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七律和七絕

七律與七絕有什麼區別?

 

七律與七絕有什麼區別 ?

  七律即七言律詩的簡稱。每首八句,每句七字,共五十六字。一般逢偶句押平聲韻(第一句可押可不押),一韻到底,當中不換韻。   律詩的四聯,各有一個特定的名稱,第一聯叫首聯,第二聯叫頷聯,第三联叫頸聯,第四聯叫尾聯。按照規定,頷聯和頸聯必須绩仗,首聯和尾聯可對可不对。   格律較嚴,二、四、六、八句要押韻,三四句、五六句要對偶。     七絕就是七言四句,每什麼特別的講究

有哪些七絕詩 10分?

  古詩八句的稱為律詩。四句的稱為絕句。七言是每句七字。   王昌齡以七絕見長,被譽為“七絕圣手”。   其代表作品:   出塞二首(其一)   秦時明月漢時關,   萬里长徵人未還。   但使龙城飛將在,   不教胡馬度阴山。   芙蓉樓送辛漸   寒雨連江夜入吳,平明送客楚山孤。   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    另有王之渙的 涼州詞   黃河遠上白雲间,一片孤城萬仞山。     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   杜甫 絕句四首(定一)   兩個黄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   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   江南逢李龟年   岐王宅裡尋常见,崔九堂前幾度聞。     正是江南好風景,落花时節又逢君。   李商隱 夜雨寄北   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时。   杜牧 泊秦淮   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       過華清宮   長安回望繡成堆,山頂千門次第开。   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   寄揚州韓綽判官   青山隱隱水迢迢,秋盡江南草未凋。   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

古詩的七絕與七律有什麼不同?

  七言絕句是指每首四句,每句7字的詩;七言律詩則是每首八句。

七絕詩詞有什麼 ?

  《詠柳》   【唐】賀知章   碧玉妝成一樹高,萬条垂下綠絲絛.   不知細叶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   《大林寺桃花》   【唐】白居易   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   長恨春歸無覓處,不知轉入此中來.   《城東早春》   【唐】楊巨源   詩家清景在新春,綠柳才黃半未勻.   若待上林花似錦,出門俱是看花人.   《惠崇春江曉景》其一   【宋】蘇軾   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蔞蒿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   《遊園不值》   【宋】葉紹翁   應憐屐齒印蒼苔,小扣柴扉久不开.   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

王維的七律詩有哪些 ?

  和賈舍人早朝大明宮之作   絳幘鸡人送曉籌,尚衣方進翠雲裘。   九天閶闔開宮殿,萬國衣冠拜冕旒。     日色才臨仙掌動,香菸欲傍袞龍浮。   朝罷须裁五色詔,佩聲歸向鳳池头。   酬姚給事     洞門高閣靄餘輝,桃李阴阴柳絮飛。   禁裡疏钟官舍晚,省中啼鳥吏人稀。   晨搖玉佩趨金殿,夕奉天書拜瑣闈。    強欲從君無那老,將因臥病解朝衣。   奉和聖制從蓬萊向興慶閣道中留春雨中春望之作應制   渭水自縈秦塞曲,黃山舊繞漢宫斜。   鑾輿迥出千门柳,閣道回看上苑花。   雲里帝城雙鳳闕,雨中春樹萬人家。   為 乘陽氣行時令,不是宸遊玩物華。   積雨輞川莊作     積雨空林煙火遲,蒸藜炊黍餉東菑。   漠漠水田飛白鷺,阴阴夏木囀黃鸝。   山中習靜觀朝槿,松下清齋折露葵。   野老與人爭席罷,海鷗何事更相疑。   輞川別業   不到東山向一年,歸來才及种春田。   雨中草色绿堪染,水上桃花紅欲然海   優婁比丘經论學,傴僂丈人鄉里賢。   披衣倒屣且相見,相欢語笑衡門前。     唐 王維七言律詩20首.doc   ishare.iask.sina.com.cn/f/18182257.html?from=like

七律、七絕、七言的聯絡與區別 ?

  七律即七言律詩的簡稱。每首八句,每句七字,共五十六字。一般逢偶句押平聲韻(第一句可押可不押),一韻到底,當中不換韻。 律詩的四聯,各有一個特定的名稱,第一聯叫首聯,第二聯叫頷聯,第三聯叫颈聯,第四聯叫尾聯。按照规定,頷聯和頸聯必須對仗,首聯和尾聯可對可不對。 格律較嚴,二、四、六、八句要押韻,三四錠、五六句要對偶。   七絕属於近體詩。每首四句,每句七個字,共二十八個字。從句數、字数來說剛好是七言律詩的一半;就其平仄來說,七言絕句的格式,恰好是七言律詩第一種格式的前半首和後半首。   七言包括七言歌行體、七言律詩、七言絕句。七言歌行體是特殊体例,首創於魏文帝草曹丕的《燕歌行》。是一類可以配樂歌唱的詩歌體裁,一般句數不定,而每句字數是固定的。在詩題中常見有“歌”、“行”的字樣。

七絕和七律有什麼區別寫它們有什麼訣竅或要求麼 ?

  七律即七言律詩的簡稱。每首八句,每句七字,共五十六字。一般逢偶句押平聲韻(第一句可押可不押),一韻到底,當中不換韻。   律詩的四聯,各有一個特定的名稱,第一聯叫首聯,第二聯叫頷聯,第三联叫頸聯,第四聯叫尾聯。按照規定,頷聯和頸聯必須对仗,首聯和尾聯可對可不对。   格律較嚴,二、四、六、八句要押韻,三四句、五六句要對偶。七絕就是七言四句。沒什麼特別的講究 作诗的訣竅我想就是 讀萬卷书,行萬里路。到時候你就能出口成章了。 不過,紅楼夢第四十八回中香菱學詩这一節可資借鑑。有空不妨看看。 以上兩位的兩句教导不無道理。我不是詩人,只是十多年前有點不懂事,而作詩感興趣,甚至是愛好,可隨着年齡的增興趣卻少了。為什麼?詩不值勤錢!尤其是市場經濟的今天。在我的博客上我曾有這樣一句話(不妨進入查對):詩值多少钱?不如外來工發幾張廣告纸。 詩人是一類特殊的人。境界很高、文學根深、知识博學、悟性獨特、生活深居、有感而發那才能作詩。 作詩,除了基本的詩之常識,如:五絕、五律、七絕、七律、新詩、打油詩、對仗、壓韻之外那就是情感、哲理、真誠、實際,要符合天時、地理、人和之客觀存在之永恆的言辭、言语、言論。

七律和七絕有什麼區別?

  主要區別在字數上。   七律是八句,五十六字。   七绝是四句,二十八字。   七律和七絕,作法上應該分开說,七律要工整,主沉穩,宜巨集大,我不主張七律寫得過於輕巧靓麗,這種風格與它的體質不合,又如李長吉那樣的奇幻風格,就不適合寫七律,李義山的言情七律固然纏綿绮麗,但仍然氣質精練氣象闊大。七絕則大大适合輕巧靚麗,我們讀小杜的七絕,簡直是一群時尚美女,嬌俏明豔,令人讚歎,老杜的七律,就是不苟言笑的君子了,試想一位男子漢抛個媚眼給看官,恐怕誰都不適應。然而世事無絕對,人間也有梅豔芳張國榮這樣的例外,何況於詩。   七绝多工筆,七律多寫意,這个寫意的意思,是說它適用于較廣的視角,拿攝影來比喻,七絕如微距,七律如廣角,五言如長焦,古體較近于標頭。杜甫的《又呈吳郎》,寫一件極小的事,仍要從中折射出時代和悲天憫人的大情怀。但不可空洞,尤其是寫时事或感懷的,最忌一味豪言壯語,我一直認為詞中劉改之與辛幼安的差距很可借鉴,這不僅僅是文采學問上的差距,各人經歷不同,有些東西是不能勉強的。寫感情則忌粘膩痴重,這個很難,往往有真情的就泥於事,无真情的就拿些密麗句子湊数,前一種多少給人詞不達意的感覺,後一種更常見些,說它不好,它倒也工工整整,說好呢,它又不過是東拉西扯,並沒有真正的情感在裡面。   從技術的角度上說,七絕的重點在後兩句,部分四句份量平均,很少有重點在前兩句的。前兩句铺墊得體,輕重均衡,就算是無過有功,要讓人記住,關鍵在後兩句出彩,是自前面的基礎上推进,或者是大轉,都無不可。也可以前三句鋪墊,到末句終章明意,重頭戲都是在后面,但並非說前兩句就可以順手隨意。如杜牧的《屏风》:“屏風周昉畫纖腰,岁久丹青色半銷。斜倚玉窗鸾發女,拂塵猶自妒嬌嬈”,第一句鋪出背景,次句在大色調下點出重點,隱伏後面的轉折,倘若這句單純承上句續寫屏上美色,後面的转折就少了大半力量。第三句轉移視線到主人公身上,末句結明主旨,句句承轉,结構極其嚴緊,不可移易。这結構是好的,可以打一百分,詩總體多少分,那是另说。我不主張太強調結構,诗的神韻更重要。   寫七律,學養的底子很重要,不比七絕,重靈氣,可以略微取巧些。讀的書少,词匯語句缺少變化,詩就容易輕,壓不住陣腳。七律的具體寫法,字、句、聯、章,歷代都有不少說法,網上也有專章論述,各有道理,信哪種不妨照哪種做去,大半殊途同歸,只要寫得出好詩來,路徑無關紧要的。真正的好詩,有力量扭轉欣賞習慣,而不是遷就普遍的欣賞習慣。   巨集觀上的問題較易掌握,但不可忽視一點,就是無論什麼體裁,詩必需要有細節。李商隱的“悵臥新春白袷衣,白門寥落意多违。紅樓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燈獨自歸。遠路應悲春晼晚,殘宵猶得夢依稀。玉璫缄札何由達,萬里雲羅一雁飞。”“珠箔飄燈獨自歸”,何等細膩,親切如見,後来人往往易得“殘宵猶得夢依稀”這樣的皮毛,結果成了一副繃著皮的骨架,沒有血肉,哪有生命。沒有細節,你就無法打動和取信於讀者。細節要寫得高明,眼光須獨到,手法宜本真,動不動就纖指玉箸,鳴琴舞鶴,不見其美,但見其俗。   細節從何而來?“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蔞蒿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前幾天教兒子背这首詩,忽然想到古人詩不可及處,正在此類地方,現代人已無法想象,因為我們同自然界沒有如此密切的聯系,即使寫了,也只是模擬所得,不自然,便不佳。詩始終是從生活中來,即使是想象,也是從生活中來,但我們又不見得欣賞喜歡自己所處的環境,因此造就了一批吟風弄月,無病呻吟的作品,批評這種作品是容易的,但以什麼來取代它們,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常常有人說不知道該寫什麼,沒有從真實生活中發掘出內容,又不甘心于單純模擬古人,就會遇到这個問題。   這個問題並非無望解決,然而不一定需要或能夠從理論上提出什麼完整的解決方案,古人擬古崇古,不礙其繼續被後人崇之擬之,文化的源流一脈相承,不能將其割裂,說我們的環境與前人有多大多大的不同,所以我們的詩就要與前人有多大多大的不同,這種說法放在具體的某位创作者身上可以的,但如果要放之四海,要求所有或大部分創作舊體诗詞的人都得寫出有時代氣息(這種時代氣息的要求,有兩種截然不同的表述和實踐方式,這和主旨有点遠,不多說了)的作品,那又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极端了。   在具體實踐上,我很少在一首詩上花太多时間,從有想法到完篇通常很快,我不善於苦吟,捕捉第一感覺對我來說更為重要,所以也很少修改,對某篇不滿意,我寧願另起爐灶重寫而不習慣修補,這樣未必比苦吟細修好,不過是適合我這個忘性大的懶人。相比研究詩的終極追求,尋找最適合自己而且自己也最喜欢的寫作方式與表達手段或许是更為可行的途徑——對大部分作者和作品來說。   讀與寫兩方面,我都主張先大局而後字句,你把一字一句的理論都研究得極透徹了,而沒有對詩整體的感知力,那麼這種理論對於寫詩究竟有多大用處,頗可懷疑。就算字句聯章的寫法都無懈可擊,仍不足以證明是一首好詩。詩的好壞不是論證出來的,我們寫詩的時候,不能把自己放在那些詩詞鑑赏辭典的編寫者位置上。歸根到底,寫什麼,怎樣寫,都不是核心問題,最終說話的惟有作品本身

七絕和七律有什麼區別 ?

  五字一句的詩歌叫五言詩,七字一句的詩歌叫七言詩。根據格律要求的不同,詩歌分為古體诗和近體詩兩大類。五言古体詩簡稱五古,七言古體詩简稱七古,如果是四句的古体詩可簡稱為古絕。我們一般所說的五絕或者七絕、五律或者七律,屬於近體詩,现在一般成為格律詩的專稱了,與古體詩的簡稱得分清楚。   五絕是五言絕句的簡稱,全詩四句,每句五字;七絕是其言绝句的簡稱,全詩四句,每句七字。   五律是五言律詩的簡稱,全詩八句,每句五字,第三四句、第五六句要分別對偶;七律是七言律诗的簡稱,全詩八句,每句七字,第三四句、第五六句要分別對偶。        其實近體詩(格律詩)對格律的要求遠不止上面提到的那麼一點點,它的要求十分嚴格。除了上面提到的外,其它基本條件是:每個句子都要講平仄;押韻要按古韻,一般押《平水韻》,並且得押平水韻中的平聲韻(即押上平声或者下平聲的字);在一首詩中,只能從頭到尾押一个韻,不能換韻。

讚美工人的七絕 求讚美鍋爐工 電焊工 門衛的律詩?

  七律·詠清潔工   起早贪黑掃帚揚,   寒跋暑涉铲邋髒。   雨中臂膀生湿病,   雪裡顏容長凍瘡。   嗅臭聞腥強忍受,   撿遺拾漏豈彷徨。   位卑錢少缺人干,   翁嫗出征掃路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