫“蓋頭”,一路上鼓樂高奏,路人争睹,熱鬧異常。 在新娘迎回進入洞房之前,婆媳之间互贈見面禮,生活特別富裕者互贈手鐲、戒指、耳環等,一般平民則贈內衣、兜肚、針簪等。新娘、新郎進入洞房後,在舊時還有“踩四角”、“揩臉”、“上頭(結髮)”、“吃兒女扁食(意為多兒多女)”等風俗。而後設宴招待送人親戚和前來祝賀婚禮的所有賓朋。   入夜,則是鬧洞房,由同輩年輕男女與新郎、新娘逗趣取樂,鬧房內容,花樣翻新,豐富多彩,兼大欢喜。鬧房結束,新郎、新娘共進晚餐。最後是“送兒女馍饃”。舊時由婆母身著山羊皮襖,一手持擀麵杖,一手以升子端饃頭7個。用擀杖戳破洞房窗戶紙,將饃投入洞房,並唸唸有詞曰:“手裡端個升子,來年抱個孫子,攔門敲一棍,孫子一大群”。以此祈求五男二女,后繼興旺。然後夫妻“收四角(床鋪四角置放的紅棗、核桃、銀針、紅線)”,同榻就寢。   次日晨起,新娘梳洗打扮,謂之“開脸”。早餐後,新郎新娘出洞房舉行禮拜。先拜祖先,次拜高堂,夫妻相拜,再拜媒人及所有親朋來賓之長者,謂之“見大小”。凡受禮者均饋贈禮錢,置於盤中,由新郎端至洞房門口,新娘从盤中抓一把錢,謂之“抓拜禮”,所抓之錢屬新娘之私房錢。禮拜後,開午宴,新郎新娘逐席斟酒禮拜,謂之“拜席口”。飯後親戚賓客分別各自返回,至此,迎亲結束。   次日,新娘陪同新郎回孃家,謂之“回門”。新郎回門期間,新孃家戶內近親分別宴請女婿客(新郎),新郎首次回门,宴請就餐均坐上席,不分老少長幼都應予新女婿敬酒(但下次再去岳父家則無此俗)。新郎新娘返回時,新娘父母同行而去,叫作“看回門”。雙方父母,互稱亲家,同桌而坐,頻頻舉杯,促膝談心,甚是融洽。至此婚禮儀式全部告畢。

榆林有哪些民風民俗?

  陝北民俗亦重視重陽節,民諺雲:“九月九,家家有”。意謂秋收過後家家有糧归倉,無飢餓之虞,故多吃米糕,取“糕”諧音“高”,寄寓高升、興旺之意向。民間也有攜友出遊登高之風习。過去還有蒙民來榆與漢民賽馬、摔跤之雅事。近年九月九定為老人節後,有賞菊、書展、賽歌、演戲等多种文娛活動,使老年人倍感舒心。   在禮俗方面,有特色的要數結婚,合龍口兩件大事了。榆林解放前普遍實行早婚,雙方擇親講究門當戶對,講人品,重八字。擇親還有不能倒向骨肉之說法,即妗子不能作婆,同族五服內不能結婚。姑姑姨姨作婆也有“姨姨作婆,刀類相磨”,姑姑作婆,一世不和的說法。男女娶嫁时舉行婚禮,新人坐帳後要絞去“黃毛”叫“開臉”,將男女頭髮搭在一起梳一梳叫“並頭”,從此成為結发夫妻,然後交換酒杯喝交杯酒。這都是古代婚禮的遺存。   榆林人愛過節,且有很多講究,雖有一些迷信色彩,但表現了人們對未來的祝福和追求美好的生活。正月初一大拜年,初五送窮鬼、迎財神,初六小年,初七“人情”,十二老鼠嫁女,十五元宵節。到了元宵這一天,喜慶活動到了最高潮、鬧秧歌、轉九曲、觀燈、壘火塔塔、放焰火,鑼鼓鞭炮、哨吶秧歌,到處是火树銀花,歡聲笑語,紅火熱闹。正月十六“燎百病”,家家戶戶在院裡燃火堆,燎衣物,大人小孩跳躍火堆,祈求吉祥。二月二龍抬頭,早上吃龍眼窩窩,全家人分吃饃塊叫“咬鼉頭”。室食清明吃“攤黃”。北部各縣用面捏成青蛙、蛇、魚、雀等動物,寓意萬物復甦。五月端五吃棕子,門前插艾葉、菖蒲避邪。六月六,新麥登場,農家嘗新。七月十五中元節,農人攜瓜果上墳,五更在地裡選擇莊稼长得最好的地塊懸黃白紙幡,預示豐收。八月十五中秋节,閤家團圓賞月吃月餅,瓜果。九月九重陽節登高,赏菊飲酒。十一月冬至熬豬羊骨頭叫“熬冬”。臘月初八,吃燜飯稱為臘八粥。臘月二十三送灶君,舊時用糖粘灶君牌位,以盼望灶君大王“上天言好事,回宮降吉祥”。二十三過後,人們就开始籌備年貨,忙碌地準備过年了。年三十除夕,早飯后祭祖上墳,回來後貼對聯,掛紅燈、壘火塔塔、點長夜燈、閤家歡樂吃年夜飯守岁,給小孩枕下放壓歲錢。   在飲食習慣上,南北不同。北草地的群眾愛吃炒米、奶茶、酪餅子,酥油、黃米饭、豬肉熬酸菜。西面的三邊人愛吃燕面炒麵、蕎剁面、羊羔肉、尤以蕎麵食品作法很多,如剁面、 餉、攪團、圪 、涼粉、碗 等。東南面人愛吃豇豆錢錢飯、揪面片。民間還有許多風味小吃,如子洲“果餡 ”,米脂“驴板腸”,綏德“黑粉油旋”,鎮川“干爐”,佳縣“馬蹄酥”,榆林“炸豆奶”,神木“粉皮”,清澗“煎餅”,府谷“果丹皮”都有其獨特風味。另外還有羊雜碎、粉漿飯、拼三鮮、黄酒、麻湯飯等都是在別處难以吃到的。

陝北人結婚時有什麼習俗?

  陝北婚俗   奴隸社会時期,陝北存在“群婚”、“收繼婚”、“服役婚”、“轉房婚”等婚姻現象,这在有關歷史資料中均有反映。進入封建社會中葉,受汉族禮教先進文化的影響,陕北地區各民族普遍進入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形態(少數富有者除外),婚姻禮俗大同小異,與近世相仿。但還是較多保留了原始、愚昧的一些婚姻觀念和遊牧民族的某些婚俗習慣。   民國前,男女婚事,聽憑“父母之命,媒妁之約”而定,本人没有自主權,婚姻多屬買賣性質。婚姻過程一般為擇親、提親、訂親、商話、嫁娶、婚禮等程式。   舊時,男女自 13 歲起,父母便託人給兒女挑選物件,了解對方家庭根本(一般往上推三輩祖宗親路,有無狐臭者、外地人、吹鼓手、轎伕和拉驢公子等),門風(一般指一家人為人處世情況,若外界影響不好,稱其人氣不正)、光景(主指錢、糧、家產)、人品(泛指一家人的品格,主指所擇物件的品貌)、八字(指所擇物件出生年、月、日、時是否“犯月”相剋,有“男犯妻家三十六,女犯婆家一世窮”之說法)等情況。另外,還讲究妗子不做婆,即使姨姨、姑姑做婆也不好,有“姨姨做婆,刀剪相磨”、“姑姑做婆,一世不和”之說。至於同族是決不可成婚的,因鮮有近親成親。再加上陝北各各族雜居共處,使陝北人種優化,所以陝北人大多身高強健,儀表俊美。若門當戶對,即約请一合適的中間人(即媒人)說合提親。期間,男女均不知其中緣由,更不曾會面。一般是男方向女方提親,即使女方家長相中的,也是通過媒人示意男方家長向女方提親。此時,媒人扮演主角,對方家長領會來意後,通過親戚朋友側面瞭解其根本、門風、光景、人品、八字等情況,視其合適與否,拿出主意,通過媒人傳話,媒人發現是小妨礙,必用三寸不爛之舌來說合。經媒人说合,雙方家長認可,選吉日(一般為雙月雙日)舉行订親儀式。一般縣北在男方家舉行,縣南在女方家舉行,由男方拿出菸酒喝訂親酒,後媒人根據提前與雙方家长分別議定的錢物而宣佈“彩禮”及訂親衣物,並由男方家長把錢物一一交予媒人,再由媒人交予女方家長。女方也通過媒人送男方(即新女婿)鞋襪及褲帶,民間称鞋為“穩根鞋”,褲帶為“長命帶”,以示婚姻關係能穩固、長久。男女雙方到结婚年齡,男方準備結婚迎亲,由媒人傳話,在結婚前几個月與雙方家長商定婚嫁日期、新娘衣物及迎親儀式等事宜,後雙方均按協議籌备婚嫁之需。   嫁娶在民间,男家稱“引(迎)媳婦”,女家稱“出嫁女”。舊时,辦喜事一般為三天。第一天,親朋好友前來賀喜或帮忙,稱“聚客”。由聘請的總管蒞位主持,安排相夥(村裡或來客中的親友)干幫廚、待客等雜務。當晚吹手動樂,喜事開始。次日早飯後迎親隊伍準備出發。迎親隊伍一般由七人組成,其中有一名迎人婦女(或嬸娘、或嫂子),俗稱迎人婆姨。(民間講究“姑不迎,姨不送”)。迎親隊伍中必须有一名懂禮節及能說會道的領頭人,若遇女方出難题,能善於應付,巧於化解,出發前要準備攜帶新娘的衣服被褥、首飾銀器、大饃(10個)、豬肉(1塊)、離母糕(2卷)、清油(半瓶)、筷子、白面(1小包),揣懷錢、坠箱錢以及未交完的彩禮錢。一切齊備,鳴炮三聲出發,吹鼓手在前奏樂,迎人婆姨居中,其餘人畜隨後。若逢廟宇、村莊須鳴號、吹樂而過;過河、過崾嶮也得吹长號(俗稱“張號”)。   事前,女家也按協議準備,辦嫁妝,備酒飯,約親朋,組織送人隊伍(一般由8人組成,其中有2名婦女陪送,俗稱“送人婆姨”)。“迎人的”一到,女家院內设一桌案,擺上菸酒,由管事人向迎親領頭人敬酒三杯,以示歡迎,迎親領頭人將所帶之物一一擺於桌案交待,謂之“表禮”。飯後,女方家總管向迎親領頭人交待陪嫁之物,添墜箱錢、揣懷钱、油、面、筷子等各加一倍退回。一切就緒,準備起程。新娘換上嫁妝,蒙上“盖頭”(用紅花被面或紅綢子挽結成的)上轎,迎送婆姨搶著上馬,長號一鳴,吹手先行。迎送隊伍以迎人婆姨為先,新娘居中,送人婆姨在後,有序而行。此時,唢吶聲聲入耳,搖搖擺擺、浩浩蕩盪出村。若遇好事者,可擺菸酒於路旁,迎送隊伍必須停止前進,吹手就地吹奏三曲,三起三落,方才放行。途中,若有兩家迎送队伍同向而遇,則有“搶路”之俗。搶路時,一般雙方领頭人為免紛爭,經協商,往往讓先者用圪針條耱路,示意為後行者的新路;若相向而遇,雙方新娘應互換褲带或針線包,都用圪針條耱出新路而行。進村時,速度须放慢。吹手大顯身手,或吹“得勝令”,或吹“將軍令”、“大擺隊”等樂曲。村人圍觀,熱鬧非凡。此時,公公婆婆入洞房,夾起枕头走一圈,俗稱“抱孫子”,家人應遮蓋碾、磨,怕青龙白虎“沖喜”。一切就緒,專候新人進門。   迎送队伍進門後,分設專房招待,新娘需“送人的”領頭人扶下馬(或轎),由新郎揭“蓋頭”,兩人一前一後踩着紅氈走向洞房(俗稱“帳房窯”)。在此之前,吹手须進去張號,叫“沖帳”。随即有一人手端一碗麥葉、小錢、五穀邊撒邊唱,謂之“撒帳”。新人入洞房後,由一小孩端水讓新娘洗臉,新娘得給少许錢,以示酬謝。新娘上炕,將席四角已壓之物(有針线、核桃、紅棗、錢幣等)收存起來,謂之“踩四角”,後靜坐前炕。隨後,“送人的”坐席(吃“八碗”)。新郎要敬酒施禮,送親領頭人應以錢相報,民間稱之謂“折席口”。   飯後舉行上頭仪式。由姐(夫)或姑(夫)主持,讓新人背靠背坐於水桶上,將二人頭髮攏在一起,邊梳邊唱:一木梳青絲云遮月,二木梳兩人喜結緣。三木梳夫婦常和氣,四木梳四季保平安。新女婿好像杨宗保,新媳婦好像穆桂英。蕎麥根兒,玉米芯兒,一个看見一個親。養小子,要好的,穿長衫子戴頂子;养女子,要巧的,石榴牡丹冒鉸的。双雙核桃雙雙棗,雙雙兒女满炕跑。天作良緣配好的,夫妻恩愛一輩子。隨即,將红棗,核桃從新人頭部倒下,夫妻二人爭搶撿入自己衣兜。接著,主持人還要將新娘頭盤成髽髻,意為结發夫妻能白頭到老。隨後,姐夫、姑夫老姑夫以及結拜兄弟還要鬧房(俗稱“骚房”)即讓兩個新人當眾做出各種親熱動作。客人出节目,新人表演,令觀者捧腹大笑。鬧房畢,婆母由窗口向裡撂兒女饃,盼望早日抱孫子。此晚“帳房”(洞房)燈光應徹夜不熄。   第二天清晨,小兩口要吃兒女扁食,飯後舉行“拜人”儀式和“亮箱”及見婆婆儀式。是日,男家發客,新娘回門,新郎帶認親禮品同去。翌日,小兩口又由岳父母送回,謂之“送回面”。八日後,新娘需到孃家住七天再歸,曰“對七對八”。

陝北風俗習慣有哪些?

  住窯洞,睡火炕, 騎毛驴,吃雜糧,白頭巾,緬褲裆,紅腰帶,嗓門亮,走山路,腳力壯,做女紅,繡活强,十幾歲,搞物件,浪三浪,家丁旺,阳坡地,拉家長,說土地,道牛羊,贊後生,誇婆娘,夏日短, 秋風涼,冬天冷,春種忙,黃沙起,半年揚,老風俗,漸改良,建家園,出力量,稻麥熟,林果香,看陝北,好風光。   一、衣、食、住   “人們為了能夠‘創造歷史’,必須能夠生活。但是為了生活,首先就需要衣、食、住以及其它東西”。要本世紀六十年代以前,陝北鄉民的基本服飾是頭扎白羊肚手巾,身著光板老羊皮袄和大襠褲,內著白褂子、红裹肚,腳蹬千層布底鞋,有的頭戴氈帽、腿裹裹腿,脚穿氈靴,這些均反映了在陕北較為寒冷的氣候條件下,人們從事農耕、遊牧等不同生計活動的需要,以及歷史上各遊牧民族、農耕民族服飾文化的相互影響與繼承。   《漢書·匈奴傳》載匈奴服飾:“自君王以下,盛食畜肉,衣其皮革,被方向旃裘”。《舊唐書·党項傳》載党項服飾:“男女並衣裘褐、仍披大毯”。大襠褲、裹腿、頭上扎羊肚手巾顯然是由遊牧民族服飾演化而來。     陝北人的飲食烹飪习慣以熬食為主,其中手抓羊肉、風干羊肉、羊雜碎、醃酸菜、大燴菜、熬豆角、熬土豆、炸油糕、油饃饃、煎餅、蕎剁面、蕎麵圪坨等歷史上有名的地方傳統風味小吃,多與在陕北居住的遊牧民族飲食習惯有關。如炒米、炒麵、奶茶、奶酪,就與蒙族習慣相同。   陝北人還喜歡散生蔥、蒜、韭菜等來調味,這與契丹、女真及其後滿族的飲食习慣傳入有關聯。與中原地区的飲食習慣比較,陝北人的傳統肉食以羊肉、鸡肉為主,極少食用馬、騾、驴等大牲畜肉,魚類食物也很難在傳統食譜中找到,只是近代才開始在城市居民中普及。     舊時陝北人多穴居陋處,有浓厚的原始遺風。窯洞是自古以為最具陝北民居的代表性的建築,陝北有半地穴式土窯洞,有秦漢以扣的崖面式土窯洞和明代後期開始的青磚窯洞,稍富裕者,用石頭或磚砌成窯面(俗稱接口子石窯)。   更富裕者,則整體全用磚、石加工砌成,門在用細鑿鑿出石面,或用水磨磚砌合,窯前再加穿廊和抱廈,頗為實用、壯觀,窑上門窗加工或各種紋樣圖案,增加美感。更有少數極富人家,將空洞建築與庭院建築結合,門前蹲石獅,大门修門樓,門內有照壁、廂房,庭院分為二進、三進、三院、五院多種,與正窯、下院鬆成和諧有序的整體結构,極盡洞居室之實用、華美。     窯洞是最具陝北特色的民居文化現象,其建築就地取材,依山傍勢,冬暖夏涼,充分顯示出與自然、周圍環境的和諧、統一,體現了陝北民眾平和、寧静、現實的審美心態。     二、生育、婚姻、喪葬   陝北許多群眾在生育觀念上,喜多生且貴子輕女。这是由陝北很長一段歷史時期的社會生產力水平低下,地廣人稀、家庭劳動力多寡在社會生活中具有重要的影響決定的,也是人類重視生命的自我延續,重視家庭、繁衍與興旺的封建傳统觀念一脈相承的。     陝北許多地區在育嬰過程中留有“睡扁頭”的舊習,以罌兒的後腦部枕骨睡扁平为美,該習慣與中原地區迥异,而與滿族祖先慎人與女真人一直延續下來的習俗有关。     陝北還有給孩子“保鎖”的鄉俗,認為娃娃三魂六魄不全,為了消災免難,平平安安,便請法師或道士給娃娃“保鎖”。保鎖有固定的法事議程,鎖一般为銀鎖,鎖上還配有七彩絲线和神符紙條,等娃娃長到12歲時,認為魂魄已全,再請原法師來開鎖,即給被保鎖的孩子舉行解鎖過關儀式,這顯然與薩滿教在陝北的長期流行有關。     婚俗在陝習俗文化中佔有重要位置,同一切事物的發生、發展一樣,婚姻禮俗也經历了一個從無到有,從簡單到複雜的發展過程。     奴隸社會時期,陝北存在“群婚”、“收繼婚”、“服役婚”、“轉房婚”等婚姻現象,這在有關歷史資料中均有反映。進入封建社會中葉,受漢族禮教先進文化的影響,陝北地區各民族普遍進入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形态(少數富有者除外),婚姻禮俗大同小異,與近世個仿。但還是較多保留了原始、愚昧的一些婚姻觀念和遊不知所牧民族的某些婚俗習惯。     陝北人擇親時非常注重門戶,即看清其家族有無狐臭史,認為“窮不扎根臭紮根”。其次,重視人氣及對方家庭社會上的威信。再次,重視生辰八字,有“男犯妻家三十六,女犯婆家一世窮”之說法。另外,還講究妗子不做婆,即使姨姨、姑姑做婆也不好,有“姨姨做婆,刀剪相磨”、“姑姑做婆,一世不和”之说。至於同族是決不可成婚的,因鮮有近親成親。再加上陝北各各族雜居共處,使陝北人種優化,所以陝北人大多身高強健,儀表俊美。     婚嫁無論贫富都有比較完整的聘娶程序,將中原地區古之六禮(纳採、問名、納吉、納徵、请期、親迎)簡約為“放話”、“定親”、“娶親 ”三道程式。婚儀則有繁有簡,还有鬧房、聽房之俗。婚後还有“會親”(相當古之“归寧”)等議程。     在經濟貧困的鄉間,婚聘所需財禮頗重,形成事實上的买賣婚姻,換婚現象至今時有發生,而且婚禮往往受社会落後觀念的制約,大辦、奢辦造成不必要的靡費和負擔。     陕北的喪葬習俗也頗具特點,具有普遍性。傳統性議程受到社會普遍遵從,這是因为人們不僅把死亡看成為一个生物性事件,同時也看成是一件社會性的事件,就其本制裁而言,一個區域喪葬习俗背後展現的仍然是該區域的人文內涵。     喪葬可分為葬式和喪禮兩部分。陝北地區的葬式普遍衽木棺土葬(個別不特殊死亡者例外)。古時遊牧民族的火葬、野葬、樹葬在陝北多不采用。土葬多采用橫穴葬,即從地面下挖而形成土坑,再橫向掏挖形成洞室墓,其形制和結構因時代和墓主身份而異,有土室、磚室、石室、亦有土坑直接掩埋等。東漢時期,石室墓葬在富裕地主、貴族階層特別盛行   。陝北無定河流域一帶出土了大量東漢墓葬畫像石,畫像石的製作極耗工时與財力,它在反映當時陝北社會生產、社會精神風貌以及人們對生存與死亡的社會觀念的同時,也证明瞭當時厚葬習俗之普遍。近代,厚葬之俗雖日漸式微,但遺風猶存,特別是在经濟貧困地區,薄養厚葬的陋習還頗為深固。     陕北地區各家族一般都有家族墓地(俗稱祖墳),按血缘輩份從上到下依次豎排,同輩則橫排,至少滿三代以上方可新立墳地。陪葬物品多為生活用品之物及死者生前喜歡的物件,還有“毀器”之俗,即把陪葬品毀壞後随死者一起埋葬。所有這一切都反映了人們對阴間鬼界極為複雜的文化心态,相信阴間的存在,人有靈魂,甚至物體也有靈魂,也可解釋为是原始愚昧的陪殉習俗消退後,對死者寄託悲痛、留恋情感的一種適度表示。     喪禮是殯殮者,舉辦丧事,居喪祭奠各種儀式有关的禮節。在陝北,由於各民族間交往密切,喪禮形式相互影響,各地情況略有異同,但仍以漢族喪禮習俗為主,並夾雜一些遊牧民族的固有習俗。     區域習俗文化特點的研究,是區域文化特點研究中一個十分重要的課題,只有對陝北習俗文化的特點作出明智的認識,才能從更深層次上,更細微地認識陝北文化的內在本质。     陝北的習俗文化,是陝北人在社會生活過程中長期生活實際的積累,各種習俗事象,無不受當時社會環境的歷史條件的制約。在時代發展序列中,每一代都在前輩所創造、積累的社會條件基礎之上從事活動,把前一代人活動的終點作为這一代人活動的起點,同时又超越前輩所創造的社會环境和諸種已形成的習慣,革故鼎新,生生不息。   每一代居民都以自已的新創新加入到綿綿不斷的歷史長河中,使自身的生存環境和文化積累不斷變異、更新。正是這種歷史程序,真實地记載、反映了陝北地區民眾生活的精神風貌和觀念態勢,顯現了陝北地域習俗多元性特徵,使得陝北區域文化為之豐富、充實,並充滿了個性。

榆林婚慶都有哪些習俗大神們幫幫忙?

  榆林婚俗作者:百家公 来源:億發起 釋出時間:2009-12-15 榆林婚俗 婚俗是人類文明发展程度的標誌,在不同的历史階段,具有不同的婚姻形態。人類婚姻史經過血緣群婚、族外群婚、對偶婚而进入一夫一妻制。婚俗習慣是伴隨著婚姻的出現而產生的一種文化現象,是人類全体共同創造的一筆精神財富,與人類社會的婚姻制度有著密切的聯絡。在周代形成了“六禮”定製,“六禮”的婚俗制度程式為:納采、問名、納吉、納徵、請期、親迎。 古代榆林地處偏僻,經濟落後,交通闭塞,與外界接觸很少。因此,受中原文化影響較小,形成“少詩禮,尊卑相見不知坐作之儀”的浓厚古風。榆林自古以來就是漢族與匈奴、党項、契丹等少數民族雜居的地方,至近代,受蒙回等少數民族影響很大,在婚嫁上,更多的受到遊牧民族婚嫁習俗的影響。因此,榆林地區的婚俗具有明顯的地方特色,獨特的迎娶風格。 一、榆林各地婚姻締結過程及其差異榆林各地的婚姻關系是以擇親至新婚夫婦回門结束為全過程而形成的。民间成婚步驟,既有傳統“六礼”的一般特徵,也有當地习俗與時代特色。 (一)结婚前的準備1、擇親———揭開婚姻的序幕擇親,也称“相親”、“提親”,也是“六禮”的“納彩”,其中各地關注的內容在程度上有所不同。 民間結親,講究門當戶對,其一般條件為身分即門風、血統、輩分、八字等。在清澗、米脂、神府等縣對社會聲譽、人緣、双方老人的品德與威望也很讲究。在靖邊、橫山特別注意屬相和“生辰八字”,防止犯月和“生肖沖剋”。 如果擇親的條件雙方父母都比較滿意,並願意結親時,必須互換兒女庚帖(書寫生辰八字),講定聘禮,擇日定親。其中“聘禮”是榆林婚俗最主要的特點,即締約習俗中強调經濟交往關係。據光緒《靖邊志稿》載,由於“地荒人稀,土民多佔地產,然力不能墾,東路客民攜眷遷居,並有以女易地者。”有些地區雖不是這種明顯的買賣婚姻,但是在婚前仍須以多种形式對女家進行酬償。民国《橫山縣誌》稱,婚姻議定後,“男家遣媒送酒盈樽,以棗為塞,俗呼‘定婚’。男家備財禮若干,脂粉、布匹、羔禮送之女家,名為‘納采’”。這种形式在今天仍有,但已不是昨日的意圖而是一種形式。 2、訂親———確定婚姻關係訂親,也稱“訂婚”,就是男方向女方正式提親,並由男方家帶禮送於女方家,送過禮物,婚姻才算成立。各地訂親方式大致相同,只是在禮物的品種,類別,交接方式以及在誰家舉行订親儀式上,據當地特點有所不同。 在清澗,男方擇吉日送彩禮錢,“過親布”、手鐲、耳環等。訂婚後,男方的人若遇見未婚新娘,必須贈“肚肚”(肚褡)等物。 在靖邊,訂親時,男方父親、舅父、媒人帶彩禮、酒肉飯食及衣物,到女方家,称“喝酒”,女方要請族長,孃舅來吃喜酒。所備東西需雙。 在米脂,订親時男方送女家酒、肉、果餡、頭簪、耳環、兜肚、褲子等“訂親禮”,聚会說定;女方送男方鞋、帽、點心、食鹽、所謂“穩跟鞋”,“鐵頭帽”,“喜結良緣”,訂親後一段時間若逢節日男方因時按分給女方送節令食品、項圈、手鐲,谓之“添精神”。 在橫山,訂親時男方準備酒、肉、煙、糖、棗等食品。有的地方還拿 18-72(凑成雙數)個大果餡,以及女方本人的衣服、鞋襪,由介紹人、房頭、孃舅到女家设宴訂親。神木、府谷、佳县,男方擇定吉日,通過媒人向女方告知,並送一定的衣物、喜錢、米麥等作為彩礼。 各縣訂親程式多為男家到女家進行,但在神府等个別縣訂親儀式在男方家舉行。橫山縣擇定吉日選擇雙月雙日,子洲、米脂、清澗、綏德等地訂親時必有 12-72(湊成雙數)個果馅,其他地方無此俗。 (二)結婚儀式迎娶--最繁缛瑣細的儀式迎娶,也有稱为“嫁娶”、“結婚”的,实是“六禮”的“親迎”,迎娶是男女婚姻關係形成步骤中最繁縟瑣細的環節。成婚之日,把新婚夫婦婚姻關系形成過程推向了高潮。 在靖邊,迎娶前一天,男方要到女方家送“妝穿”。及期,由伯父、孃舅、2位女傧以及樂隊組成迎親隊伍(人數為單),帶上“催妝饃馍”、“離母糕”,拉上供新娘騎乘的“硬馬”(富有人家抬花轎)前往女家親迎。新娘離家前,先由新郎姐夫趕毛驢將新娘的嫁妝箱子運走,叫“趕箱”,女方也要去一名女婿客“押箱”。新娘不論冬夏都要穿“硬衣”,背束“照妖鏡”。迎親隊伍到村時,新郎要騎牲口到村頭迎接。 在米脂,群眾極重視迎親儀式,方言稱“引(迎)媳子(音 xiouzi)”,極为隆重。事前盡力準備,選定吉日後約請爺、叔、姥、舅、姑、姨等主要親朋好友前來做客,辦喜事。吉日黎明,男家早早起床,熬紅豆米湯(取紅色為吉),打發“引(迎)人的”前往女家。嗩吶班子(吹鼓手)放炮鳴號,響吹細打,出村上路。備花轎或毛驢相隨,由“引人的”攜“催妆饃饃”,“離母糕”去迎亲。女家事前也按規矩準備,辦嫁妝,備酒飯,約親朋,選擇“送人的”。當日早起,為女兒梳妝打扮,等候迎娶。迎親隊伍到女方村莊,嗩吶傳訊。新娘父母笑迎来客,設筵待賓。“送人的”婦女將男家帶來的新衣給新媳婦換上,名“披硬衣”。舊俗新娘出嫁穿紅色上衣,取“洪福”的象徵,紅稠蓋頭。稍事片刻後,女家“打醋罈”(敬神求平安儀式)。送女兒踩紅氈上轎或骑驢離家。 在清澗,男方由親戚和族人前往女家引人。當地有“姑不引,姨不送,姐姐引的人樣俊,妗子引个黑棗棍”之謂。姑娘,孕妇,再婚女子,寡婦等禁忌参與。送親者總人數去時為单,回來時成雙(含新娘)。送人婦女須為迎親婦女的 2倍。女方外家押箱,弟弟跟箱,兄長押轎。迎親工具,舊時為轎,繼為牲口。起程前,新郎上轎一坐,抬行數步,稱之壓轎。新娘上马(轎)時,足忌著地,由舅父(叔父、兄)抱上,或走紅色地毯(農村多以氈代之)。若距離較長用數條氈替倒,謂之倒氈(下轎入洞房同此)。 在神木,迎娶那天,男家備彩轎、騾馬,选舅家 1人(稱“龍頭”),姑表親 1人、少婦 1人組成迎娶隊,總稱“娶戚”,須湊單數,再由近房叔輩(稱“老主家”)率領,同往迎娶。女家設宴招待毕,扶女上轎並以同類人選组成多於娶戚的偶數隊伍送至婆家,稱為“送戚”。行前,以迎親老主家撒銅錢(俗稱姊妹錢)為號,爆竹齊鸣,弟妹爭相拾錢,甚是熱闹。途經村莊常有道獻茶敬酒以示賀意者,名曰:“種路”,或稱“邀宴”。主家每以邀宴多為榮。 在子洲,婚禮當中,新人双雙坐在炕頭,背靠背,頭发緊挨,一位年長的婦女一边給新人梳頭,一邊高唱“上頭歌”。唱畢及上頭儀式举行後,新娘的婆婆手端一个升子,內盛一個大饃饃,若干個小饃饃,也就是兒女饃馍,在上頭歌聲落時開啟洞房門,一邊念著:“手裡拿个升子,我來年抱個孫子”。一邊碎步向前將升子中的小饃饃拋向炕上,以此來希望新婚兒媳來年能早生貴子,自己膝下能兒孫滿堂。而这些饃饃其他人又一律不得食用,成了新郎新娘的專用食品。 此外,在神木,橫山,府谷一帶有“背圪堖”的習俗,這種習俗是新婦抵达婿家後,由迎娶婦將新婦扶上炕,背朝吉方坐一夜,灯火徹夜不熄。清澗一帶有唱《拉棗歌》,即在婚禮上有位歌手,手持一根掛滿果实的棗木棍,高聲吟唱讚歌。在清澗,綏德有“喜頭”习俗,此處“喜頭”與“洗头”諧音,顯然是為討吉利而有意寫作“喜”字。 二、出現差異的原因根據以上叙述可知,榆林婚俗習慣存在著一些差異,這些差異的形成與特殊的地理環境、經济發展背景、移民以及行政区劃有著密切的聯絡。 (一)自然環境是形成差異的基本條件自然環境無疑是風俗形成最基本的要素之一。在不同的自然環境下,一般來講會產生不同的風俗。榆林各地內部自然条件有差異,無論是氣候條件還是地貌形態都不同,這就決定了內部風俗存在著差异。 地處黃土高原區深居大陸內部,屬於溫帶半干旱氣候區內,北部沿邊地区內更分佈有大面積的沙漠,中南部降水稀少,變率大,在地貌上具有岩石孤山,且侵蝕溝谷发達的黃土丘陵和黃土高原,區域內部地勢起伏,地形破碎,流水侵蝕,溝壑縱橫,坡陡谷深,土質疏鬆,風力強勁,暴雨頻繁,水土流失嚴重。 最南端的清澗縣,境內樑峁蜿蜒起伏,溝壑縱橫交錯,地形複雜,屬典型的黃土高原丘陵溝壑區,由於歷史原因和自然条件的限制,這塊土地遲遲得不到開發。這一帶屬於溫带大陸性季風干旱氣候,自然災害頻繁。 最西端的定邊、靖邊,是黄土高原與內蒙古鄂爾多斯荒漠草原過渡地帶,中部白于山將地貌分為兩大型別:南部為丘陵溝壑區,北部為风沙灘區。 最北端的府谷,神木,氣候屬北溫帶大陸性氣候,地處黃河中游,為陕北黃土丘陵向內蒙古高原,暖溫帶森林草原向中溫帶草原的過渡地帶。自然條件差,經濟發展緩慢的特點使人們對婚姻的態度持有封閉的保守狀態。在這樣的生產方式與條件下,其風俗自然保存了許多原始的特點。比如臨近長城一帶,其締約時表現出買賣婚姻色彩,與這一地區地廣人稀、生產方式粗放的特點有極為密切的關系。這一帶“地處極遠,山穷水惡,天時則寒多暑少,地利則鮮膏腴。”如此惡劣的生產條件,使人們不得不在生產之外尋求一些增加收入的途徑,藉以維持生計。到了臨近內蒙古高原的神木、府谷一帶,受內蒙古地區以采集,狩獵,種植業粗放的生產方式影響,婚俗开始簡單化,沒有像其他地方那樣繁瑣。比如在“訂親”這一程式中的“彩禮”方面,在米脂、清澗這一帶訂亲時送的“彩禮”比較繁瑣、講究,而在以北地區的神木、府谷送的彩禮要簡單的多。 (二)經濟发展水平是形成差異的重要原因生產力發展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制約著人们的思維方式和行為模式,使不同經濟發展狀態下的風俗各異,經濟發展水平的不同使得民俗表現方式多種多樣。在近代,“黃土高原相對落後的經濟發展水平迫使人們對婚姻著重於经濟交往方面,即以嫁女來换取一定的經濟補償,相反对婚禮的意義———迎娶儀式則不太注重。因此在這些地方締結程式相對繁瑣,以使男家將更多的財物轉移到女家,如橫山縣就有 ‘訂婚’,‘戴耳錐’,‘戴彩礼’,‘送衣裳’等名目繁多的締約習俗。由於婚姻締结注重的是雙方家庭的經濟交往,因此女家為了婿家對其資助的時間長,早早訂婚的現象也就相應的產生了。男家在花費了大量的財物酬偿女家之後已無力再在婚禮仪式上多做文章,只願以較小的代價娶進新娘。而女家也主要是以索要財物增加家庭收入為目的,如果迎娶儀式與禮後習俗过繁,只能空耗財物,對自家並無增益,所以雙方對迎娶儀式與禮後習俗均不重視。” (三)行政區劃對形成婚俗差異有顯著的影響行政區劃往往是某一地區自然、人文區域的綜合反映,一旦政區形成後,往往會對區域的風俗、文化現象進行整合,在區域內形成相同的風俗文化。同時,不同等級的政區,其內部聯絡的密度不同,因此會形成不同等的風俗文化區。如清人李雲生從山西進入陝北後,吟到:“我入北山來,問俗與晉異。” 從婚俗的內容來看,行政區劃的影響也許更為明顯。清澗處於榆林與延安的交界處,其婚俗既受綏米婚俗的影響,又與延安個別縣相近。究其原因,是由於文化具有強大的輻射力,影響到這裡的婚俗。在清代至民國時期,由於轄区比較穩定,其內部的風俗,受中心城市的影響很深,较為一致。這主要由於同一區內交往頻繁,而府治一般又是經濟文化較为發達的地方,因而人們從心理上願意模仿中心城市的风俗。 三、結語婚俗作為一種世代相傳的文化現象,在演進過程中具有相當的傳承性和穩定性。這一套紛繁的婚禮程式,體現了人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和渴望,但从中也可以看出在不同的縣、地區之間婚俗多多少少存在著一些差異。這些差異是受當地自然環境、經濟發展水平、行政區劃、移民的制约而形成的。 隨著時代的发展,榆林各地的婚俗不僅由繁趨簡,而且內容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一些迷信的丑陋的陳規舊俗從婚禮 中消失了,一些健康活潑的新风尚逐漸推廣開來,各地的婚俗 不管以哪種形式它都会向文明、健康、時尚、節约的軌道上而 發展。

榆林傳統節日的風俗習慣600字?

  春節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统節日,是人們最重視的節日,它代表著團圓、幸福、平安。人們在春節這一天會有很多的講究,也形成了各地不同的風俗習慣。下面我就來介紹家鄉的飲食小風俗。春節這天,人們會早早的醒來,在開口說話之前,一定會拿出除夕晚上放在枕下的糕點,吃上一兩口,我們称之為“開口糕”。薄薄的糕點吃在嘴裡,軟軟的,甜甜的,讓人忍不住想多吃幾口,從嘴裡蹦出的話也一定是甜甜的了。“糕”與“高”同音,小孩吃了開口糕,预示著新年中個子長得高,成績節節高;大人們吃了,在新年中一定“福運高、財运高”;老人們吃了則希望来年“福壽高升”。正是因为人們對新年的這些渴望,吃開口糕就成了新年的第一件事。放完開門鞭,全家都穿上了新衣,洗漱完後,都围在桌子旁吃團圓飯,也就是吃湯圓或餃子了,人們把饺子稱為“萬萬順”,表示新年中做任何事都會順順當当。“順心”的心願也就寄托在這常見的餃子上了。吃汤圓則預示著新一年中全家人團團圓圓、平平安安地生活在一起。這喝茶也有講究,落座時,北面的位置必須空著,聽媽媽說這是為了給灶神爺留的,只有招待好他,才能在新一年裡灶臺上總是滿滿當當的。喝茶快結束时,每個人的碗裡須留下一些餃子或湯圓,預示“年年粮食皆有餘”。不管是吃開口糕也好,稱餃子為“萬萬顺”也好,還是給灶神爺留位也罷,在科學技術飛速發展的今天,它們雖沒有令人信服的科學依據,但這些飲食上的小風俗正是人們對新年中豐收、平安、健康、幸福的一種美好願望吧!我們又有什麼理由不去繼承和發扬呢?'

唱陝北民歌選什麼型別的演出服合適?

  是男的還是女的?男的的话就像阿寶的造型:羊皮襖和羊肚子手巾包頭。女的話就是圍裙紅襖造型。

陝北結婚禮節,和婚前準備工作有哪些 ?

  作者:cxidc 來源:魅力陝北 今非夕比,我剛記事時男女婚事,聽憑“父母之命,媒妁之約”而定,本人沒有自主權,婚姻多屬名利性質。婚姻過程一般為擇親、提親、訂親、商话、婚禮等程式,用現代語言描述就是:找到心跳的(择親),求愛( 提親),求婚(訂親)訂婚(商話),最後舉行婚禮,程式基本差不多,區別就在與現在是本人做主,以前是父母做主 .. 那時,男女自 17~18 歲起,父母便托人給兒女挑選物件,瞭解对方家庭根本(一般往上推三輩祖宗親路,有無狐臭者、外地人、吹鼓手等),門风(一般指一家人為人處世情況,若外界影響不好,稱其人氣不正)、光景(主指钱、糧、家產)人品(泛指一家人的品格,主指所擇對象的品貌)、八字(指所擇对象出生年、月、日、時是否“犯月”相剋)等情況。若門當戶對,即約請一合適的中間人(即媒人)說合提亲。期間,男女均不知其中缘由,更不曾會面。一般是男方向女方提親,即使女方家長相中的,也是通過媒人示意男方家長向女方提親。此時,媒人扮演主角,對方家長領會來意後,通過親戚朋友側面瞭解其根本、門風、光景、人品、八字等情況,視其合適與否,拿出主意,通過媒人傳話,媒人發現有小妨礙,必用三寸不爛之舌來說合。經媒人說合,雙方家長認可,選吉日舉行訂亲儀式。由男方拿出菸酒喝订親酒,後媒人根據提前與双方家長分別議定的錢物而宣布“彩禮”及訂親衣物,并由男方家長把錢物一一交予媒人,再由媒人交予女方家長。男女雙方到結婚年齡,男方準備結婚迎親,由媒人傳話,在結婚前幾個月與双方家長商定婚嫁日期(商话)、新娘衣物及迎親儀式等事宜,後雙方均按協議籌备婚嫁之需。 婚禮,男家稱“引(迎)媳婦”,女家稱“出嫁女”。婚禮一般为三天。第一天,親朋好友前來賀喜或幫忙,稱“聚客”。由聘請的總管蒞位主持,安排相夥(村裡或來客中的親友)干幫廚、待客等雜務。當晚吹手動樂,喜事開始。次日早飯後迎親隊伍準備出發。迎親隊伍一般由八人組成,其中有兩名迎人婦女(或嬸娘、或嫂子),俗稱迎人婆姨(在北方,結婚的女人叫婆姨,沒結婚的叫女娃娃,不管多大歲數 )。(民間讲究“姑不迎,姨不送。”)。迎親隊伍中必須有一名懂禮節及能說會道的領頭人,若遇女方出難题,能善於應付,巧於化解,出發前要準備攜帶新娘的衣服被褥、首飾銀器,大饃、豬肉、離母糕(其實就是塊大的米糕)、清油(半瓶)、筷子、白麵( 1 小包),揣懷錢、墜箱錢以及未交完的彩禮錢。一切齊備,鳴炮三聲出發,吹鼓手在前奏乐,迎人婆姨居中,其餘人畜隨後。若逢廟宇、村莊須鸣號、吹樂而過;過河、過桥也得吹長號(俗稱“張號”)。 事前,女家也按协議準備,辦嫁妝,備酒飯,約親朋,組織送人隊伍(一般由 8 人組成,其中有 2 名婦女陪送,俗稱“送人婆姨”)“迎人的”一到,女家院內設一桌案,摆上菸酒,由管事人向迎親领頭人敬酒三杯,以示歡迎,迎親領頭人將所帶之物一一擺於桌案交待,謂之“表礼”。飯後,女方家總管向迎親領頭人交待陪嫁之物,添墜箱錢、揣懷錢、油、面、筷子等各加一倍退回。一切就緒,準備起程。新娘換上嫁妝,蒙上“蓋頭”(用红花被面或紅綢子挽結成的)上轎,迎送婆姨搶著上馬,長號一鳴,吹手先行。迎送隊伍以迎人婆姨為先,新娘中,送人婆姨在後,有序而行。此時,嗩吶聲聲入耳,搖搖擺擺、浩浩蕩蕩出村。若遇好事者,可擺菸酒於路旁,迎送隊伍必須停止前进,吹手就地吹奏三曲,三起三落,方才放行。途中,若有兩家迎送隊伍同向而遇,則有“搶路”之俗。搶路时,一般雙方領頭人為免紛争,經協商,往往讓先者用圪針條(一種長刺的落葉喬木,果實為圓形有核)耱路,示意為後行者的新路;若相向......

陝北結婚上頭風俗哪個屬相啊能參加?

  這個如果需要講究的話,就要算一下新郎新娘的生辰八字。

誰知道陝北的民風民俗 ?

  陝北民俗文化以六怪著稱   陝北一大怪,羊肚子手巾當帽戴       陝北四季分明,夏日醋热難當,干活時圍一塊毛巾,既可消暑,又可吸汗。冬季天寒地冻,羊肚子手巾將頭一包,胜過戴頂大棉帽。春秋時節黄沙漫天,羊肚子手巾便成了最好的防塵頭巾。陝北早晚溫差較大,陝北人認為頭是人體最怕涼的地方,頭不凉,體無恙。因此,陝北人形成扎羊肚子手巾的習慣。   陝北二大怪,洋芋當飯不當菜    陝北土地貧瘠,適宜洋芋生長。從古至今,洋芋就成了陝北人的主食。陝北人有心,將個洋芋蛋子做出了數不盡的花樣;洋芋擦擦、洋芋饃饃、洋芋丸子、洋芋涼粉等等。陝北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吃洋芋、頓頓有洋芋,一次没吃洋芋,也可能吃的是粉条,仍沒有離開洋芋系列產品,好個洋芋,養育了世世代代的陝北人。    陝北三大怪,挖個洞洞當家宅   人文初祖耕耘在陝北,他們將凝聚著人祖崇拜的窯洞建築首先傳给了陝北人。陝北歷史上又是漢族與北方少數民族雜居的地方,烽火連連,百姓經常要遷徙避難,因此少有人家建設豪宅大院,多數百姓只掘三丈土窯,就可安家立舍,戰乱一起,棄之而去。陝北窯洞,因其挖掘簡便、成本低廉、冬暖夏涼成為陝北人民的主要民居建築。   陕北四大怪,斜跨毛驢走得快   鸡毛驢是陝北人的主要交通工具和耕作夥伴,陝北人暱稱它為“生靈”。毛驴不僅有可愛的外表,而且生性也確實靈動,它能感覺到主人的喜怒哀樂,主人斜跨毛驢背上,鈴聲叮噹,蹄声嗒嗒,得意之時放聲高歌,毛驢也彷彿通了人性奮蹄飞奔。這生靈還能感覺來主人的用意,你若趕著它走,他懶懶散散,你若騎上它,它可能消極怠工,只有斜跨着它,毛驢便覺得主人只是临時坐在它的背上,隨時可能下來,只要自己奮力奔跑,主人便會下馬。於是便有了陝北一怪,斜跨毛驢走得快。   陝北五大怪,唱著酸曲談戀愛   酸曲者,民歌也。陝北人生性浪漫,情感多以民歌表達,男女相愛,更是離不開民歌傳情達意。不認識的女人可以唱“你若是我的妹妹,招一招那個手,你不是我的妹妹,走你的那個路”;赤裸裸的表白愛慕可以唱“咱們倆个拉手手,親口口,背窪窪上一噠裡走”;思念戀人可以唱“想你來!想你來!眼睛仁仁想你來!看見別人當你來……”“一顆豆豆兩顆米,抱在懷裡還想你”。唱着民歌談戀愛,這在陝北是最風光的事。   陕北六大怪,羊肉按件不零賣   陕北人胸膛裡有遊牧民族的熱血在澎拜,飲食習慣有遊牧遺風。大塊吃肉,大碗喝酒,逢年過節更是如此。這樣的飲食習慣,反映到交易上的一大怪相,就是陝北人買羊肉從來就是論件,一隻羊按四條腿分成四件,這是賣羊肉的最小單位,絕對不會再分割。你要是在陝北想買二斤羊排,不僅買不到,還會被人恥笑的,你道怪也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