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審判監督與二審的區別

試述審判監督程式與第二審程式的異同

 

試述審判監督程式與第二審程式的異同 ?

  審判監督程式與第二審程序的區別:   1。審理的物件不同。審判監督程式审理的是判決或裁定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案件;二審程序是一審程式判決或裁定尚未生效的案件。   2。提起的主體不同。審判監督程序只能由最高人民法院,上級人民法院,原審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以及最高人民检察院,上級人民檢察院提起;而二審程式由依法享有上訴權的人和在一審程式中提起公訴的人民檢察院提起。   3。提起的條件不同。提起審判監督程式必須是發現已經生效的判決和裁定在認識事實和適用法律上确有錯誤,而二審程式如果由上訴人提出則不需要任何理由只要不服一審判決或裁定表示即可上訴,如果由人民檢察院提出抗訴,則要求認為第一審判決,裁定确有錯誤。   4。提起期限不同。提起審判監督程序除因發現新罪或將無罪改为有罪受追訴時效的制約以外,沒有期限限制,只要原判決或裁定已生效,可以是在已生效的判決或裁定正在執行的過程中,也可以是以生效的判決或裁定執行完畢以後;提起二審程式必须是在法定的上訴期和抗訴期內。   5。審判適用的程式不同。按照審判監督程序審理案件適用何種具體审判程式取決於以生效的判决,裁定原來適用的程式,原來是第一審案件,適用第一審程式審判,原來是第二审案件或是提審案件,應當使用第二審程式審判。   6。審判結果能否加刑不同。按照審判監督程式審理案件,其最終審判結果可以是減輕原判刑罰,也可以加重原判刑罰;而按照二審程序審理案件作出裁判時必須遵守上訴不加刑原則。

審判監督程式與再審程式的區別 ?

  一般來說,兩者的含義基本相同,所以通常的說法就是“按審判監督程式進行再审”。如果說非要有區別,那麼不妨認為,前者的範圍大於後者,具體来說,審判監督程式包括了1、再審的啟動(上級法院指令、上級檢察院或最高檢察院抗訴、當事人申請被接受、院長認為原審有錯提請本院審委會決定等方式);2、再審的審罰;3、再審的判決(有實體意義上判決的如撤銷原審裁判直接改判,也有程式意義上的,如撤销原判,發回原審法院重審等);4、以及原審法院(在再審法院作出撤銷原判發回重審的判決後)重新審理等過程;後者則只是指再審法院的再審審理過程(即前述2、3項)。   個人理解,不一定正確,供參考。其實有時候二者就是一回事,有時候有前面說的區別,关鍵是要看具體的語言環境。

審判監督程式與二審的區別是什麼 ?

  1、審理的物件不同。審判監督程式審理的是已經生效的裁判,包括已經執行完毕的裁判。對於未執行完畢的生效裁判,如未裁定撤銷原裁判或者中止執行,不停止對原裁判的執行;而二審程序審理的只限於尚未發生法律效力的裁判,不存在需要中止執行問題。   2、提起的機關和人員不同。有权提起審判監督程式的是最高人民法院、上級人民法院、各級人民法院院長(提交审判委員會決定)以及最高人民檢察院、上級人民檢察院;有權提起二審程式的是当事人(被害人除外)及其法定代理人、經被告人同意的辯護人、近親屬,以及與第一審人民法院同級的地方人民檢察院。   3、提起的條件不同。提起審判監督程序有著嚴格的條件限制,必須經過審查,有充分的根据和理由認定生效裁判確有错誤,才能依照審判監督程序進行審理;而二審程式只要有合法的上訴或抗訴就能引起,不論上訴或抗訴的理由是否充分,第一審人民法院的上一級法院均必須依照第二審程式進行審理。   4、有無法定期限不同。提起審判監督程式,如果要改有罪為無罪,程式上一般無法定期限限制,主要本著實事求是,有錯必糾的原則,隨時發現,隨時糾正,即使裁判執行完畢,也可能提起審判監督程式重審;二審程式的上訴、抗訴,必須在法定期限內提出,逾期而無正當理由的,第二審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5、審理法院的級別不同。依照審判監督程式審理的法院,既可以是原審的第一審法院或第二審法院,又可以是提審的任何上級法院以及由上級法院指令再審的任何下级法院;而按二審程式審理案件的,只能是第一審法院的上一級人民法院。

民事訴訟中上級人民法院按照審判監督程式提審的案件,按照什麼程式審理?

  根據《民事訴訟法》第184條的規定,人民法院按照審判監督程式再審的案件,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是由第一審法院作出的,按照第一審程式審理所作的判決、裁定,當事人可以上诉;發生法律效力的、裁定是由第二審法院作出的,按照第二審程式審理,所作的判決、裁定是終審的判決、裁定,當事人不得上訴。最高人民法院或者上級人民法院提審的,按照第二審程式审理,所作的判決、裁定是发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   關於再審案件的審判,依據《民事訴訟法》及有關法律的規定,對于再審案件的審理及裁決還应遵循以下規定:   第一,不論適用一審程序還是適用二審程式審理再审案件,必須進行開庭審理,不得逕行裁決。   第二,原告經依法傳喚不到庭或者未經法庭許可中途退庭的,不得按撤訴處理,可缺席判決。   第三,對再審案件的審理范圍,不受原判決、裁定處理的範圍和當事人申請再審请求的限制,應當進行全面审理。   第四,当事人就離婚案件中的財產分割問題申請再審的,如涉及判決中已分割的財產,人民法院應依據《民事訴訟法》第179條的規定進行審查,符合再審條件的,應立案審理;如涉及判決中未作处理的夫妻共同財產,應告知當事人另行起訴。   第五,人民法院提審或按照第二审程式再審的案件,在審理中發現原一、二審判決違反法定程式的,可分別情況處理:其一,認為不符合民事诉訟法規定的受理條件的,裁定撤銷一、二審判決,駁回起訴。其二,具有下列違反法定程式的情況,可能影响案件正確判決、裁定的,裁定撤銷一、二審判決,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審:一是审理本案的審判人員、書記员應當迴避未迴避的;二是未經開庭審理而作出判決的;三是適用普通程式審理的案件的當事人未經傳票傳喚而缺席判決的;四是其他嚴重違反法定程式的。   第六,依照審判監督程序再審的案件,人民法院发現原一、二審判決遺漏了应當參加訴訟的當事人的,可以根據當事人自願的原則予以調解,調解不成的,裁定撤銷一、二審判決,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審。

二審和再審的區別 ?

  第二審程式和再審程式是民事訴訟中兩個個獨立的審判程式。第二審程式是第一审程式的繼續和發展,再審程序是糾正人民法院已發生法律效力的錯誤裁判的一種补救程式。第二審程式和再审程式都不是人民法院審理民事案件的必經程式。再審程序是不增加審級的具有特殊性質的審判程式,其特點是:當事人申請再審不能直接引起再審程式的發生,即对當事人的申請是否提起再审程式,由人民法院審查後决定。   二者的區別主要表現在:   (一)程序發生的原因或主體不同   第二審程式是因為当事人不服一審未生效的裁判,向上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而開始,即第二審程式的发生,是基於當事人行使上诉權。而引起審判監督程式发生的主體只能具有審判監督權的國家機關。只有人膽法院和人民檢察院才能依審判監督程式提起再審。   (二)提起方式不同   上訴只能採用書面形式。再審程式的提起方式比較復杂,當事人向人民法院申請再審的,應提交申請書和生效法律文書。   (三)提起訴訟的時間要求不同   上訴要受上訴期限的限制,且期限較短;當事人申請再審,应當在判決、裁定發生法律效力後二年內提出。   (四)審理的物件不同   第二審程式是當事人因不服一審未生效裁判,向上一级法院提起上訴而發生,所以二審程式的審理物件,是一審裁判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是否正確。而再審程式的审理的物件是生效的法律文书。已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具有強制性、排他性和穩定性,對法院、當事人和社會都具有約束力,任何人都無權改變。只有當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行使監督权引起再審程式的發生或者当事人依法申請再審引起再审程式的發生,才能對該判决、裁定再次進行審理並作出裁判。   (五)審理的理由不同   二審案件审理的理由是對第一審人民法院未生效裁判不服,請求二審法院繼續審理並作出裁判。再審案件的審理的理由是生效裁判確有錯誤。為了纠正錯誤的生效裁判,確保案件的質量和當事人的合法权益,只能採用審判監督程序予以糾正。   (六)适用的程式不同   二審法院審理上訴案件不能适用簡易程式,只能按第二审程式進行審理,對事實清楚、不需要開庭審理的上訴案件,可以逕行判決、裁定。再審沒有設定專門的審判程式。對再審案件的審理,不是適用第一審程式,就是適用第二审程式。依照《民事訴訟法》的規定,人民法院審理民事案件實行兩審終審制,審理第一審案件只能適用第一审程式,審理第二審案件只能適用第二審程式。對再審程序,不論適用一審程式還是二審程式審理再審案件,应當一律開庭審理,不得逕行判決。   (七)審結期限不同   第二審人民法院對不服判決的上訴案件,應在第二審人民法院立案之日起3個月內審結;如有特殊情況,在3個月內不能結案,需要延長審結期限的,經本院院長批准可以延長審限。第二審人民法院對不服裁定的上訴案件,應當在第二審人民法院立案之日起30日內作出終審裁定,對裁定的上诉案件的審結期限,不能延长。再審案件的審理期限分别按照第一審程式或者第二审程式審理期限確定,審理期限自決定再審的次日起計算。   (八)裁判的效力不同   按第二審程序所作的判決、裁定,一经宣告和送達,即發生法律效力,是不準再行上訴的終局裁判。人民法院按照審判监督程式決定再審的案件,均應裁定中止原判決的執行。按一審程式裁判的再審案件,在上訴期間內暫不生效;按第二審程式裁判的再審案件,一經宣告和送達,即发生法律效力。

二審程式的抗訴與審判監督程式的抗訴區別的區別是什麼 ?

  二審抗訴與再審抗訴的區别:   (1)抗诉的物件不同。   二審抗訴的物件是地方各級人民法院尚未發生法律效力的一審判決、裁定;再审抗訴的物件是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和裁定。   (2)抗訴的許可權不同。   除最高人民檢察院外,任何一級人民檢察院都有權對同級人民法院的一審判決、裁定提出二審抗訴。而除最高人民检察院有權對同級的最高人民法院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提出再審抗訴外,其他各級人民檢察院只能對其下級人民法院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提出再審抗訴。可見,基層人民檢察院只能提出二審抗訴,無權提出再審抗訴;而最高人民檢察院只能提出再審抗訴,無權提出二審抗訴。   (3)接受抗訴的審判機关不同。   接受二審抗訴的是提出抗訴的人民檢察院的上一級人民法院;而接受再審抗訴的是提出抗訴的人民檢察院的同級人民法院。   (4)抗訴的期限不同。   二審抗訴必須在法定期限內提出,而法律對再審抗訴的提出沒有規定期限。   (5)抗诉的效力不同。   二審抗訴將阻止第一審判決、裁定發生法律效力;而再審抗訴並不導致原判決、裁定在人民法院按照審判监督程式重新審判期間執行的停止。

刑事訴訟法——試述提起審判監督程式的主體與方式,提起的理由?

  提起審判監督程式的主體:   即有權提起審判監督程序的機關,包括人民法院和人民檢察院。   提起審判監督程式的方式:   根据我國刑事訴訟法的規定,人民檢察院提起審判監督程序採用抗訴的方式,人民法院提起審判監督程式採用重新審理決定、提審決定和再审指令的方式。   審判監督程式中的“抗訴”,是指最高人民檢察院對各級人民法院、上級人民檢察院對下级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在發現確有錯誤時,向同級人民法院提起予以審判該案的訴訟活动。它是人民檢察檢察院行使法律監督權的一種形式。原刑事訴訟法就最高人民檢察院、上級人民檢察院向誰提出抗訴的案件由誰受理互相扯皮的現象。針對這種情况,新刑事訴訟法為充分發挥最高人民檢察院和上級人民檢察院對於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的審判監督作用,明確規定人民檢察院按審判監督程式向同級人民法院提出抗訴,即哪一級检察院抗訴、哪一級法院受理。為了保證人民檢察院有效地行使抗訴權,使抗訴及时得到審理,新刑事訴訟法还在第205條中增加規定:“人民檢察院抗訴的案件,接受抗訴的人民法院應當组成合議庭重新審理,對於原判決事實不清楚或者證據不足的,可以指令下級人民法院再審。”這表明,人民法院接到人民檢察院依照審判監督程式提起的抗訴,必须組成合議庭重新審理,不能未經審理就直接發回下級人民法院再審。接受抗訴的人民法院在審理中對於原判事實不清楚,或者證據不足的,可以指令下級人民法院再審,也可以不發回下級人民法院而自行作出判決;對于原判事實清楚證據充分的,應當直接作出判決,不應发回下級人民法院再審。新刑事訴訟法的有關修改和增加條款,解決了原來法律規定不明確的問題,為人民檢察院按照審判監督程式提起抗訴和人民法院受理這類抗诉案件提供了可操作性法律依據,確保了人民檢察院對已生效判決、裁定的法律監督權的實現和按審判監督程序進行抗訴的方式的順利行使。   需要指出的是,人民檢察院按照審判監督程式提起抗訴與按照第二審提起抗訴這兩種方式,都是行使法律監督的职權,但兩者在提起主體、抗訴物件和受理機關等方面还是有許多區別的。第一,抗訴的主體不同。按照審判监督程式提起抗訴的主體是最高人民檢察院和上級人民检察院,與原審人民法院同级的人民檢察院無權抗訴,如果發現同級人民法院的生效判決、裁定確有錯誤,它只能向上級人民檢察院反映意見;按照第二審程式提起抗訴的主體是與原審人民法院同級的人民檢察院,其抗诉後要抗訴書抄送上一級人民檢察院。第二,抗訴的物件不同。按照審判監督程式提起的抗訴的物件是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按照第二審程式提起抗訴的物件是沒有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第三,受理的法律不同。按照審判監督程式提起抗訴,由與抗訴人民檢察院同級的人民法院受理;按照第二審提起的抗訴,由抗诉檢察院的上一級人民法院受理。弄清這兩種抗訴的聯系與區別,有助於更好地理解人民檢察院提起審判監督程序的抗訴方式。   採用重新審理決定、提審決定和指令再審則是人民法院提起审判監督程式的三種方式。具體來說:   1.重新審理決定,又稱再審決定,是指各級人民法院對本院已經对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發現確有錯誤,經本院提請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由本案對該案件進行重新審理的決定。它是各級人民法院對本院已經生效裁判案件提起審判監督程式所採取的方式。   2.提審決定是最高人民法院對地方和級人民法院和專門法院、上級人民法院對下級人民法院已經发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發現確有錯誤,依法作出的將該案提上來由自己進行重新的決定。它是最高人民法院針對地方各級人民法院和專門法院、上級人民法院针對下級人民法院已經生效裁判確有錯誤的案件,向本院提起審判監督程式的方式。   3.再審指令是最高人民法院對地方各級人民法院和專門法院、上級人民法院對下級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發现確有錯誤,依法作出的要求原審法院依審判監督程序對案件進行重新審理的指示或命令。它是最高人民法院針對地方各級人民法院和专門法院、上級人民法院對下級法院已經生效裁判確有错誤的案件,實行審判監督的一種方式。   決定提審和指令再審都是上級法院對下級法院的生效裁判有錯誤的案件提起審判監督程式的方式。究竟在何種情況下“决定提審”,何種情況下“指令再審”,法律無此明文规定。我們認為,為減少上级法院的工作量,一般情況下應指令原審法院事實不清楚、證據不足的案件更應“指令再審”;如果案件屬於重大、複雜、疑難的刑事案件,糾正起來難度大,致使原審法院不能糾正或者因其他原因不便糾正的案件,上级法院才可以“決定提審”。   無論是採用審判決定、提審決定還是再審指令的方式提起審判監督程式,重新審理的法院都要製作再審裁定書或重新審判裁定書。再審裁定書的作出,意味著審判監督程式中重新審判的真正開始。   审判監督程式提起的理由:   提起生效判決再審的理由與上訴理由不同的是‌,‌各國的法律均規定對生效判決再審必須符合法律規定的理由方被接受‌,‌這是由對生效判決再審的慎重性、嚴肅性決定的‌法。商‌为保障生效判決再審機制順利執行‌,‌各國對生效判决再審的理由均作了嚴格的限制‌,‌明確規定了作為生效判決再審理由的情況‌法。   我國《刑事訴訟法》第205條對提起審判監督程式的理由作了原則性規定‌,‌即只有對各種再審材料進行認真審查後‌,‌发現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在認定事實上或者适用法律上確有錯誤"‌,‌才能提起審判監督程式‌法。商‌在司法實踐中‌,‌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確有錯誤"‌,‌主要指以下幾種情況:   (一)在認定事實上確有錯誤   在認定事實上確有錯誤‌,‌主要是指原判決、裁定認定的案件主要事實或重大情節‌,‌包括定罪和量刑的事實或重大情節不清‌,‌或者與客觀实際不符;案內據以定罪量刑的證據不確實、不充分、不足以證明主要犯罪事實或重大情節‌,‌或者證明案件事實的主要證據之間存在矛盾;發現新的事實或證據‌,‌足以证明原判決、裁定認定的事实確有錯誤‌法。   ‌   (二)在適用法律上確有错誤   在適用法律上確有错誤‌,‌包括適用實體法上的錯誤和適用程式法上的错誤‌法。商‌適用實體法上的錯誤‌,‌主要是指應當適用法律條款沒有適用或不正確適用‌,‌不應當適用的法律條款卻適用了‌,‌從而導致定性上的罪與非罪、此罪與彼罪、一罪與數罪相混淆‌,‌或者量刑上的輕罪重判或者重罪輕判的錯誤‌法。商‌同时‌,‌由於法律規定的訴讼程式是保證實體法正確實施的必要條件‌,‌因此‌,‌嚴重違反法律規定的訴訟程式‌,‌如應當迴避而沒有回避‌,‌審判人員在審理案件過程中贪汙受賄、徇私枉法等‌,‌從而導致判決、裁定發生错誤情形‌,‌也屬於原判决、裁定在適用法律方面確有錯誤的一種表現形式‌法。   不知道回答是否滿意~

第二審程式與第一審程式的區別 ?

  二審案件的審理方式 一、組成合議庭。 根據《民事訴訟法》第152條規定:“第二審人民法院對上訴案件,應當組成合議庭,開庭審理”,即二審法院審理上訴案件必須採用合議制,不能採用獨任制。一般情況下,第二審人民法院接到上诉案件後,就應當組成合議庭,並確定審判長,開始第二審程式的準備工作。 合议庭在審理前的準備工作中,應當審查當事人提起上訴是否具備行使上訴權的必要條件。如有欠缺,能補正的應通知其補正。對超過上诉期限提起上訴的,二審法院應作出裁定駁回上訴。對符合上訴要件的上訴案件,二審法院必須認真查閱一審案卷。通过調查研究,詢問當事人和证人,向他們瞭解案件事實,核對證據,以便依法做出正確的裁判。 二、開庭審理。 第二審法院對上訴案件的審理原則上應開庭審理,其開庭審理的程式與第一审普通程式基本相同。 三、不開庭審理。 二審法院经過閱卷和調查、詢問當事人,在事實核對清楚後,合议庭認為不需要開庭審理的,也可以不開庭審理,逕行判決、裁定。但是,逕行裁決不等於書面审理。 根據我國有關法律规定,可以適用逕行判決、裁定的案件包括: 第一,一審就不予受理、駁回起訴和管轄權異議作出裁定的案件。 第二,當事人提出的上訴請求明顯不能成立的案件。 第三,原審裁判認定事實清楚,但適用法律錯誤的案件。 第四,原判決違反法定程式,可能影響案件正確判決,需要發回重審的案件。 二審法院如何進行調解 第二審人民法院審理上訴案件也可以進行調解,調解是二審程序結案的一種方法。 第一,第二審人民法院審理上訴礌件應當組成合議庭,所以,二審的調解只能由合議庭主持;而一審調解可以由合议庭主持,也可由審判員一人主持。 第二,第二審法院關行全案調解,不限於當事人上訴請求的範圍,可以对當事人的原案請求實行全案調解,第二審人民法院可以對原審判決過的請求進行调解,也可以對原審應當判决而未予判決的請求進行調解。 第三,第二審人民法院實行併案調解。第二審人民法院對上訴案件的調解不限於當事人原審請求的範圍,可以對當事人新增加的請求併案調解,調解不成的,告知當事人另行起訴。第二审人民法院對第一審應當予以合併審理的請求,或者依职權應當合併審理的案件未予合併審理的,可以根據當事人的意願進行調解,調解不能達成協議的,應當裁定撤銷原判決,發回重審。 第四,二審調解達成協議,应當製作調解書,由審判人员、書記員署名,並加蓋人民法院印章;而一審調解有些案件,如調解和好的離婚案件、調解維持收養關係的案件、能夠即時履行案件等,人民法院可以不製作調解书。 對不服判決上訴案件的裁判 第一,駁回上訴,维持原判。第二審人民法院对上訴請求的有關事宜和適用法律進行審查以後,經合议庭研究,確認原審判決認定的事實清楚,證據可靠,适用法律正確,上訴無理的,應依法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決。 第二,依法改判。第二審人民法院對原審判決依法改判有兩種情形:一種是原判決認定事實清楚,但適用法律錯誤的,應作出變更判決的判決;另一種是原判決認定事實錯誤,或认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二審法院可以在查清事實后直接予以改判。依法改判,可能是改變原判決的一部分,也可能是改變原判決的全部結論。 第三,裁定發回重審。發回重審裁定適用的情形有兩種:一種是可以发回重審,即第二審人民法院經過審理,認為原審判決认定事實錯誤,或者認定事实不清、證據不足的,可以裁定撤銷原判,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新審理。對於這種情況,二審人民法院既可以裁定撤銷原判,發回重審,也可以查清事實後依法改判。另一種是應當發回重審,即第二審人民法院經過審理,認為原審判決違反法律規定,可能影響正確判決的,......餘下全文>>

論述我國審判監督程式的主要內容及改革思路?

  審判監督在我國現有的司法實踐中發揮著相當重要的作用,但我國目前審判监督程式中本身存在的矛盾和缺陷嚴重的制約和影響審判監督職能的充分發揮,使审判監督程式存在一定程度上的混乱,其主要表現有:啟動機制混乱,再審事由無限制,審級的無限定問題,審理程式及再審範圍的無限定性,對審查方式、處理結果、期限等均未加以規定,申請再審的权利義務內容不明確等等。笔者由此而展開改革的必要性,改革勢在必行,並對于審判監督程式目前存在混乱的根源進行探討,認定其根源就是保障當事人申請再审權利與維護生效裁判穩定性的矛盾以及申請再審的當事人主義與再審提起的職權主義的矛盾,這兩對矛盾如果無法得到解決,審判監督程序的改革將無法徹底進行。為此筆者探討了再審程式的價值取向問題,認定程式公正、程式效益和程式安定是再審程式的價值取向。要實現再審程式的價值目標,筆者建議應首先確定權利义務相對應的申請再審權及构建以公正、效率、效益為价值目標的科學的審判監督和訴權保障機制, 改革和完善申請再審程式,完善再审的啟動程式,科學構建起再審的事由,實行審級監督,對民事、行政案件實行再审申請預收費制度等。並建立有限的“三審終審制”。   一、現實的困惑   “审判監督程式就是指對判決、裁定或調解協議已經發生效力的案件提起再行審理以及人民法院依法對這些案件进行再行審理的程式。”①审判監督程式作為司法補救程序,是一種特別的審判程序。除少數由檢察機關、上级法院或本院依職權提起再审外,審判監督案件多數是由當事人申請再審引起的,因此在事實上包含著兩個程序:再審申請複查程式和再审程式。整個審判監督程式过程可以簡單的表述為:申请再審――申請再審審查――決定再審(或予以駁回)――再審。可見從申請再審审查到再審,是一個前後銜接的完整過程。申請再審是前置程式,再審程式是後續程序,因此,申請再審程式实質上是審判監督工作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申請再審工作也是審判監督工作最重要的基礎性工作。在司法實践中,由於我國訴訟法上的粗放和簡約,造成再審程式立法的真空,導致複查程式存在法律盲區,加上再審程序啟動和運作上的問題,造成一方面申請再審難,審查工作效率低下;另一方面,又“終而不終”,無限再審的尷尬局面,以致法院裁判的權威性、法律的嚴肅性嚴重受損,並因此損害社會主义國家及法制形象。   二、程式缺陷和弊端的具體體现   再審程式設立以來,在司法公正、實現法律統一、糾正冤假錯案、維護司法权威和社會正義等方面起了重要作用。但在再審啟動上強调了國家干預權,忽視了當事人處分权,在事實認定上追求客觀真實,忽視了法律事實;在纠錯上,注意實體公正,忽视程式公正,從而在實際操作中出現了以下幾種弊端。   1. 啟動機制混乱   在法律上並沒有嚴格限制再審主體的啟動。根據我國現行訴訟法的規定,再审程式除基於當事人申請再审發生外, 還可以基於法院、檢察院的職權發生。“这在西方國家僅規定當事人有權提起再審,法院和檢察院一般不成為引發再審程式发生的主體。”②但是我國人民法院及相關機關則被賦予了相當大的職權,法院、检察院可以在當事人未提出申請的情況下主動依職權提起再審,而且無時間限制,明顯帶有國家干預的色彩,將公權利隨意介入了私權利之中。這不僅忽視了對當事人是否通過再审以維護自己權益之決定權的尊重,而且也缺乏對當事人放棄上訴權及其產生的法律後果之意思自治的尊重。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不断完善、國家更注重個人權利的今天,此等規定是極不科學的,應當儘快予以修正。   2. 再審事由無限制   再審事由過於原則和笼統,司法過程中不便把握。民訴法第179條列舉了当事人應當提出抗訴的五種情形,包括出現新的證據、主要證據不足、適用法律錯誤、違反法定程式、枉法裁判等。第185條列舉了檢察院應當提出抗訴的四種情形,僅比前者少了出現新的證据這一情形。第177條規定法院提起再審只要認為裁判“確有錯誤”,至於是哪方面錯誤,錯誤程度如何,均由法院自由裁量。在實踐中,只要是生效裁判稍有錯誤,便被認為是啟動再審的理由,甚至只要有點點瑕疵的生效裁判都可能被多次再審。   3. 審級的無限定問題   據我國的民事訴訟法的規定,“當事人對於已生效的判決可以向原審法院提出再審,也可以向上一級法院申請再审;本院的上級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都有權發動再审程式,最高人民檢察院、上級人民檢察院、同級人民检察院也都有權直接或間接的啟動再審程式。”①   因此法律對於再審案件應有哪一級法院管轄規定不清楚,這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1) 再審案件級別管轄不明。不僅原審法院可以管轄受理,而且,上級法院以及最高法院可以同時複查甚至再審,這種現象經常發生;(2)再審抗訴管轄不明。特別法檢時常發生衝突的法律問题。《民事訴訟法》規定,地方各級人民檢察院對同級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可以提請上级人民檢察院按照審判監督程序提出抗訴。按理說,同抗同審應無異議,受理抗訴的人民法院應當直接審理同级檢察院提出的抗訴。但由于民事訴訟法及相關司法解释皆沒有對此作出明確的規定,所以司法實踐中,多數采用了上抗下審的做法,但也不排除同抗同審的可能,这種管轄的極具不明朗性。   4. 審理程式及再審范圍的無限定性   現行中的民事訴訟法除了第一百八十四條外,對再審的審理程序和裁判程式並無專門性規定。三大訴訟法對再審案件的審理程式規定了兩種:已经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如果原審是按照一審程序審理則再審也應按照一審程序審理;原審是按照二審程序審理的則再審依二審程序來審理。這一規定,未加考慮再審程式的特殊性,從而使司法實踐中的再審審理杂乱無章,既不同於原一審程序,也不同於二審程式。民事訴訟法簡單地按照一審或二審程式不可能包羅再審的所有法律問題。例如按一審程序審理的案件,能否追加当事人的問題;原告能否變更訴訟請求,被告能否反訴的問題;原告經合法傳喚無不正當理由拒不到庭或者未经法庭允許中途退庭能否按撤訴處理的問題;維持或撤消原判如何適用法律問題,按照二審程式提審的案件能否發回重審的問題等等,都无相關法律規定。   5. 對審查方式、處理結果、期限等均未加以規定   申請再審的審查方式主要是法院在受理申請再審後,調取原審卷宗依職權進行调查的方式。申請再審程式是法官揹著當事人對案件的调查為主線而展開的活動。其中法官負有案件真相的職责。因此審查方式上也存在着不容忽視的問題:再審法官易先入為主,違背了當事人處分原則,弱化了再審開庭的庭審功能,審判方式不公開,申請再審審查結束後以通知的形式駁回再審申請,體現不了審判機關行使審判權的法律特性,也體現不了法院作為審判機關的權威性與嚴肅性。   當事人可以依據審判監督程式引起再审,再審裁判生效後,還可以依審判監督程式再再審,如“湖南長沙市某法院發生一起案件訴訟十八年,裁判二十次,法院反覆再審多次,最後再審維持原初審判決的事例。①“現行民事訴訟法對申訴的期限未作限制意味著當事人終身的申請權”。②   6. 申請再審的權利義務內容不明確   按照我國三大訴訟法對申請再審之訴的法律規定,只要對於生效判決提出再審申请,就應該必然地引起再審的審查程式,這是再審區別于一般申訴的標誌。但在現实中,申請再審提出後,也不必然引起復查程式的立案,或者是立案後並未及時的开展審查工作,使申請再審人的申請再審權利得不到實质上的保障。另一方面,也并未相應地明確與申請再審权利相對應的訴訟義務。對申請再審人怎樣行使其訴訟权利,其訴訟權利的行使應受到如何的限制和約束,都未規定,導致再審申請人隨意、濫用再審權,甚至無限申訴,違反了程式的安定性与裁判的既判力。   三、困惑或矛盾的根源   申請再審之訴作為訴權得以確立,本是現代訴訟立法的一大进步,而這種訴權的確立,必須要有相應的嚴格的、科學的制度加以保障,否則,只能使申請再審之訴流於形式。我國現行的再審程式立法,相對於一、二審程式立法而言較為混乱,這種混乱的原因是申請再審權利及其保障程式設定上的缺陷,加上再審啟動機制混乱,造成了立法規則上的不和諧和衝突。一方面當事人申請再審難,另一方面又容易引起對生效裁判所謂公正性和穩定性之間把握的平衡,最終導致了司法實踐中程序運作混乱和操作困難。“對當事人申請再審無疑應當限定較為严格的條件,因為再審畢竟不是一個獨立的審級,要穩定生效裁判的效力,就必須防止再審程式通常應當由當事人提起。”可見,現行審判監督制度這種兩難困境和難以調和的衝突根本原因,在於保障當事人申請再审權利與維護生效裁判穩定性的矛盾以及申請再審的當事人主義與再審提起的職權主義的矛盾,這兩對矛盾如果無法得到解決,審判監督程序的改革將無法徹底進行。   四、重構再審程式的价值取向   “在過去相當长的時期內,我國訴訟法與实體法的相互關係被經典地界定為‘形式與內容’的關系,在這種認識論的指導下,在理論層面上表現為極端化的‘程式工具主義’。而在司法實踐中表現為‘重實体、輕程式’的程式虛無主义。”①   極端地堅持程序虛無主義的觀點,其後果往往是承認甚至鼓勵裁判者为實現正確結果而不擇手段――不考慮法律程式本身的正當性、公正性、合法性。“法律程式既然只是為了實现裁判結果的正確性而存在,那麼也同樣可以為這一目的而犧牲,這也是從程式工具主義理論中可以得出的一个必然結論。”②   (一) 再審程式的價值取向   “任何值得被稱之為法律的制度,必須關注某些超越特定社會結構和經濟結構相对性的基本價值”③對於民事訴訟制度的價值的取向,近年來不少學者從程式公正和訴訟效益的角度進行了有益的探討並已達成了某些共識,也有學者提出了“程序安定也是民事訴訟價值的取向,甚至提出在法的價值序列中,法的安定性優於正义和其他價值”④   1. 程式公正   “博登海默將正義表述為有著一張普洛透斯的臉,變幻無常,隨時可呈不同形狀並具有極不相同的面貌”。⑤公正在傳統法理學中被認為法律的唯一目標或功利價值。关於程式公正的內容學者們从不同的角度進行了闡述,他們的回答從不同的側面反映了程式公正的基本內容。“但是程式公正的觀念和標准總是不斷髮展變化的,它们要與特定時代和特定社會的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的状況相適應,並受制於一個社會的法律傳統,人們很難提出一種普遍適用於所有時代和社會的公正理想。”⑥ 即便如此,我們也不能否认,任何時代、任何社會的民事訴訟程式主體對程式本身的需求具有某種共同性的因素,我們可以歸纳為“法官中立原則”、“当事人處分原則”、“當事人平等原則”、“程式參與原則”、“程式公開原則”等。   2.程式效益   效益本身作為一個經濟學術语,只涉及純經濟學的內容,其所回答是一個資源有限的社會,應如何進行理性的选擇的問題。20世紀60年代以來,訴訟立法同社會经濟生活的聯絡越來越緊密,以至於無法拒絕受經濟功利規則的影響和支配。經濟分析原理與訴訟法律關係之间的融合導致了訴訟成本與诉訟效益觀的產生。波斯納将經濟學看做是一種理性選择理論,即訴訟所達到的理性選擇。就是以最小可能的资源化費來達到預期目的的理性選擇,從而將節省下來的資源用於經濟系統的其他领域。“程式效益的內涵就仅僅及於其經濟價值的體系,從民事訴訟的角度,程式效益所要考究的是儘可能以最小成本投入獲得最大的訴訟效益”。①   “司法本身是一种時間和資源有限性的工作,它必須遵循法律的正當程序,而不允許當事人無限制地收集和提交證據,給法院并一遍又一遍地要求法院進行審理。”②   我們應當重新設計再審程序和司法實踐中程式效益原则,應當始終注意把握。作为再審,必然要消耗相當的物力、人力、财力以及時間資源。這些資源的消耗在一定意義上講是不必要的,也是可以避免的。從公正的角度上來講,對於錯误的裁判應當予以糾正,但从效益的角度來看,“實現公正要以最小的投入來保障,而现行訴訟法忽略了程式的效益,重要的表現在於判決缺乏終局性,啟動再審主體過多,時间上的限制也不嚴格,無休止的訴訟反映了也刺激了對法院決定的不尊重,從而嚴重削弱了法院體系的效率。”③   3. 程式安定   程式安定的價值往往被歸纳為程式公正的範疇,博登海默就在討論正義與安全時稱:“儘管有著秩序無需要的討論中,我們把安全需求的問題置於中心地位,但是人們卻始終只是把安全視为實現正義的價值的一個相关因素而已”。④“程式安定與程式公正的效益有相互重合的部分,但從根本上來说,程式安定是訴訟制度獨立的價值取向。”⑤如果法律秩序不表現為一種安全秩序,那麼它根本不能算是法律,因此我們認為,如果法律程式不安定,那麼它就不是一種程式,當然也就談不上程式公正和效益,因此程序安定是訴訟制度的首要價值取向。   程式的安定性包含兩個層次的安定,即程式規範安定和程式運作的安定,其基本要素包括程式的有序性、程序的不可逆性、程式的終結性、程式的法定性。程式安定要求,終審判決一旦作出,不能隨意地重新啟動程式,对該案件重新審理或撤銷該判決。這不僅能夠充分地維护司法的權威和法律的權威,而且也可以確保各方及時地擺脫訟累。“判決一旦做出,法官就不再是法官,既使法官從他處理的爭議中擺脱出來”。①當事人也從侵扰中恢復安寧和自由。“如果一種爭端解決程式總是因同一事項而被反覆啟動,它是不能成為程式的”。②   我國再審程式啟動具有多主體性及申訴無限性,正是由於啟動主體範圍過寬,使得再審啟動是一種無序的狀态。導致再審程式的頻繁啟动,終審判決沒有什麼既判力。不僅當事人不對其信服,而且也造成其他人喪失了对法律的信仰。在現代社會里,維護法的安定性和法律和平是法治原則匯出的必然结果。這就要求每一紛爭都應獲得終局的解決,並且為避免統一紛争反覆訴諸法院,重複進行诉訟程式及做出相互矛盾的裁判。   (二) 再審程序價值目標的實現   審判监督工作的改革的切入點必须首先確定權利義務相對應的申請再審權。切實保障申请再審權,只有這樣才能起到牽一髮而動全身之功效。法理學理論告訴我們,真正意義上的權利,必然有其相对應的義務,權利和義務不可分離,因此在設定申請再审權,同時必須同時明確與之相對應的訴訟義務,如規定申請再審的範圍,提出機关、提出的次數、時限及其它訴訟義務,是申請再審的权利義務完整地有機統一。   其次,構建科學的審判监督和訴權保障機制,須以公正、效率、效益為價值目标,並最大限度保護訴訟當事人的訴訟權益乃至實體效益。要實現訴訟公正,必須從立法上實現程式公正。主要是健全再審的啟動和運作机制,構建科學的法定再審事由,以防止再審程式被輕易提起,維護終審裁判的既判力和穩定性。   1. 完善再審的啟動程式   (1) 取消法院依職權發動再審的規定。   其理由是一:從理論上講,法院依職权決定再審違背了“不告不理”的原則。因為法官在訴讼中的中立裁判角色決定其在啟動程式方面只能是消極的、被動的。否則,則與一方當事人無異。因為啟動再审程式的當事人都是有訴須审的,與對方當事人是成對立關係的,所以法院在啟動再審的同時也就喪失了中立裁判的立場,使三角的訴訟结構蛻變成了線形結構。這样做,不僅違反了民事訴訟中的處分原則,也有悖於民事訴訟的目的。其二,就是从國外大多數國家的規定看,很少有法院作為再審主體的規定。法院只能根據當事人的申請,符合法定條件和程序才能啟動再審程式,才能有效地維護終審裁判的既判力。   (2) 限制人民檢察院抗訴案件的範圍   關於人民檢察院對民事案件的抗訴權,理論界爭議很大。有人主張取消檢察機關的抗訴權,其主要理由就是檢察機關對民事案件進行抗訴“師出無名”,違反了民事訴訟中當事人处分之原則。對此,筆者雖有同感,但也不完全贊同。   檢察機關僅僅基於一方当事人的一面之詞而提出抗诉的話,不僅有悖於程式公正的要求而且從深層次上講還損害了民事訴訟當事人雙方訴讼地位平等和訴訟權力平等的基本準則。檢察機關針對一般民事案件的提起抗訴違背了民事訴訟中的處分權原则。其次,檢察機關對一般民事案件提起抗訴容易打破当事人雙方平等對抗的格局。所以筆者認為應當取消檢察機關對一般民事案件的抗诉權。但檢察機關畢竟是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的代言人,並負有法律監督職責。因此檢察機關不應過多介入私法領域的民商事審判,除非案件涉及社会公共利益、國家利益或者發現法官有枉法裁判行為。   (3) 取消申訴制度,開放再審程式,強化當事人的申請再審權利。   申訴是宪法賦予公民的一項民主權利,無時效限制。申請再審是一項訴訟權利有一定的時间限制,如不在法定期限內提出再審申請,以後將無權请求再審。目前申訴已經被很多人無休止地用到法律領域,且造成了不良的社會影响,所以筆者建議取消申訴制度。同時,長期以來,民事當事人的民事申請再審權一直得不到應有的對待,甚至受到輕視,所以要加強對當事人申請再審的程序保障,開放再審程式,即凡是當事人認為生效判決有誤並在法定期限內提出了再審申請,只要該申請符合法定情形,人民法院就應當立案受理。   2. 科學構建起再審的事由   程式正義是立法者在程式設定、司法者在程式操作過程中所要實現的價值目標,而現行民事訴訟法關於再審理由規定的一個缺陷就是忽視了程序正義的獨立性。目前法律界對於如何穩定裁判的既判力,防止再審提起的隨意性,維護司法的權威問題各抒己見,見仁見智,但對再審法定事由質疑最多。有專家指出,我國訴訟法雖然規定了幾種當事人申訴或申請再审的情形,但這幾種情形涉及到證據的事實、法律、程序等各個方向,幾乎囊括了与案件相關所有問題。而且表述籠統,不具有可操作性,無法達到規範再審標準和再審標準和限制再審的目的。   審判監督階段的事實审查,並不是審查這些證據能否成一定的法律事實,而是對已認定的案件事實是否符合證據規則進行判斷,即以原裁判作出時所收集到並经質證的證據為限,對原裁判的事實認定的準確性進行评判。顯然比一、二審程式来對證據的標準的要求應進一步降低,即原判所認定的法律事實主要證據不足的,才能應申請再審人的申請予以再審,而把那些事實難以查清,尚存争議的案件排除在再審之外,避免隨意再審改判;另外原終審結束後出現所謂“新证據”,當然不能成為再審事由。這不但是對二審終審的直接違反,也與舉證時效制度相牴觸,對這種新出現的證據,可引導當事人以新出現的事實另行起訴。當然认定是事實也有怎樣適用程序法的問題,但比使用實體法的要規範的多。對原裁判的事实認定,存在著一個是非對错的判斷標準問題。當然也就要求建立相當健全的證據法律制度,從立法上確保程式公正的法律基礎,故應當把提起再審的事限定在對原判的認定事實和程式的問題上,這樣就把再審的法定事由建立在具有較為明確的標準的基礎上,使之具有較強的可操作性,以便於司法實踐中準確地把握應用。筆者以为,再審的法定事由一般可归納為再審的程式事由和實体事由。有關程式方面的法定事由有依法應公開審理的案件未公開審理、未經開庭审理而作出判決、審理本案的審判人員、書記員應當回避而未迴避、審判組織不合法、當事人未經合法代理、违反管轄規定的等。實體事由主要有作為裁判基礎的主要證據是虛假的或不真實的、作為裁判依據的另一裁判或行政機關的決定已被撤消、本案裁判與另一在其前生效的判決、裁定相牴觸、適用法律、法規錯誤,且足以影響裁判公正的等等。   3. 審判監督程式必須實行審級監督,改變目前實行的內部監督的模式。   審判監督程式的根本效能在於纠錯。但是目前所實行的由内部的審判監督機構對本院已生效的判決進行審判監督的內部監督機制是難以實現这一功能的。現行再審程式下,再審案件的管轄是不清晰的。就申請再審而言,上下級法院就同一案件同時進行再審的情形,並不鮮見。就抗訴再審而言,是同抗同诉還是上抗下審,也都一直存在爭議。所以,我們必須对再審案件的管轄作一統一规定。“審判獨立的根本就是保證法官在不受外界限制、影響、壓力的情況下,根据庭審認定的事實和其對法律的理解自由做出裁判,如果允許乃至對法院裁判是否正確進行法律效果的評判,必然導致法官產生擔擾、畏惧乃至服從,依附心理危機审判獨立。”①這種內部機构監督是法官也放不開手腳,所以這種監督的結果也缺乏司法的權威性,不復合訴讼的本質規律,只有審級監督才能體現權威性、嚴肅性、公正性,況且如前所說,对從事審判監督工作的法官来說,改判本院的案件就意味著壓力,情感上也不願改判案件。所以,筆者以為,再審案件由作出生效裁判的上一級法院管轄並審理較為合適。這樣從審判監督角度上,還是從心理學講都是比较科學的。   4. 民事、行政案件實行再審申請預收費制度,這是遏制申請再审無序狀態的有效途徑。   所謂收受理費,待案件處理後,如果結果是駁回再審申請的,則費用不予退還,以懲戒其濫用申請再審權的行為;如果結果是申請再審有理,案件被改判的則法院会把這項費用如數退還給申请再審人,把申請再審收費作為申請再審人的一種訴訟义務。加以制度化規定下來,對於當事人而言,申請再审之訴是自己的訴訟權利,而且還必須承擔相應的訴訟义務,從而使起更珍惜自己拥有的權利,切實有效地減少無理纏訟和濫用申請再審权利的現象。況且在司法實践中,90%左右的申請再审案件經審查後確認原裁判正確,駁回再審申請,辦理这類案件也要花費人力、物力、財力對申請人收取一定的費用是合理的、應該的,也可以增強办案人員的責任感和使命感。   五、結語   通過對我國現行審判監督程式的現实和理論的檢討以及重構再审程式的價值取向的分析,我們在重構時應充分考慮在再審設計與執行中注入程式公正、效益、安定的程式價值。同時應考慮到“中國需要又在一系列基本原則、概念和形式上能夠與現代世界各國法律銜接的而又具有自己的法理的法律。這種法律能夠在開放的社會環境下,在適應發展的前提下處理的一般與本土的關係。”①   但是,審判監督程式既是一“人為制度”,就難以擺脱人類制度固有的侷限性。完善再審程式應當比較完美地實現法的安定性與法的真实性之間的統一。再審是對既判力的挑戰,也是對訴訟中不誠實信用行為的懲罰。我國的審判監督程式有許多需要改進的地方,相信在公正阳光的照耀下,秩序雨露的滋潤下,效益春風的吹拂下成長。相信不久的將來,審判監督程式必定會是一個合理有序的新局面。   參考文獻:   1、張衛平主編《民事訴訟法教程》,法律出版社1998年版   2、陳桂明著《訴訟公正與程序保障》,中國法制出版社1996年版   3、《中华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   4、高洪賓著《審判監督與司法權威》載《人民司法》2001年第一期   5、馬庆文著《訴訟十八年,裁判二十次》,人民法院出版社2002年版   6、田平安主編《民事訴訟改革熱點问題研究》中國檢察出版社,2001年版   7、陳瑞華著《程式正義論綱》轉载陳光中主編《訴訟法論叢》(第十卷)法律出版社1998版   8、E.博登海默著,鄧正來譯《法理學---法律哲學與法律方法》,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1999年版   9、陳桂明著《程式理念與程式規则》,中國法制出版社1999年版   10、E.博登海默著,鄧正來譯《法理學---法律哲學與法律方法》,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1999年版,   11、陳瑞華《刑事審判原理論》北京大學出版社1997年版,   12、沈達明著《比較民事訴訟法初論》(上冊)中信出版社1991年版,   13、陳瑞華《通過法律實現正義》載《北大法律評論》第一卷,第一期,   14、常怡《審判监督與審判獨立》載《訴訟法學新探》中國法制出版社2000年版,   15、宋冰《程式、正義、現代化---外國法學家在華講演录》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1998年版

人民法院按照審判監督程式重新審判的案件,應當由( )進行 ?

  你好,本題目選擇b項,另行組成合議庭。     根據如下,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琺八十六條   第二款 人民法院審理再審案件,應当另行組成合議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