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無異文言文翻譯

文言文翻譯 10分

 

文言文翻譯 10分?

  姓王的一位義士,他的名字已經流失(沒有記載)了,是泰州如皋縣(地名)的差役。雖然是差役,但自身注重氣節,行俠仗義。     甲申年(古人用天干地支表示日期)國家被滅亡以後,同縣的平民許德溥(字元博)不願意剃去頭髮,刺破自己的手臂誓死明志。公府以抗拒法令的罪名將他殺頭弃市,妻子要被流放。王義士正好趕上当值押解犯人,對許德溥的行為感到崇敬,打算放掉許德溥的妻子卻沒有辦法,於是一整夜唉聲嘆氣睡不著覺。他的妻子感到奇怪,就問他:“你問什麼如此輾轉反侧呢?”王義士不回答。妻子又說:“你為什麼輾轉反侧呢?”王義士說:“這不是婦道人家應該知道的。”妻子說:“你不要以為我是女人就輕視我,你告訴我,或許我能替你出主意。”王義士告訴了她事情緣故。妻子說:“你崇敬许德溥打算放掉他的妻子,这是豪傑之人的行為,能弄到一個人代替她就可以了。”王義士說:“對。但是到哪裡找個人呢?”妻子說:“我應該成全你的義舉,一议替她流放。”王義士說:“真的嗎?還是玩笑話?”妻子說:“確實真的,哪有什麼玩笑?”王義士於是跪在地上磕頭感謝他的妻子。随後把計劃告訴了許德溥的妻子,讓他藏匿在孃家。   王義士夫婦於是就上路了,每當經過地方館驛接受檢驗身份時,儼然就像官差押解罪犯。經過了好幾千里,到達了流放目的地埂雖然風霜雨雪非常艱苦,他們却很樂意不覺得難熬。於是如皋縣的人都很感動,集資赎回了王義士的妻子,王義士夫婦都在家裡去世。

芙蕖文言文翻譯 ?

  原文   《芙蕖》(李漁)   芙蕖與草本诸花似覺稍異,然有根無樹,一歲一生,其性同也。譜云:“產於水者曰草芙蓉,產於陸者曰旱蓮。”則謂非草本不得矣。予夏季倚此為命者,非故效顰於茂叔而襲成說於前人也,以芙蕖之可人,其事不一而足,請備述之。   群葩當令時,只在花开之數日,前此後此皆屬過而不問之秋矣。芙蕖則不然:自荷錢出水之日,便為點綴綠波;及其莖葉既生,則又日高日上,日上日妍。有風既作飄颻之態,無風亦呈嫋娜之姿,是我於花之未開,先享無窮逸致矣。迨至菡萏成花,嬌姿欲滴,後先相繼,自夏徂秋,此則在花為分內之事,在人為應得之資者也。及花之既謝,亦可告無罪於主人矣;乃復蒂下生蓬,蓬中結實,亭亭独立,猶似未開之花,與翠叶並擎,不至白露為霜而能事不已。此皆言其可目者也。   可鼻,則有荷葉之清香,荷花之異馥;避暑而暑為之退,納涼而涼逐之生。   至其可人之口者,則蓮實與藕皆并列盤餐而互芬齒頰者也。   只有霜中敗葉,零落難堪,似成棄物矣;乃摘而藏之,又備經年裹物之用。   是芙蕖也者,無一時一刻不適耳目之觀,無一物一絲不備家常之用者也。有五穀之實而不有其名,兼百花之長而各去其短,種植之利有大於此者乎?   予四命之中,此命為最。無如酷好一生。竟不得半畝方塘為安身立命之地,僅鑿斗大一池,植數莖以塞責,又時病其漏,望天乞水以救之,怠所謂不善養生而草菅其命者哉。   註釋   1.荷錢:初生的小荷叶。   2.逸緻:情趣。   3.迨(dài):等到,到,及。   4.目:看,這裡有觀賞的意思。   5.數:幾   6.逸緻:情趣   7.迨:及,等到   8.菡萏(hàndàn):未開的荷花   9.異馥(fù):異香   10.嫋娜:輕盈柔美   11.零落難堪:七零八落很不好看   12.嬌姿欲滴:姿態嬌嫩得簡直要滴水   13.日上日:一天又一天 ;日,一天,一晝夜   譯文   芙蕖和草本花卉好像稍有不同,然而它有根沒有木質的樹干,是一年生的植物,這些性質和草本是相同的。花譜书中說:\\\'在水中生長的叫草芙蓉,在陸地生長的叫旱蓮。\\\'那麼這就不能說芙蕖不是草本了。我愛芙蕖,在夏季靠这花才能活下去,不是故意效仿周敦頤重複前人早已說过的話,而是因為芙蕖適合人的心意,它的長處不是一两點就可以講盡的,請容我一一說說它的好處。   在花的最佳觀賞時節,只在花開的那幾天,在此以前、以後都屬於無人問津的時候。芙蕖就不是這樣:自從荷葉出水那一天,便把水波點綴得一片碧綠;等到它的莖和葉長出,則又一天一天地高起來,一天比一天美麗。有風時就作出飄動搖摆的神態,沒風時也呈現出轻盈柔美的風姿。這樣,我们在花未開的時候,便先享受它那無窮的逸緻情趣了。等到花苞開花,姿態嬌嫩得簡直要滴水,(花兒)先後相繼開放,從夏天直開到秋天,這對于花來說是它的本性,對於人來說就是應該得到的享受了。等到花朵凋謝,也可以告訴主人說,沒有對不住您的地方;於是又在花蒂下生出蓮蓬,蓬中結了果实,一枝枝獨立,還像未開的花一樣,和翠綠的葉子一起挺然屹立(在水面上),不到白露節下霜的時候,它所擅長的本領不会停止。以上都是說它適於观賞的方面。   適宜鼻子(的地方),那麼還有荷葉的清香和荷花特異......餘下全文>>

文言文翻譯 ?

  鄭文貞公魏徵臥病不起,太宗派人前去問訊,賜給他药餌,送藥的人往來不絕。又派中郎將李安儼在魏徵的宅院裡留宿,一有動靜便立即報告。太宗又和太子一同到其住處,指著衡山公主,想要將她嫁給魏徵的兒子魏叔玉。戊辰(十七日),魏徵去世,太宗命九品以上文武百官均去奔喪,賜給手持羽葆的儀仗隊和吹鼓手,陪葬在昭陵。魏徵的妻子說:“魏徵平時生活檢樸,如今用鸟羽裝飾旌旗,用一品官的礼儀安葬,這並不是死者的愿望。”全都推辭不受,僅用布罩上車子載著棺材安葬。太宗登上禁苑西樓,望著魏徵靈車痛哭,非常悲哀。太宗親自撰寫碑文,並且書写墓碑。太宗不停地思念魏徵,對身邊的大臣說:“人们用銅做成鏡子,可以用來整齊衣帽,將歷史做為鏡子,可以觀察到歷朝的興衰隆替,將人比做一面鏡子,可以確知自己行為的得失。魏徵死去了,朕失去了一面絕好的鏡子。”

翻譯文言文 ?

  周新,南海人。一開始本名志新,字日新。明成祖常常單叫他“新”,因此周新改用志新作字。洪武年間他凭借諸生的身份進入太學。他被授予大理寺評事的官職,以擅長斷案著稱。明成祖即位後,他改任監察御史。周新敢於直言不諱,常對(高官貴戚)進行彈劾。貴戚们恐懼他,視他為“冷麵寒铁”。以至於京師裡的人嚇唬小孩兒時一提到他的名字,孩子們都立刻奔逃躲起來。周新任福建巡按,奏請都司衛所不得欺壓府州縣,府卫官見到他都以禮相待,兵士們還為他站崗……還朝後,又立刻被任命為雲南按察使。未及赴任,改任浙江。浙江蒙冤的百姓被關押了很久,聽說周新要來,高興地說:“我們有活路了。”果然他替他們洗刷了冤屈。一開始,周新進入浙江境內,一群群蚊子蒼蝇迎面而來,他順著蚊蠅的踪跡在一棵榛樹中找到一句尸體,身上繫著一個小木印。周新檢驗了那個印,知道了死者是一個布商。他密令大量去購買布匹,看到印文相合,就把那個人逮捕起来,果然在一些盜賊手中買到了……一個商人夜歸,害怕遇到搶劫,把金子藏在祠堂的石頭下,回去之後告訴了妻子。早晨去找金子的時候發現金子不見了,他向周新報案。周新傳召他的妻子,果然是商人妻子有奸情。商人立刻回去,發現丢失的金子仍在妻子的居所,是(她)聽說了商人的話,連夜偷來。商人妻子和奸夫都被處死。周新微服私访行部,頂撞了縣令。縣令打算拷打他,聽說廉使馬上要來,就把周新關在大牢。周新在獄中向各位囚犯詢問,得到了縣令贪汙的罪狀。周新告訴獄吏:“我是按察使。”縣令驚慌失措趕緊謝罪,被判罷免官職。永樂六年,浙江西部发大水,通政趙居任密而不報,周新向上奏明此事。夏元吉为趙居任開脫。皇帝命令核查,得到的蠲振的報告和周新的一致。嘉興盜賊倪弘,多次劫掠周邊郡縣,結党數千人,多次打敗官兵。周新率領官兵抓捕他,在各个港口都豎立了木柵欄。盜贼只好於陸地上逃走,周新追蹤至桃源,把他們抓住後送往上級。到那時,周廉使名聞天下。錦衣衛指揮紀綱使千戶在浙江辦案,收受賄赂作威作福。周新想要按律處置他,他們逃跑了。不久,周新帶著文書前往京城,正好在涿州遇到千戶,就把他逮捕歸案,千戶越狱告訴了紀綱,紀綱誣告周新。皇帝震怒,命令逮捕周新。旗校都是錦衣衛的親信,在路上對周新橫加劫掠。到了京城,周新跪在皇帝面前大聲抗辯:“陛下下詔說按察司行事,與都察院等同。我奉旨抓捕奸臣惡盜,卻為什麼要降罪於我?”皇帝更加生气,下令殺了他。臨刑前,周新大聲疾呼:“活著的時候要做直臣,死後也要做個直鬼!”結果就被殺了。後來,皇帝后悔了,問侍從:“周新是哪兒人?”回答說:“南海人。”皇帝哀嘆說:“嶺外竟然有這樣的人,我枉殺他了!”後來纪綱因罪被殺,事情的真相更清楚了。     (呼呼,翻譯得累死)

文言文翻譯 ?

  趙朔的妻子是成公的姐姐,有趙朔留下的身孕,她逃到景公宮裡躲藏起來。趙朔的一位門客名叫公孫杵臼,杵臼對趙朔的朋友程嬰說:“你為什麼不死?”程嬰說:“趙朔的妻子有身孕,如果有幸是男孩,我就奉養他;如果是女孩,我再慢慢去死。”過了不久,趙朔的妻子分娩,生下男孩。屠岸賈听到後,到宮中去搜查。夫人把嬰兒放在褲子裡,禱告说:“趙氏宗族要是滅絕,你就大哭;如果不會滅絕,你就不要出聲。”搜查到這裡的時候,嬰兒竟然沒有聲音。脫险以後,程嬰對公孫杵臼說:“今天一次搜查沒有找到,以後一定要再來搜查,怎麼辦呢?”公孫杵臼說:“扶立遺孤和死哪件事更難?”程嬰說:“死很容易,扶立遺孤很難啊。”公孫杵臼說:“趙氏的先君待您不薄,您就勉為其難吧;我去做那件容易的,讓我先死吧!”於是兩人设法得到別人家的嬰兒揹著,給他包上漂亮的小花被,藏到深山裡。程嬰從山裡出来,假意對將軍們說:“我程嬰沒出息,不能扶養趙氏孤兒,誰能給我千金,我就告訴他趙氏孤兒藏在哪裡。”將軍們都很高興,答應了他,就派兵跟隨程嬰去攻打公孫杵臼。杵臼假意說:“程嬰,你這個小人哪!當初下宮之難你不能去死,跟我商量隱藏趙氏孤兒,如今你却出賣了我。即使你不能撫养,怎能忍心出賣他呢!”他抱著嬰兒大叫道:“天哪!天哪!趙氏孤儿有什麼罪?請你們讓他活下來,只殺我杵臼可以吧。”將軍們不答應,立刻殺了杵臼和孤兒。將軍們以為趙氏孤兒確實已經死了,都很高興。然而真的趙氏孤兒卻仍然活著,程嬰終於和他一起隱藏到深山裡。   過了十五年,……程嬰、趙武攻打屠岸賈,誅滅了他的家族。景公重又把原屬趙氏的封地賜給趙武。到趙武行了冠礼,已是成人了,程嬰就拜别了各位大夫,然後對趙武说:“當初下宮的事變,人人都能死難。我並非不能去死,我是想扶立趙氏的後代。如今趙武已經承襲祖業,长大成人,恢復了原來的爵位,我要到地下去報告給趙宣和公孙杵臼。”趙武啼哭叩頭,坚持請求說:“我寧願使自己筋骨受苦也要報答您一直到死,難道您忍心離開我去死嗎?”程嬰說:“不行。他認為我能完成大事,所以在我以前死去;如今我不去覆命,就会以為我的任務沒有完成。”於是就自殺了。

文言文翻譯?

  找一找   《太史公自序》說:“獵儒墨之遺文,明礼義之統紀,絕惠王利端,列往世興衰,作《孟子荀卿列傳》第十四。”就是說本传的傳旨是通過記寫孟、荀的事蹟,肯定他們的“明禮义”、“絕利端”的思想學说,並說明這種思想學說的渊源及影響。作者站在總結诸家思想的高度,綜合思想学說和為人兩個方面對諸子的事蹟作了比較客觀、公允的評述。對於孟子,著重強调了他是直接繼承孔子思想的人,具有守道不阿,執著追求的精神;同時,也指出他的仁政主張不合時宜。對於荀卿,則突出了他總結儒、墨、道三家得失從而改造儒學的功績,並說明他同樣遭遇坎坷而堅守正道。由於他們的思想學說有着承襲關係,影響巨大,特别是他們都發憤著述,不以自己的學說阿世媚主,慕榮求利,所以作者才將他們並称,並在傳序中予以推重,试讀“自天子至於庶人,好利之,何以異哉?”這固然是對現實的譏刺,但從現實的一派汙濁中不正反襯出孟、荀學說及為人的拔出流俗,難能可貴嗎?傳文中,還以較大篇幅記載了騶衍,騶衍的“五德終始”說本受孟子的影響,曾流行一時,作者肯定其“止乎仁義”的目的,而批評其荒誕怪異的內容,對於他的為人則論以有“阿世俗”之嫌。至於淳于髡等稷下先生,他們的主張虽不同程度地與儒、墨思想相關,但他們卻無一例外地“干世主”、慕權貴。其地位和為人遠不及孟、荀。文末只用一語點出墨子的主張,以迴應上文,因其與儒家並称顯學故毋庸多言。   这篇傳記在寫法上有兩個特点:一是形散神聚。敘寫十四人,以孟、荀為主,時而三騶,時而稷下,錯錯落落,似是漫不經心,而實際全由傳序統領,正如清徐與喬所說:“敘諸子斜斜整整,离離合合,每回顧《孟子傳》。首讀《孟子書》數筆,间間散散,空領一篇。謂諸子之阴以利於當世而遇,孟子獨不遇,故盛稱諸子,卻是反形孟子,……蓋賓主參互變化出沒之妙,至此篇極矣。”二是比照襯托。寫傳主孟、荀用筆少,而敘諸子則潑墨多,主虛賓實,以實襯虛,更見孟、荀地位之高,人格之貴。   太史公說:“我讀《孟子》,每當讀到梁惠王問“怎樣才對我的國家有利”時,總不免放下書本而有所感嘆。說:唉,謀利的確是一切禍乱的開始呀!孔夫子極少講利的問題,其原因就是經常防備這個禍乱的根源。所以他說“依據个人的利益而行動,會招致很多怨恨”。上自天子下至平民,好利的弊病都存在,有什麼不同呢?   孟軻,是鄒國人。他曾跟著子思的弟子學習。當通曉孔道之後,便去遊說齊宣王,齊宣王沒有任用他。於是到了魏國,梁惠王不但不聽信他的主張,反而認為他的主張不切實情,遠離實際。当時,各諸侯國都在實行變革,秦國任用商鞅,使國家富足,兵力強大;楚國、魏国也都任用過吳起,戰勝了一些國家,削弱了強敵;齊威王和宣王舉用孫臏和田忌等人,國力強盛,使各諸侯国都東來朝拜齊國。當各諸侯國正致力於“合縱連橫”的攻伐謀略,把能攻善伐看作賢能的時候,孟子卻稱述唐堯、虞舜以及夏、商、周三代的德政,因此不符合他所周遊的那些國家的需要。於是就回到家鄉與萬章等人整理《詩經》、《書經》,闡發孔丘的思想學說,写成《孟子》一書,共七篇。在他之後,出現了学者鄒子等人。   齊國有三個鄒子。在前的叫鄒忌,他借彈琴的技藝得以求見齐威王,隨後便參與了國家政事,封為成侯並接受相印,做了宰相,他生活的時代要早於孟子。   第二個叫鄒衍,生在孟子之後。鄒衍目睹了那些掌握一國之權的諸侯們越來越荒淫奢侈,不能崇尚德政,不象《詩經·大雅》所要求的那樣先整飭自己,再推及到百姓了。於是就深入观察萬物的阴陽消長,記述了怪異玄虛的變化,如《終始》、《大圣》等篇共十餘萬字。他的話巨集大廣阔荒誕不合情理,一定要先從細小的事物驗證開始,然後推廣到大的事物,以至達到無邊無際。先從當今说起再往前推至學者們所共同談論的黃帝時代,然後再大體上依著世代的盛衰變化,記載不同世代的凶吉制度,再從黃帝時代往前推到很遠很遠,直到天地還沒出现的時候,真是深幽玄妙不能稽考而追究它的本源。他先列出中國的名山大川,長谷、禽獸,水土所生的,各種物類中最珍貴的,一概俱全,並由此推廣開去,直到人們根本看不到的海外。他稱述開天闢地以來,金、木、水、火、土的五種德性相生相克,而歷代帝王的更替都正好與它們相配合。天降祥瑞與人事相應就是這樣的。他認為儒家所說的中國,只不過是天下的八十一分之一罢了。中國稱做“赤縣神州”。赤縣神州之內又有九州,就是夏禹按次序排列的九个州,但不能算是州的全部数目。在中國之外,像是赤县神州的地方還有九個。這才是所謂的九州了。在這裡都有小海環繞著,人和禽獸不能與其他州相通,像是一个獨立的區域,這才算是一州。像這樣的州共有九個,更有大海環在它的外面,那就到了天地的邊际了。鄒衍的學說都是這一类述說。然而,總括它的要領,一定都歸結到仁義節俭,並在君臣上下和六親之间施行,不過開始的述說的确氾濫無節了。王公大人初见他的學說,感到驚異而引起思考,受到感化,到後來却不能實行。   因此,邹衍在齊國受到尊重。到魏国,梁惠王遠接高迎,同他行賓主的禮節。到趙國,平原君側身陪行,親自為他拂试席位。到燕國,燕昭王拿着掃帚清除道路為他作先導,並請求坐在弟子的座位上向他學習,还曾為他修建碣石宮,親自去拜他為老師。他作了《主运》篇。鄒衍周遊各國受到如此禮尊,這與孔丘陳蔡斷粮面有飢色,孟軻在齊、樑遭到困厄,豈能是相同的嗎!從前周武王用仁義討伐殷纣王從而稱王天下,伯夷寧肯餓死不吃周朝的糧食;衛灵公問作戰方陣,孔子卻不予回答;梁惠王想要攻打趙國,孟軻卻稱頌太王離開邠(Bīn,賓)地的事蹟。這些有名人物的做法,難道是有意迎合世俗討好人主就算了嗎?拿著方榫頭卻要放入圓榫眼,哪能放得進去呢?有人說,伊尹揹著鼎去給湯烹飪,卻勉勵湯行王道,結果湯統一了天下;百里奚在車下喂牛而秦穆公任用了他,因而稱霸諸侯。他们的做法都是先投合人主的意願,然後引導人主走上正大的道路上去。鄒衍的話雖然不合常理常情,或許有伊尹負鼎、百里奚飯牛的意思吧?   從鄒衍到齊國稷下的诸多學士,如淳于髡(kūn,昆)、慎到、環淵、接子、田駢、鄒奭等人,各自著書立說談論國家興亡治乱的大事,用來求取國君的信用,這些怎能說得盡呢?   淳于髡,是齊國人。见識廣博,強於記憶,學業不專主一家之言。從他勸說君王的言談中看,似乎他仰慕晏嬰直言敢諫的為人,然而實際上他專事察顏觀色,揣摩人主的心意。一次,有個賓客向梁惠王推薦淳于髡,惠王喝退身邊的侍從,單獨坐著两次接見他,可是他始終一言不發。惠王感到很奇怪,就責備那個賓客說:“你稱赞淳于先生,說連管仲、晏婴都趕不上他,等到他見了我,我是一點收穫也沒得到啊。難道是我不配跟他談話嗎?到底是什麼緣故呢?”那個賓客把惠王的話告訴了淳于髡。淳于髡說:“本來麼。我前一次見大王時,大王的心思全用在相馬上;後一次再见大王,大王的心思卻用在了聲色上:因此我沉默不語。”那個賓客把淳于髡的話全部報告了惠王,惠王大為惊訝,說:“哎呀,淳于先生真是個聖人啊!前一次淳于先生來的時候,有個人獻上一匹好馬,我還沒來得及相一相,恰巧淳於先生來了。後一次來的时候,又有個人獻來歌伎,我還沒來得及試一試,也遇到淳于先生來了。我接見淳于先生時雖然喝退了身邊侍从,可是心裡卻想著馬和歌伎,是有這麼回事。”後來淳於髡見惠王,兩人專注交谈一連三天三夜毫無倦意。惠王打算封給淳于髡卿相官位,淳于髡客氣地推辭不受便離開了。當時,惠王贈給他一輛四匹馬駕的精致車子、五匹帛和璧玉以及百鎰黃金。淳于髡終身沒有做官。   慎到,是趙国人。田駢、接子,是齊國人。環淵,是楚國人。他們都專攻黃帝、老子關於道德的理論學說,對黃老學说的意旨進行闡述發揮。所以他們都有著述,慎到著有十二篇論文,環淵著有上、下篇,田駢、接子也都有論著。   鄒奭,是齊國幾位鄒子中的一個,他較多地采用鄒衍的學說來著述文章。   當時齊王很賞識這些學士,從淳于髡以下的人都任命為列大夫,為他們在人來人往的通衢大道旁建造住宅,高門大屋,以示對他們的尊崇和偏愛。以此招攬各諸侯國的賓客,宣揚齊國最能招納天下的賢才。   荀卿,是趙國人。五十歲的時候才到齊國來游說講學。鄒衍的學說曲折夸大而多空洞的論辯;鄒奭的文章完備周密但難以實行;淳于髡,若與他相處日久,時常學到一些精闢的言論。所以齊國人稱颂他們說:“高談闊論的是邹衍,精雕細刻的是鄒奭,智多善辩,議論不絕的是淳于髡。”田駢等人都已在齊襄王時死去,此時荀卿是年最長,资歷深的宗師。當時齊國仍在補充列大夫的缺額,荀卿曾先後三次以宗師的身分擔任稷下學士的祭酒。後來,齐國有人毀謗荀卿,荀卿就到了楚國,春申君讓他擔任兰陵令。春申君死後,荀卿被罷官,便在蘭陵安了家。李斯曾是他的學生,後來在秦朝任丞相。荀卿憎惡乱世的黑暗政治,亡國昏乱的君主接連不斷地出現,他們不通曉常理正道卻被裝神弄鬼的巫祝所迷惑,信奉求神賜福去災,庸俗鄙陋的儒生拘泥於瑣碎禮节,再加上莊周等人狡猾多辩,敗壞風俗,於是推究儒家、墨家、道家活動的成功和失敗,編次著述了幾萬字的文章便辭世了。死後就葬在蘭陵。   當時趙國也有個公孫龍,他曾以“離堅白”之說,同惠施的“合同異”之說展开論辯,此外還有劇子的著述;魏國曾有李悝,他提出了鼓勵耕作以盡地力的主張;楚國曾有屍子、長盧,齊国東阿還有一位籲子。自孟子到籲子,世上多流傳著他们的著作,所以不詳敘這些著作的內容了。   墨翟,是宋國的大夫,擅長守衛和防禦的戰術,竭力提倡節省費用。有人說他與孔子同时,也有人說他在孔子之後。   太史公曰:餘讀《孟子書》①,至梁惠王問“何以利吾國”,未嘗不廢書而嘆也②。曰:嗟乎,利誠乱之始也!夫子罕言利者③,常防其原也 ④。故曰“放於利而行,多怨”⑤。自天子至於庶人,好利之何以異哉⑥!   ① 《孟子書》:即《孟子》,儒家经典之一。一般認為是孟轲和他的學生萬章等共同編著。主要記載孟軻的政治學說及哲学伦理教育思想等。②廢:放下。③夫子罕言利:《論語·子罕》:“子罕言利與命与仁。”夫子,指孔子。④原:本源,根源。⑤引語出自《論語·里仁》。放,通“仿”,依照、依據。⑥:通“弊”。弊病。   孟轲,騶人也。受業子思之門人① 。道既通②,遊事齊宣王③ ,宣王不能用。適樑④,樑惠王不果所言⑤,則見以為迂遠而闊於事情⑥。當是之时,秦用商君,富國強兵;楚、魏用吳起,戰勝弱敵;齐威王、宣王用孫子、田忌之徒,而諸侯東面朝齊⑦。天下方務於合從連衡⑧,以攻伐為賢⑨,而孟軻乃述唐、虞、三代之德⑩,是以所如者不合⑾。退而與萬章之徒序《詩》、《書》⑿,述仲尼之意⒀,作《孟子》七篇。其後有騶子之屬⒁。   ①受業:跟隨老師學習。門人:弟子。②道:指孔道。韓愈《進學解》:“昔者孟軻好辯,孔道以明。”③遊事:遊說。④適:到。⑤果:信。⑥這一句的意思是說:反而被認为不切實情,遠離實際。迂远,不切實情;闊,遠;事情,事實。⑦東面:面向東方。朝齊:朝拜齊國國君。⑧務:致力。合從連衡:戰国時六國諸侯聯合抗秦的謀略,稱為“合縱”;秦國聯合一些諸侯國進攻另外一些诸侯國的謀略,稱為“連橫”。從,同“縱”;衡,通“橫”。⑨賢:才能。⑩述:稱述,提倡。唐:傳說中的上古朝代,君主是堯。虞:傳說中的上古朝代,君主是舜。三代:指夏、商、周。德:指德政。⑾所如者:指孟子所去遊說的諸侯國。如,往、到。合:符合。⑿退:返回。序:依次排列。这裡是整理的意思。《詩》:即《詩經》。我國最早的诗歌總集。先秦稱《詩》,汉代尊為儒家經典之一,故称《詩經》。《書》:即《尚書》,又稱《書經》。我国現存最早的上古歷史文獻的彙編。為儒家經典之一。⒀述:記述,闡述。⒁騶:姓。通“鄒”。子:戰國時对學者、老師的尊稱。屬:类,輩。   齊有三騶子。其前騶忌,以鼓琴干威王①,因及國政②,封为成侯而受相印,先孟子。   其次騶衍,後孟子。驺衍睹有國者益淫侈③,不能尚德,若《大雅》整之於身④,施及黎庶矣⑤。乃深觀阴陽訊息而作怪迂之變⑥,《終始》、《大聖》之篇十余萬言⑦。其語閎大不經⑧,必先驗小物⑨,推而大之,至於無垠⑩。先序今以上至黃帝,學者所共術⑾,大並世盛衰?,因载其祥度制⒀,推而遠之,至天地未生,窈冥不可考而原也⒁。先列中國名山大川,通谷禽獸,水土所殖,物類所珍,因而推之,及海外人之所不能睹。稱引天地剖判以來⒂,五德轉移⒃,治各有宜,而符应若茲⒄。以為儒者所謂中国者⒅,於天下乃八十一分居其一分耳。中國名曰赤縣神州。赤縣神州內自有九州,禹之序九州是也,不得為州數⒆。中國外如赤縣神州者九,乃所謂九州也。於是有裨海環之⒇,人民禽獸莫能相通者,如一區中者,乃为一州。如此者九,乃有大瀛海環其外(21),天地之際焉(22)。其術皆此类也。然要其歸(23),必止乎仁义節儉(24),君臣上下六親之施(25),始也濫耳(26)。王公大人初見其術,懼然顧化(27),其後不能行之。   ①鼓琴:彈琴。干:求。②及:參與。③有国者:指有封地的諸侯。④《大雅》:《詩經》的組成部分之一,多是西周王室貴族的作品,主要記敘王政事蹟,歌頌周室的統治。整:整飭,約束。⑤施(yì,義):推及。黎庶:百姓。⑥阴陽:原指日光的向背,向日為陽,背日為阴。後來有些古代哲學家用阴陽這個概念來解釋自然界两種對立和相互消長的物質势力,認為二者的相互作用是一切自然現象變化的根源。鄒衍則把“阴陽”變成了和“天人感應”說相結合的神祕概念。消息:消失和增長。息,滋生。怪迂:怪異脫離實際。⑦《終始》:即《鄒子終始》。據《漢書·藝文志》錄,邹衍著有《鄒子》四十九篇,《鄒子終始》五十六篇,皆不傳。⑧閎:巨集大。不經:荒誕不合情理。⑨驗:驗证。⑩無垠:無邊無際。?术:通“述”。述說。?大:大體上。樑玉繩《史記志疑》雲:“《索隱》以大體解之,非。方氏《補正》曰“大”當作“及”,傳寫誤也。”錄以備考。並(bàng,傍):通“傍”。依随。⒀祥:泛指吉凶。,求神賜福去災。度制:法度,制度。⒁窈冥:深幽,奧妙。原:推究根源。⒂剖判:开闢。⒃五德轉移:又稱“五德終始”。鄒衍的學說。指用金、木、水、火、土五種物質德性相生相剋的迴圈變化,來解釋王朝興廢的原因。《文選·齐故安陸昭王碑》注引《鄒子》曰:“五德從所不勝,虞(舜)土,夏木,殷金,周火。”鄒衍認為歷史的發展是按照“五行轉移”的循环順序進行的,每個王朝的出現都體現了五行中的某一种勢力居統治地位,從而為统治階級改朝換代提供依據。⒄符應:古代迷信,把天降祥瑞與人事相應稱為“符应”。茲:此。⒅儒者:即儒家。崇奉孔子學說的重要學派。孔子學說其思想核心是“仁”,在政治上主張礼治和德政,重視伦理道德教育。⒆不得為州數:不能算是州的全部數目。⒇裨(pí,皮)海:小海。裨:細小。(21)瀛海:大海。(22)際:邊際。(23)要:總括。歸:歸要,要領。(24)止:歸結。(25)六親:歷來說法不一。據卷六十二《管晏列傳》《正義》釋“六親”引王弼雲“父、母、兄、弟、妻、子也”。(26)濫:泛而無節,氾濫。(27)懼然:驚異的樣子。懼,通“瞿”(jù,據),驚視貌。顧化:內心思謀,用於教化。   是以騶子重於齊。適樑,惠王郊迎,執賓主之禮。適趙,平原君側行撇席①。如燕,昭王擁彗先驅②,請列弟子之座而受業,筑碣石宮③,身親往師之。作《主運》④。其遊諸侯見尊禮如此⑤,豈與仲尼菜色陈、蔡⑥,孟軻困於齊、樑同乎哉⑦!故武王以仁義伐纣而王⑧,伯夷餓不食周粟⑨;衛靈公問陳⑩,而孔子不答;梁惠王謀欲攻趙,孟軻稱大王去邠?。此豈有意阿世俗苟合而已哉?!持方枘欲內圜鑿⒀,其能入乎?或曰,伊尹負鼎而勉湯以王⒁,百里奚飯牛車下而繆公用霸⒂,作先合⒃,然後引之大道。騶衍其言雖不軌⒄,倘亦有牛鼎之意乎⒅?   ①側行:側著身子走。表示谦讓。撇席:拂拭席位。撇,拂、輕擦。② 擁彗(huì,慧)先驅:拿著掃帚清掃道路為他作先導。表示尊敬。彗,掃帚。③ 碣石宮:宫名。在燕國都城薊。④ 《主運》:《索引》按:劉向《別錄》雲鄒子書有《主运篇》。⑤見:被。⑥仲尼菜色陳、蔡:指孔子在陳、蔡之間被困絕糧捱餓。菜色,饑民的臉色。這裡是捱餓的意思。事出《論語·衛靈公篇》:“在陳絕糧,從者病,莫能興。”卷四十七《孔子世家》記載尤詳。⑦ 困:困窘。指孟子不見用于齊、樑。⑧ 王:稱王,统治天下。⑨ 伯夷餓不食周粟:事見《史記·伯夷列传》。周武王討伐商紂,伯夷表示反對;武王滅商後,伯夷逃避到首陽山,不食周粟而死。⑩ 衛靈公問陳:事出《論語·衛靈公篇》:“衛靈公問陳於孔子。孔子对曰:‘俎豆之事,則嘗聞之矣;軍旅之事,未嘗學也。’明日遂行。”陳,同“阵”。交戰時的戰鬥佇列。? 孟軻稱大(tài,太)王去邠(bīn,賓):孟軻稱說太王離開邠地。事出《孟子·梁惠王下》。孟子回答滕文公問“齊人將築薛”時說:“昔者大王居邠,狄人侵之,去之岐山之下居焉。”與此處所記“樑惠王謀欲攻趙”有異。大王,指周文王的祖父古公亶父。大,同“太”。? 阿:迎合。苟合:隨便附合。⒀ 持方枘(ruì,銳)欲內圜(yuán,圓)凿:拿著方榫頭想要放入圓榫眼。枘,榫頭;内,同“納”,放進;圜,通“圓”,圓形;鑿,榫眼。語出《楚辭》宋玉《九辯》:“圜鑿而方枘兮,吾固知其鉏鋙而難入。”⒁ 這一句的意思是說:伊尹揹著鼎去給湯烹飪,卻勉勵湯行王道而統一了天下。負,背;鼎,古代烹煮的器物。事出《孟子·萬章上》:“人有言,‘伊尹以割烹要(yāo,夭)湯’有諸?”《史記·殷本紀》載:“(伊尹)負鼎俎,以滋味说湯,致於王道。”⒂ 這一句的意思是說:百里奚在車下喂牛而秦穆公(任用他)因而稱霸诸侯。飯牛,喂牛;用,因;霸,稱霸。事出《孟子·万章上》:“或曰,‘百里奚自鬻於秦養牲者五羊之皮食牛以要秦穆公。’信乎?”《史记·商君列傳》:“(百里奚)聞秦繆公之賢而願望見,行而無資,自粥(yù,玉)於秦客,被褐食牛。期年,繆公知之,舉之牛口之下,而加之百姓之上。”⒃ 作先合:行為先要投合人主的意願。⒄ 不轨:越出常理,不合常情。⒅ 牛鼎之意:指伊尹負鼎、百里奚飯牛以干求人主之意。   自騶衍與齊之稷下先生①,如淳于髡、慎到、環淵、接子、田駢、騶奭之徒,各著書言治乱之事②,以干世主③,豈可勝道哉④!   淳于髡,齊人也。博聞強記⑤,學無所主。其谏說⑥,慕晏嬰之為人也⑦,然而承意觀色為務⑧。客有見髡於梁惠王⑨,惠王屏左右⑩,獨坐而再見之?,终無言也。惠王怪之,以讓客曰?:“子之稱淳于先生⒀,管、晏不及,及見寡人,寡人未有得也。豈寡人不足為言邪?何故哉?”客以谓髡。髡曰:“固也。吾前见王,王志在驅逐⒁;後復见王,王志在音聲⒂:吾是以默然。”客具以報王,王大駭,曰:“嗟乎,淳于先生誠聖人也!前淳于先生之来,人有獻善馬者,寡人未及視,會先生至。後先生之来,人有獻謳者,未及試,亦會先生來。寡人雖屏人,然私心在彼⒃,有之。”後淳於髡見,壹語連三日三夜无倦⒄。惠王欲以卿相位待之,髡因謝去⒅。於是送以安車駕駟⒆,束帛加璧⒇,黃金百鎰(21)。終身不仕。   ①稷下先生:指戰國時齊宣王在國都臨淄稷門一帶設定學宫所招攬的諸多文學遊說之士。②治乱之事:指社會政治、歷史的變遷。《孟子·騰文公下》:“天下之生久矣,一治一乱。”③ 世主:國君。④ 勝:盡。⑤ 博聞強記:見聞廣博,強於記憶。⑥ 諫說:规勸、說服君王。⑦ 慕:效慕,學習。⑧ 務:專力從事的。⑨ 見:推薦。⑩ 屏:使退避。? 再見之:兩次接見他。? 讓:责備。⒀ 稱:稱讚。⒁ 驱逐:指策馬賓士。⒂ 音声:指音樂聲色。⒃ 私心:內心、心思。⒄壹:專一。⒅ 謝:辭謝,辭別。⒆ 安車:古代一種可以坐乘的小車。 駕駟:一輛車套著四匹馬。⒇束帛:古代帛五匹為一束。(21)鎰:古代重量單位,二十兩為一鎰,一說二十四兩為一鎰。   慎到,趙人。田駢、接子,齊人。環淵,楚人。皆學黃老道德之術①,因發明序其指意②。故慎到著十二論③,环淵著上下篇④,而田駢、接子皆有所論焉。   騶奭者,齊諸騶子,亦頗採騶衍之術以紀文⑤。   於是齊王嘉之,自如淳于髡以下⑥,皆命曰列大夫,為開第康莊之衢⑦,高門大屋,尊寵之。覽天下諸侯賓客⑧,言齊能致天下賢士也。   ①黃老道德之術:指黃老學派的學说。黃老,道家以傳說中的黃帝與老子相配尊為其祖,故稱“黃老”;道德,在道家經典《老子》中,“道”指萬物的本源、規律,“德”指對於“道”的認識修養有得於己。② 發明:闡明發揮。序:陳述。指意:意旨,意圖。指,同“旨”。③ 慎到著十二論:《漢書·藝文志》著錄《慎子》四十二篇,已失傳,現僅存輯錄七篇。④ 環淵著上下篇:《汉書·藝文志》著錄蜎淵著《蜎子》十三篇,已失傳。⑤ 頗:大多。紀文:著文。⑥自如:這裡是“從”、“由”的意思。樑玉繩《史記志疑》引滹南《辨惑》曰:“‘自如’二字連用不得”。⑦ 開第:建造住宅。第,大住宅。 康莊之衢:四通八達的道路。⑧ 覽:通“攬”。招攬。   荀卿,趙人。年五十始來遊學於齊①。騶衍之術迂大而閎辯;奭也文具難施②;淳于髡久與處,时有得善言。故齊人頌曰:“談天衍③,雕龍奭④,炙毂過髡⑤。”田駢之屬皆已死齊襄王時,而荀卿最為老师⑥。齊尚修列大夫之缺⑦,而荀卿三為祭酒焉⑧。齊人或讒荀卿,荀卿乃適楚,而春申君以為蘭陵令⑨。春申君死而荀卿廢⑩,因家蘭陵?。李斯嘗為弟子,已而相秦。荀卿嫉濁世之政?,亡國乱君相屬⒀,不遂大道而營於巫祝⒁,信祥,鄙儒小拘⒂,如莊周等又猾稽乱俗⒃,於是推儒、墨、道德之行事興壞⒄,序列著数萬言而卒。因葬蘭陵。   而趙亦有公孫龍為堅白同異之辯⒅,劇子之言⒆;魏有李悝,盡地力之教⒇;楚有屍子、長盧;阿之籲子焉。自如孟子至於籲子,世多有其書,故不論其傳雲。   蓋墨翟,宋之大夫,善守禦(21),為節用。或曰並孔子時(22),或曰在其後。   ①始:才。② 奭:指騶奭。 文具:文章寫得完備。③ 談天衍:高談闊論的是騶衍。《集解》劉向《別錄》曰:“騶衍之所言五德終始,天地廣大,盡言天事,故曰‘谈天’。”④ 雕龍奭:精心雕飾的是騶奭。《集解》劉向《別錄》曰:“騶奭修衍之文,飾若雕鏤龍文。故曰‘雕龍’。”⑤ 炙毂過髡:智多善辯,滔滔不绝的是淳于髡。炙轂過,炙烤盛放潤車油的器物。油雖尽,仍有餘流。用以比喻智慧不盡,議論不絕。轂,車轮中心的圓木,中有孔,可插軸;過,通“鍋”,盛車油的器物。⑥ 老師:年老资深的學者。 ⑦修:通“修”。整備,補充。 ⑧祭酒:古代饗宴酬酒祭神要由一位尊長者舉酒祭地,因而把位尊或年長者稱為祭酒。 ⑨ 春申君:即黃歇。⑩ 廢:罷官。? 家:安家。? 嫉:憎恨。濁世:乱世。⒀屬:連續不斷。⒁ 這一句的意思是說:不通曉常理正道卻被裝神弄鬼的巫祝所迷惑。遂,通,達;營,通“荧”,迷惑;巫祝,古代從事鬼神迷信活動的人。⒂ 鄙儒:見識淺陋的儒生。小拘:拘泥於小節。⒃ 猾稽:狡猾多辯。⒄ 這一句的意思是說:於是推究儒、墨、道三家從事其活動的成功和失敗。推,推究;墨,指墨家,其創始人墨子主張兼愛、非攻、節用等,反對禮樂繁縟;道德,道家的重要經典《老子》中所使用的一對範疇,這裡指道家。⒅ 堅白同異之辯:指戰國時公孫龍學派的“离堅白”和惠施學派的“合同異”的名實論辯。公孫龍认為石頭的堅硬和白色是脫離了石頭而互相分離、各個獨立的實體,从而誇大了事物的差別性而抹殺了其統一性;惠施則認为萬物的同和異是相對的,而相同和不同性質的事物都可以“合同異”抽象地統一起來,從而忽視了事物個體的差別性。二者各誇大了事物的一個方面,因而都流為诡辯。⒆ 劇子之言:《汉書·藝文志》著錄《處子》九篇,已失傳。樑玉繩《史記志疑》:“疑‘劇’字传寫之訛”。⒇ 盡地力之教:指李悝提倡耕作,鼓勵开荒,以盡地力的經濟改革主張。(21)善守禦:善于守衛和防禦戰術。(22)並:同。

文言文翻譯?

  原文《漢書·朱雲傳》:“成帝時,丞相故安昌侯張禹以帝師位特進,甚尊重。故槐裡令朱雲上書求見,公卿在前。雲曰:‘今朝廷大臣上不能匡主,下亡以益民,皆尸位素餐……臣願賜尚方斬馬劍,斷佞臣一人以厲其餘。’上問:‘誰也?’对曰:‘安昌侯張禹。’上大怒,曰:‘小臣居下訕上,廷辱師傅,罪死不赦。’御史將雲下,雲攀殿檻,檻折。雲呼曰:‘臣得下從龍逄、比干遊於地下,足矣!未知聖朝何如耳?’御史遂將雲去,於是左將軍辛慶忌免冠,解印綬,叩頭殿下曰:“此臣素著狂直於世,使其言是,不可誅;其言非,固當容之。臣敢以死相爭。”慶忌叩頭流血,上意解,然後得已。及後當治檻,上曰:‘勿易!因而輯之,以旌直臣。’” 翻譯西漢成帝時,大臣張禹因為做過成帝的老师,被任用為丞相,並封安昌侯。張禹做了六年丞相,年老退位後,成帝對他還是很尊重,賜給他一個叫“特进”的銜頭(相當於現在的特別顧問),朝中有重大事情,仍請張禹參與議定。張禹便利用這權勢,處處為自己牟取私利。官吏百姓紛紛上書揭發外戚王侯專權,漢成帝詢問張禹,張禹怕牽連到自己,就對漢成帝說:“这些官吏百姓胡說八道,不能相信!” 有位小官叫朱雲,剛正不阿,敢說敢為,便上書請求朝見。當着滿朝公卿大臣痛陳朝政積弊:“當今朝中許多大臣,对上不能輔佐陛下,對下不能為百姓造福:只知領取國家俸祿,還要欺壓百姓。請陛下賜給我一把尚方寶劍,斬殺一個大奸臣,以警誡其他的官員。”成帝問道:“誰是奸臣?”朱雲指著“特進”道:“就是安昌侯張禹!”汉成帝大怒道:“你個小小官吏,竟敢在下面誹謗大臣,還到朝堂上辱罵我的老師,罪當處死,不能赦免!” 御史遵旨上前,要捉拿朱雲,朱雲不肯就範,兩手緊緊攀住殿前的欄杆,奮力掙扎,竟把鐵欄杆折断了。朱雲大笑呼道:“我有幸能與龍逄、比干為伍,一起去遊地府,也心滿意足,死而無憾了。殊不知漢家天下將會怎麼樣呢?”龍逄是夏朝忠臣,因直谏被夏桀殺害;比干是商朝諍臣,因直諫被商纣挖心剖腹。朱雲自比這兩位忠臣,警示殷鑑不遠,令汉成帝為之一震。這時,左将軍辛慶忌(公元前?至公元前十二年)挺身而出,在丹墀上叩頭諫道:“朱雲雖然無禮,但他是直炮筒子,為江山社稷計。如果他的話講得對,不能杀他;即使他講得不對,也应該容納他,以免阻塞言路。臣願以一死擔保!”辛慶忌奏罷,竟把頭叩出血來,汉成帝被兩位諍臣感動了,便赦免了朱雲。 事後,宮廷總管帶人要來修補被朱雲折斷的欄杆,漢成帝語重心長地說:“不要換新的了,我要保留這根欄杆的原樣,用它來表彰直言敢諫的臣子!”

“餘”字在文言文中有什麼翻譯?

     1、代詞   (1)我,表第一人稱。文選·班彪·北征賦:「餘遭世之顛覆兮,罹填塞之阨災。」文選·陸机·嘆逝賦:「餘將老而為客。」;“~將老”。   2、名詞   (1)剩下、多餘。周禮·地官·委人:「凡其餘,聚以待頒賜。」同「餘」。   (2)某一事情、情況以外或以後的時间。如:「課餘」、「業餘」、「公餘」。唐·孟浩然·行出東山望漢川詩:「雪余春未暖,嵐解晝初陽。」   (3)大數目或度量單位等的零數,十、百、千等整數或名數後的零數。如:「三十有餘」、「年四十餘」;十~人。清·姚鼐·登泰山記:「四十五里,道皆砌石為磴,其級七千有余。」;明祁彪佳《祁忠敏公日記》:“袁(袁可立子袁樞)出家刻十餘種及王覺斯法書以示。”   (4)姓。如宋代有餘靖。   (5)姓。如十六國時後燕有馀蔚。   (6)農曆四月的別稱。   3、形容詞   (1)多出的、剩下的。如:「餘錢」、「不遺餘力」;剩~。~糧。~興。~悸。~孽。節~。~生。~荫(指前 人的遺澤,遺留的庇廕)。~勇可賈(gǔ)(還有剩餘的力量可以使出來)。宋·王庭珪·和周秀實家行:「先輸官倉足兵食,餘粟尚可瓶中藏。」   (2)殘留的、將盡的。如:「餘年」、「餘生」、「餘燼」。宋·方岳·農謠二首之二:「漠漠餘香著草花,森森柔綠長桑麻。」   (3)其他的。如:「餘念」、「餘事」。   (4)不盡的、未完的。如:「死有餘辜」、「心有餘悸」、「餘音繞樑」。   4、副詞   (1)以後。如:「他虛心反省之餘,決心改过。」;《載敬堂集》:“劳餘,猶工餘,勞作之餘。余,猶後。人之勞作在野,或在坊在肆,或行商,勞餘则休憩於房。”《江南靖士诗稿·投老》詩句:“幾番途遇無房者,訴道勞餘憩未安。” “勞動之~,歡歌笑語。”   5、動詞   (1)剩下、遺留。如:「餘留」。唐·戴叔伦·屯田詞:「新禾未熟飛蝗至,青苗食盡餘枯莖。」宋·周邦彥·浪淘沙慢·晝阴重詞:「弄夜色,空餘滿地梨花雪。」   參考資料   百度百科:[baike.baidu.com]

文言文翻譯?

  府中官吏倪尋、李延同時来就診,都頭痛發燒,病痛的症狀正相同。華佗卻說:“倪尋應該把病邪瀉下來,李延應當發汗驅病。”有人对這兩種不同療法提出疑問。華佗回答說:“倪尋是外实症,李延是內實症,所以治療他們也應當用不同的方法。”馬上分別給兩人服藥,等第二天一早兩人一同病好起床了。   下面分別解釋,應當尊重全文的本意。 府吏”:太守衙門裡的官吏 “止”:停.留,可引申拜訪. “共”:一同 該句譯為“太守衙門裡的官吏倪尋.李延一同到(華佗處)看病。”都是頭疼和身子發熱,所痛苦的地方是相同的。“俱”:都 華佗說:“倪尋應該用瀉藥,李延應當讓他發汗。”“或”:有的人 “難”:以----為疑難 有的人疑難其中的不同。華佗说:“倪尋身體外部沒有疾病,李延身體內部沒有疾病,所以治療時應該(或“最好”)要區別。”當即(或“隨即”)各自/分別給(“與”:給)他們藥。第二天早上都起來了。   希望有所帮助,按原文意思翻譯。謝谢。

孔子是我國古代的什麼家?

  孔丘 (前551年9月28日~前479年4月11日),字仲尼.排行老二, 漢族人,春秋時期魯國人.孔子是我國古代偉大的思想家和教育家,儒家學派创始人,世界最著名的文化名人之一   編撰了我國第一部編年體史書《春秋》.据有關記載,孔子出生於魯国陬邑昌平鄉(今山東省曲阜市東南的南辛鎮魯源村)   孔子逝世時,享年73岁,葬於曲阜城北泗水之上,即今日孔林所在地.孔子的言行思想主要載於語錄體散文集《論語》及先秦和秦漢儲存下的《史記·孔子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