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名人寫下雪的文章

關於雪的文章、名人的

 

關於雪的文章、名人的 ?

  雪   魯迅     暖國的雨,向來沒有變過冰冷的坚硬的燦爛的雪花。博識的人們覺得他單調,他自己也以為不幸否耶?江南的雪,可是滋潤美豔之至了;那是還在隱約著的青春的消息,是極壯健的處子的皮肤。雪野中有血紅的寶珠山茶,白中隱青的單瓣梅花,深黃的磬口的蠟梅花;雪下面還有冷綠的雜草。蝴蝶確乎沒有;蜜蜂是否來採山茶花和梅花的蜜,我可記不真切了。但我的眼前彷彿看見冬花開在雪野中,有許多蜜蜂們忙碌地飛著,也聽得他们嗡嗡地鬧著。     孩子們呵著凍得通紅,象紫芽姜一般的小手,七八個一齊来塑雪羅漢。因為不成功,谁的父親也來幫忙了。羅漢就塑得比孩子們高得多,雖然不過是上小下大的一堆,终於分不清是壺盧還是羅漢,然而很潔白,很明豔,以自身的滋潤相粘結,整個地闪閃地生光。孩子們用龍眼核給他做眼珠,又從誰的母亲的脂粉奩中偷得胭脂來塗在嘴唇上。這回確是一個大阿羅汉了。他也就目光灼灼地嘴唇通紅地坐在雪地裡。     第二天還有幾個孩子來访問他;對了他拍手,點頭,嘻笑。但他終於獨自坐著了。晴天又來消釋他的面板,寒夜又使他結一層冰,化作不透明的水晶模樣,連續的晴天又使他成為不知道算什麼,而嘴上的胭脂也褪盡了。     但是,朔方的雪花在紛飛之後,卻永远如粉,如沙,他們決不粘连,撒在屋上,地上,枯草上,就是這樣。屋上的雪是早已就有消化了的,因為屋里居人的火的溫熱。別的,在晴天之下,旋風忽來,便蓬勃地奮飛,在日光中燦燦地生光,如包藏火焰的大霧,旋轉而且升騰,瀰漫太空,使太空旋轉而且升騰地閃爍。     在無邊的曠野上,在凜冽的天宇下,閃閃地旋轉升騰著的是雨的精魂……     是的,那是孤獨的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   參工資料:zhidao.baidu.com/...0&si=1

關於雪的名人名言。?

  不知庭霰今朝落,疑是林花昨夜開(唐·宋之問)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树梨花開(唐·岑參)   六出飛花入戶時,坐看青竹度瓊枝(唐·高駢)   春雪海空來,觸處似花開。不知園裡樹,若個是真梅(唐·東方虯)   戰退玉龍三百萬,敗鱗殘甲海空飛(宋·張元)   江山不夜月千里,天地無私玉萬家(宋·黄庚)   一天雲暗玉樓臺,萬頃光搖銀世界(元·馬九皋)

寫雪的美文,名家名篇! ?

  庭霰:落在庭院裡的雪花。   唐·宋之問《苑中遇雪應制》   水聲冰下嚥,沙路雪中平   唐·劉長卿《酬張夏雪夜赴州訪別途中苦寒作》   一條藤徑綠,萬點雪峰晴   唐·李白《冬日歸旧山》   地白風色寒,雪花大如手   唐·李白《嘲王歷陽不肯飲酒》   燕山雪花大如席,紛紛吹落軒轅臺   軒轅臺:相传為黃帝擒蚩尤之處。   唐·李白《北風行》   乱雲低薄暮,急雪舞迴風   迴風:迴旋的風。   唐·杜甫《對雪》   霜嚴衣帶斷,指直不得結   指直:手指僵直。   唐·杜甫《自京赴奉先縣咏懷五百字》   雲晴鷗更舞,風逆雁無行   無行:不成行列。 唐·杜甫《冬晚送長孫漸舍人歸州》   寒天催日短,風浪與云平   唐·杜甫《公安县懷古》   斜陽疏竹上,殘雪乱山中   唐·韓翃《褚主簿宅會畢庶子錢員外郎使君》(一作張繼詩)   谁將平地萬堆雪,剪刻作此连天花   唐·韓愈《李花二首》:“當春天地爭奢华,洛陽園苑尤紛拏。誰將平地萬堆雪,剪刻作此連天花。”   千山鳥飛絕,万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独釣寒江雪。   唐·柳宗元《江雪》   嚴冬不肃殺,何以見陽春   肅杀:嚴酷蕭瑟的樣子。   唐·呂溫《孟冬蒲津關河亭作》   天寒色青蒼,北風叫枯桑。厚冰無裂文,短日有冷光   叫:風聲如吼。   唐·孟郊《苦寒吟》   才見嶺頭雲似盖,已驚巖下雪如塵。千峰笋石千株玉,萬樹松蘿萬朵云   唐·元稹《南秦雪》   六出飛花入戶時,坐看青竹變瓊枝   六出:雪花呈六角形,故以“六出”稱雪花。瓊枝:竹枝因雪覆蓋面似白玉一般。   唐·高駢《對雪》   夜深知雪重,時聞折竹聲   唐·白居易《夜雪》:“已訝衾枕冷,復見窗戶明。夜深知雪重,時聞折竹聲。”

關於雪的名家文章.快~~~ ?

  (峻青撫第一場雪》,共526字)     這是入冬以來,膠東半島上第一場雪。     雪紛紛扬揚,下得很大。開始還伴着一陣兒⑴小雨,不久就只见大片大片的雪花,從彤⑵云密佈的天空中飄落下來。地面上一會兒⑶就白了。冬天的山村,到了夜裡就萬籟俱寂⑷,只聽得雪花簌簌⑸地不斷往下落,樹木的枯枝被雪壓斷了,偶爾咯吱⑹一声響。     大雪整整下了一夜。今天早晨,天放晴了,太陽出來了。推開門一看,嗬!好大的雪啊⑺!山川、河流、樹木、房屋,全都罩上了一層厚厚的雪,萬里江山,變成了粉妆玉砌⑻的世界。落光了葉子的柳樹上掛滿了毛茸茸⑼亮晶晶的銀條兒;而那些冬夏常青的松樹和柏樹⑽上,则掛滿了蓬鬆鬆沉甸甸⑾的雪球兒⑿。一陣風吹來,樹枝輕輕地搖晃,美麗的銀條儿和雪球兒籟籟地落下來,玉屑⒀似的⒁雪末兒⒂隨見飘揚,映著清晨的陽光,顯出一道道五光十色的彩虹。     大街上的積雪足有一尺多深,人踩上去,腳底下⒃发出咯吱咯吱的響聲。一群群孩子在雪地裡堆雪人,擲⒄雪球,那歡樂的叫喊聲,把樹枝上的雪都震落下來了。     俗話說,“瑞雪兆豐年”。這個話有充分的科學根據,並不是一句迷信的成語。寒冬大雪,可以冻死一部分越冬的害蟲;融化了的水滲⒅進土//層深處,又能供應⒆莊稼⒇生長的需要。我相信這一場十分及時的大雪,一定會促進明年春季作物,尤其是小麥的豐收。有經驗的老農把雪比做是“麥子的棉被”。冬天“棉被”蓋得越厚,明春麥子就长得越好,所以又有這樣一句諺語21:“冬天麥蓋三层被,來年枕著饅頭22睡。”     我想,這就是人們為什麼23把及時的大雪稱為“瑞雪”的道理吧。

關於雪的名言 ?

  關於雪的名人名言 語錄   大雪滿弓刀。 ——唐代詩人 盧綸 《塞下曲》   唐·盧綸《塞下曲》。本句大意是:大雪飛揚,落满了即將出徵的將士的弓刀。詩句寫出了邊塞雪夜征戰的景象,既突出了嚴寒,又蕴藏著豪氣。倘若把“弓刀”換成其他雪地景物,則豪气大減,缺少了壯美感。   梨花白雪香。 ——唐代诗人 李白 《宮中行樂詞八首》 雪名言   唐·李白《宮中行樂詞八首》其二。本句大意是:梨花像雪一样潔白,散發出撲鼻的清香。“白雪香”三字,有色有香,並以雪為喻,寫出了梨花的神韻,可謂言簡意賅。   杏花含露團香雪。 ——唐代詩人 溫庭筠 《菩萨蠻》   唐·溫庭筠《菩萨蠻》[杏花含露]。含露:帶著露珠。團:指盛開的花朵一簇簇掛滿枝頭,看上去好像一團團的花球。本句大意是:枝上盛開的杏花帶着朝露,就像一團團潔白芳香的雪球。杏花沾露,自然特別鮮潤、潔淨,用“香雪”來比喻,尤其顯得素淨高雅。而一個“含”字,生動地描摹出杏花嬌豔欲滴之色;一個“團”字,准確地刻畫出杏花繽紛繁盛之狀。寥寥七字,寫盡了杏花盛開時的色、香、形,使其丰神秀韻,躍然紙上。可用於讚歎、描寫杏花花繁枝茂,也可用於表現早春勝景。   鬢雲欲度香腮雪。 ——唐代詩人 溫庭筠 《菩薩蠻》   唐·溫庭筠《菩薩蠻》[小山重疊]。鬢雲:鬢邊如云朵一樣捲曲輕揚的黑髮。欲度:將要掠過,這裡形容鬢髮飄散的形狀。本句大意是:鬢邊的黑髮像雲朵那樣捲曲,將要飄過她雪白的香腮。這裡描寫一個貴族女子準備起床时的模樣。用“雲”來比喻她的鬢髮,用“雪”來比喻她的腮頰,突出其年輕美貌的特點。而用“欲度”來表現鬟發的動態,就把人物晨起前鬢髮散乱、慵懶嬌弱的神情惟妙惟肖地展現出來了。可用來描写美麗女子梳洗前或鬢髮被风吹拂的情景。   臘月榴花帶雪紅。 ——唐代詩人 皇甫曾 《韋使君宅海榴咏》   唐·皇甫曾《韋使君宅海榴詠》。臘月:阴歷十二月。古時在十二月进行臘祭,故稱。榴花:石榴花。本句大意是:在寒冬腊月,如火的榴花綻紅吐豔带雪盛開。石榴花品種很多,多數在夏日五、六月間開花,除火紅色外,還有黃、白、粉諸色,異彩紛呈,十分可愛。臘月開放的當是四季石榴。寒冬臘月裡大雪紛飞,天地一白,數枝紅榴,迎雪吐芳,火紅與銀白相映衬,色澤是多麼的絢麗,給冬天帶來了生機、暖色,也给墨客骚人平添了詩情、畫意。   飢鴉啄雪枝上啼。 ——南宋愛國詩人 謝翱 《送人歸烏傷》 雪的名言   宋·謝翱《送人歸烏傷》。本句大意是飢餓的烏鴉有的正在啄食著積雪,有的正在树枝上啼叫。冬季,大地上白雪茫茫,鳥雀極難尋到食物。烏鴉不善於築巢儲食,因而冬天常常忍受飢餓之苦。餓極則只得“啄雪”,只得在枝上悲啼。“飢鴉”的形象被刻畫得活靈活現,真切可見。可用來描寫飢餓的乌鴉。   披雲霧而睹青天。 ——元末明初小說家,戏曲家 羅貫中 《三國演义》   明·羅貫中《三國演義》第三十八回。睹:看见。本句大意是:撥開雲霧始見青天。雲開霧散,始見青天,這是人所共知的道理。一般用於含冤受屈之人在得到平反昭雪後抒發個人的感慨;也適用於表明透过現象的迷霧,看到事物的本質。作者在此用了動坷“拨”,表明雲霧的散開不是自發的,而是被動的。雲霧“撥”了才散,說明只有分析、清理各種現象,才能認识事物的本質;只有重新甄别、審理,才能使含冤受屈之人重見天日。可以此二句形容重見天日,或看清事物的本質。   臥雪眠雲,絕俗超塵。 —— 琮瓊   岁弊寒凶,雪虐風饕。 ——唐代文學家 韓愈 《祭河南張員外文》   熱的心会把冰雪溶消。 —— 《革命烈士詩抄》 《革命烈士詩抄》   國恥未雪,何由成名? ——唐代詩人 李白 雪名言   老蠶或雪茧,吐絲乱紛紜。 ——元代畫家 赵孟頫 《題耕......餘下全文>>

摘抄一篇名家寫雪的文章 ?

  無法作答

描寫雪的語段,帶作者(名人)?

  描寫雪的好句子:   1)雪,像柳絮一般的雪,像芦花一般的雪,像蒲公英一般的雪在空中舞,在隨風飛。   2)空中,晶瑩的雪花像輕盈的玉蝴蝶在翩翩起舞。   3)一夜大雪,城市的房頂上積起了一層厚雪,站在高樓的平頂上望出去,就像連綿起伏的雪山。   4)公路旁、人行道上的積雪已經融化,只有背陽的屋頂上還留有殘雪,就像戴著頂白色的小帽子。   5)空中飄著雪花,小小的白羽毛,又像吹落的梨花瓣,零零落落。   6)轻柔的小雪花飄飄悠悠地落下來。漸漸地,小雪花變大了,變厚了,密密麻麻的。   7)一團團、一簇簇的雪飛落下來,彷彿無數扯碎了的棉花球從天空翻滾而下。   8)窗外飛舞著雪花,像千百隻蝴蝶似的撲向窗玻璃,在玻璃上調皮地撞一下,又翩翩地飛向一旁。   9)晶瑩的小雪花落在我的手掌心上,看上去是透明的,慢慢地,它融化了。   10)下雪了,先是小朵小朵的雪花,柳絮般輕輕地飘揚;然後越下越大,一陣紧似一陣。   11)雪終于停了,茫茫的田野一片雪白,房舍、群山披上了銀裝。   段落:   “下雪了!”孩子們把下雪作為好消息來報告。大人們也會忍不住放下手中的活,走到窗前,觀賞大自然的恩賜物——雪。尤其是南方,雪景難以摄取,不少家庭不顧天寒地冻,抓住下雪的時機,在雪地裡拍張閤家歡,留個雪景纪念。孩子們則忙於堆雪人,捏雪球,打雪仗。可見,许多人都喜歡雪。比起人們遇到暴雨成災、阴雨連綿、狂風大作、驕陽似火時的愁苦心情來,雪景是令人歡欣。   初下雪時,往往雪片並不大,也不太密,如柳絮隨風輕飄,隨著风越吹越猛,雪越下越密,雪花也越來越大,像織成了一面白網,丈把遠就什麼也看不見了[/b]。又像連绵不斷的幃幕,往地上直落,同時返出回光。雪,蓋滿了屋頂,馬路,壓斷了樹枝,隱沒了種種物體的外表,阻塞了道路與交通,漫天飛舞的雪片,使天地溶成了白色的一体。你要是在路上行走,不一會兒,就會成為一個活雪人。   山上的雪被風吹著,像要埋蔽這傍山的小房似的。大樹號叫,風雪向小房遮蒙下來。一株山邊斜歪著的大树,倒折下來。寒月怕被一切聲音撲碎似的,退縮到天边去了!   風越來越大了。那朵小云變成了一片白色的浓雲,慢慢地升了起來,擴大起來,漸漸遮滿了天空。下起小雪來了。陡然間,落起大塊的雪片來了。風嗚嗚地吼了起來,暴風雪來了。一霎時,暗黑的天空同雪海打成了一片,一切都看不見了。   暴風雪越來越猛烈,天開始上凍了,人的鼻子和面頰凍得更厲害了,凜冽的空氣更加頻繁地灌進皮外套裡,需要把衣服裹得更緊些。雪橇有時在光溜溜的冰面上轆轆滚過,因為地上的雪都被風刮走了。……我彷彿覺得幸恢智苛業墓庹找叛┌椎腦埃仄較嘰蟠罌耍值陀趾詰奶炷緩鋈幌Я耍拿姘朔街豢醇溲┬緯傻囊惶跆醢咨畢摺!諢囊襖錚缰崔值匕巖磺卸紀桓齜較虼怠!冶擼蟊擼醬Χ際前酌C!⒒液摹N業難劬ο胝業揭谎孿實畝鰨欽也壞剑好揮幸桓雎繁輳揮幸歡迅剎藎揮幸歡呂榘剩裁匆部床患醬κ且黃籽!縊坪蹩莢詬謀浞较蛄耍灰換岫媧道矗檔醚┗ê×搜劬Γ灰換岫優員嚀盅岬匕汛笠铝熳臃酵飛希芭嗇盟ψ盼業牧常灰換岫執雍竺嬙ü裁純吡艉艫卮底擰!蔽曳硐氚焉磣庸酶廈芤恍┦保湓諏熳由蝦兔弊由系難┚痛硬弊永鍩ィ淶夢曳⒍丁?   雪已落了兩天,上午剛停止,強烈的冰凍凝固了無限大的積雪面。……在雪底下,二百四十個礦村偃卧著,彷彿已經消失了。……沒有火的房子,和路上的石塊一樣冷,不能融解屋瓦上的厚層的雪。在白色的平原裡,這只是一堆白礦石,看來很像死了的村莊,罩上它的殮屍布。   雪已經下了一個星期了。我們可以說是到了世界末日。偶爾向平原一看,它使我們的心都冰透了,那整個一片白茫茫的地方,全體是白的,凍結了的,並且像漆一樣地發光。我們可以說是上帝包好了地球,預備送它回洪荒世界裡去。我告訴你:那情景真很凄慘。   天山景物記   作者:碧野   朋友,你到过天山嗎?天山是我們祖國西北邊疆的一條大山脈,連绵幾千裡,橫亙準噶爾盆地和塔里木盆地之間,把廣闊的新疆分為南北兩半。遠望天山,美麗多姿,那長年積雪高插雲霄的群峰,像集體起舞时的維吾爾族少女的珠冠,银光閃閃;那富於色彩的不断的山巒,像孔雀正在開屏,豔麗迷人。   天山不僅给人一種稀有美麗的感覺,而且更給人一種無限溫柔的感情。它有豐饒的水草,有綠髮似的森林。當它披著薄薄雲紗的時候,它像少女似的含羞;當它被陽光照耀得非常明朗的時候,又像年輕母親飽滿的胸膛。人們會同時用兩種甜蜜的感情交織著去愛它,既像嬰兒喜愛母親的懷抱,又像男子依偎自己的戀人。   如果你願意,我陪你進天山去看一看。   雪峰·溪流·森林   七月間新疆的戈壁灘炎暑逼人,這時最理想是騎馬上天山。新疆北部的伊犁和南部的焉耆都出產良馬,不論伊犁的哈薩克馬或者焉耆的蒙古馬,騎上它爬山就像走平川,又快又穩。   進入天山,戈壁灘上的炎暑就遠远地被撇在後邊,迎面送來的雪山寒氣,立刻會使你感到像秋天似的涼爽。藍天襯著高矗的巨大的雪峰,在太陽下,幾塊白雲在雪峰間投下雲影,就像白缎上繡上了幾朵銀灰的暗花。那融化的雪水,從高懸的山澗、從峭壁断崖上飛瀉下來,像千百條闪耀的銀鏈。這飛瀉下來的雪水,在山腳匯成衝激的溪流,浪花往上拋,形成千萬朵盛開的白蓮。可是每到水勢緩慢的洄水渦,卻有魚兒在跳躍。當这個時候,飲馬溪邊,你坐在馬鞍上,就可以俯視那陽光透射到的清澈的水底,在五彩斑斕的水石間,魚群閃閃的鱗光映着雪水清流,給寂靜的天山添上了無限生機。   再往裡走,天山越來顯得越優美,沿着白皚皚群峰的雪線以下,是蜿蜒無盡的翠綠的原始森林,密密的塔鬆像撐天的巨伞,重重疊疊的枝椏,只漏下斑斑點點細碎的日影,騎马穿行林中,只聽見馬蹄濺起漫流在岩石上的水聲,增添了密林的幽靜。在這林海深處,連鳥雀也少飞來,只偶然能聽到遠處的几聲鳥鳴。這時,如果你下马坐在一塊岩石上吸菸休息,雖然林外是陽光燦爛,而遮去了天日的密林中卻閃耀着你菸頭的紅火光。從偶然发現的一棵兩棵燒焦的枯樹看來,這裡也許來過辛勤的猎人,在午夜中他們生火宿过營,烤過獵獲的野味。這天山上有的是成群的野羊、草鹿、野牛和野駱駝。   如果說進到天山這裡還像是秋天,那麼再往裡走就像是春天了。山色逐漸變得柔嫩,山形也逐漸變得柔和,很有一伸手就可以觸摸到嫩脂似的感覺。這裡溪流緩慢,縈繞著每一個山腳,在轻輕盪漾著的溪流兩岸,滿是高過馬頭的野花,紅、黃、藍、白、紫,五彩繽紛,像織不完的織錦那麼綿延,像天邊的彩霞那麼耀眼,像高空的長虹那麼絢爛。這密密層層成丈高的野花,朵兒赛八寸的瑪瑙盤,瓣兒賽巴掌大。馬走在花海中,顯得格外矯健,人浮在花海上,也顯得格外精神。在馬上你用不著離鞍,只要稍為伸手就可以滿懷捧到你最心愛的大鮮花。   雖然天山這時並不是春天,但是有哪一個春天的花園能比得過這時天山的無邊繁花呢?   迷人的夏季牧場   就在雪的群峰的圍繞中,一片奇麗的千里牧場展現在你的眼前。墨綠的原始森林和鲜豔的野花,給這遼闊的千里牧場鑲上了雙重富麗的花边。千里牧場上長著一色青翠的酥油草,清清的溪水齊著兩岸的草叢在漫流。草原是這樣無邊的平展,就像風平浪靜的海洋。在太陽下,那點點水泡似的蒙古包在閃爍著白光。   當你盡情策馬在這千裡草原上馳騁的時候,處处都可以看見千百成群肥壯的羊群、馬群和牛群。它們吃了含有乳汁的酥油草,毛色格外發亮,好像每一根毛尖都冒著油星。特別是那些被碧綠的草原襯托得十分清楚的黃牛、花牛、白羊、紅羊,在太阳下就像繡在綠色緞面上的彩色圖案一樣美。   有的时候,風從牧群中間送過來银鈴似的丁當聲,那是哈薩克牧女們墜滿衣角的銀飾在风中擊響。牧女們騎著駿馬,優美的身姿映襯在藍天、雪山和綠草之間,顯得十分动人。她們歡笑著跟著嬉逐的馬群馳騁,而每當停下來,就騎馬輕輕地揮動著牧鞭歌唱她們的愛情。   這雪峰、綠林、繁花圍繞著的天山千里牧場,雖然給人一種低平的感覺,但位置卻在海拔兩三千公尺以上。每當一片烏雲飛來,雲腳總是掃著草原,灑下陣雨,牧群在雨云中出沒,加浓了雲意,很難分辨得出哪是雲頭哪是牧群。而當陣雨过去,雨洗後的草原就變得更加清新碧綠,遠看像塊巨大的藍寶石,近看綴滿草尖上的水珠,卻又像數不清的金剛钻。   特別誘人的是牧場的黃昏,周圍的雪峰被落日映紅,像雲霞那麼燦爛;雪峰的紅光映射到這遼闊的牧場上,形成一個金碧輝煌的世界,蒙古包、牧群和牧女們,都鍍上了一色的玫瑰紅。當落日沉没,周圍雪峰的紅光逐漸消褪,銀灰色的暮靄籠罩草原的時候,你就可以看見無數点點的紅火光,那是牧民們在燒起銅壺準備晚餐。   你用不著客氣,任何一個蒙古包都是你的溫暖的家,只要你朝火光的地方走去,不论走進哪一家蒙古包,好客的哈薩克牧民都會像對待親兄弟似的熱情地接待你。渴了你可以先喝一盆馬奶,餓了有烤羊排,有酸奶疙瘩,有酥油餅,你可以一如哈薩克牧民那樣豪情地狂飲大嚼。   當家家蒙古包的吊壺三腳架下的野牛糞只剩下一堆紅火燼的時候,夜風就會送來東不拉的絃音和哈薩克牧女們婉轉嘹亮的歌聲。這是十家八家聚居在一處的牧民們齊集到一家比较大的蒙古包裡,歡度一天最後的幸福時辰。   過後,整個草原沉浸在夜靜中。如果這時你披上一件皮衣走进蒙古包,在月光下或者繁星下,你就可以朦朧地看見牧群在夜的草原上輕輕地遊荡,夜的草原是這麼寧靜而安詳,只有漫流的溪水聲引起你對這大自然的遐思。   野馬·蘑菇圈·旱獭·雪蓮   夜暮中,草原在繁星的閃爍下或者在月光的披照中,該發生多少動人的情景,但人們卻在安靜的睡眠中疏忽過去了;只有當黎明來到這草原上,人們才会發現自己的馬群裡的馬匹在一夜間忽然變多了,而當人們懷著驚喜的心情走攏去,馬匹立刻就分為兩群,其中一群會奔騰離你遠去,那长長的鬣鬃在黎明淡青的天光下,就像許多飄曳的緞幅。這個時候,你才知道那是一群野馬。夜間,它们混入牧群,跟牧馬一塊嬉戏追逐。它們機警善跑,遊走無定,幾匹最驃壯的公野马領群,它們對許多牧馬丹熟悉,相見彼此用鼻子對聞,彼此用頭親熱地磨擦,然后就合群在一起吃草、嬉逐。黎明,當牧民們走出蒙古包,就是它們分群的一刻。公野馬總是掩護著母野馬和野馬駒遠離人們。當野馬群远離人們站定的時候,在日出的草原上,還可以看見屹立護群的公野馬的長鬣鬃,那鬣鬃一直披垂到膝下,閃着美麗的光澤。   日出後的草原千里通明,這時最便于去發現蘑菇。天山蘑菇又嫩又肥厚,又大又鮮甜。這个時候你只要立馬草原上了望,便可以发現一些特別翠綠的圓點子,那就是蘑菇圈。你對著它驰馬前去,就很容易在這直径三四丈寬的一圈沁綠的酥油草叢裡,發現像夏天夜空里的繁星似的蘑菇。眼看著这許許多多雪白的蘑菇隱藏在碧綠的草叢中,誰都會動心。一隻手忙不過來,你自然會用雙手去採,身上的口袋裝不完,你自然會添上你的帽子、甚至馬靴去裝。第一次採到這麼多新鮮蘑菇,对一個遠來的客人是一樁最快樂的事。你把鮮蘑菇在溪水裡洗淨,不要油,不要鹽,光是白煮來吃就有一种特別鮮的滋味,如果你再加上一條野羊腿,那就又鮮甜又浓香。   天山上奇珍異品很多,我們知道水獺是生活在水濱和水裡的,而天山上卻生長著旱獺。在牧場邊緣的山腳下,你隨處都可以看見一個個洞穴,這就是旱獺居住的地方。從九十月大雪封山,到第二年四五月冰消雪化,旱獺要整整在它們的洞穴裡冬眠半年。只有到了夏至後,發青的酥油草才把它们養得胖敦敦,圓滾滾。這时它們的毛色麻黃髮亮,肚子拖著地面,短短的四條腿行走遲緩,正可以大量捕捉。   另一種奇珍異品是雪莲。如果你從山腳往上爬,超越天山雪線以上,就可以看見青凜凜的雪的寒光中挺立著一朵朵玉琢似的雪蓮,这習慣於生長在奇寒環境中的雪蓮,根部扎入巖隙間,汲取著雪水,承受著雪光,柔靜多姿,潔白晶瑩。這生長在人跡罕到的海拔幾千公尺雪線以上的靈花異草,據說是稀世之寶--一種很難求得的婦女良藥。   天然湖與果子沟   在天山峰巒的高處,常常出現有巨大的天然湖,就像美女晨妝時開啟的明淨的鏡面。湖面平靜,水清見底,高空的白雲和四周的雪峰清晰地倒映水中,把湖山天影融為晶瑩的一體。在這幽靜的湖中,惟一活動的東西就是天鵝。天鵝的潔白增添了湖水的明淨,天鵝的叫聲增添了湖面的幽靜。人家說山色多變,而事實上湖色也是多变,如果你站立高處瞭望湖面,眼前是一片爽心悅目的碧水茫茫,如果你再留意一看,接近你的視線的是鱗光閃闪,像千萬條銀魚在遊動,而遠處平展如鏡,沒有一點纤塵或者沒有一根遊絲的侵扰。湖色越遠越深,由近到远,是銀白、淡藍、深青、墨綠,界線非常分明。傳說中有這麼一個湖是古代一個不幸的哈薩克少女滴下的眼泪,湖色的多變正是象徵著那個古代少女的萬種哀愁。   就在這個湖邊,傳說中的少女的後代子孫們現在已在放牧著羊群。湖水滋潤著湖邊的青草,青草喂胖了羊群,羊奶哺育著少女的後代子孫。当然,這象徵著哈薩克族不幸的湖,今天已經變為實際的幸福湖。   山高爽朗,湖邊清淨,日裡披滿阳光,夜裡綴滿星辰,牧民们的蒙古包隨著羊群環湖周游,他們的羊群一年年繁殖,他們戀愛、生育,他們彈琴歌唱自己幸福的生活。   高山的雪水匯入湖中,又從像被一刀劈開的峽谷岩石間,瀉落到千丈以下的山澗裡去,水從懸崖上像條飛鏈似的瀉下,即使站在十幾裡外的山头上,也能看見那飛鏈的白光。如果你走到懸崖跟前,脚下就會受到一種驚心動魄的震撼。俯視水鏈沖瀉到深谷的澗石上,溅起密密的飛沫,在日中的阳光下,形成濛濛的瑰麗的彩色水霧。就在急湍的澗流邊,绿色的深谷裡也散佈著一頂顶牧民的蒙古包,像水洗的玉石那麼潔白。   如果你順著彎彎曲曲的澗流走,沿途匯入千百泉流就逐渐形成溪流,然後沿途再匯入澗流和溪流,就形成河流奔騰出天山。   就在這種深山野谷的溪流邊,往往有着果樹夾岸的野果子溝。春天繁花開遍峽谷,秋天果實压滿山腰。每當花紅果熟,正是鳥雀野獸的樂園。這種野果子溝往往不為人們所發现。其中有這麼一條野果子沟,溝里長滿野蘋果,連綿五百里。春天,五百里的蘋果花開無人知,秋天,五百里成熟累累的蘋果無人採。老蘋果樹凋枯了,更多的新苹果樹茁長起來。多少年來,這條五百里長溝堆滿了幾丈厚的野蘋果呢。   現在,已經有人發現了這條野蘋果溝,開始在溝裡開闢豬場,用野蘋果來養育成群成群的烏克蘭大白豬;而且有人已經開始計劃在溝裡建立釀酒廠,把野蘋果釀造成大量芬芳的美酒,讓這大自然的珍品化成人們的血液,增進人們的健康。   朋友,天山的豐美景物何止这些,天山綿延幾千裡,不论高山、深谷,不論草原、湖泊,不論森林、溪流,處处都有豐饒的物品,處處都有奇麗的美景,你要我說我可真說不完,如果哪一天你有豪情去遊天山,临行前別忘了通知我一聲,也許我可能給你當一個不很出色的嚮導。當嚮導在我只是一個漂亮的藉口,其實我私心裡也很想找個機會去重游天山。   (選自《秦似杂文選》,三聯書店,1981年)天山景物記   碧野(1916~):原名黃潮洋,中國現當代作家。廣东大埔人。現任中國作家協会理事及湖北分會主席。青年時期參加過“一二·九”运動,投身抗日部隊,後參加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碧野以他的散文享譽文壇,其散文追求“詩的意境”,語言具有一種音樂美。他的描写新疆邊塞風光、民族風情的散文在建國後的散文創作中獨樹一幟。在散文集《天山南北好地方》、《情滿青山》、《月亮湖》、《邊疆风貌》等12部,另有《我们的力量是無敵的》、《丹凤朝陽》等9部長篇小說和《烏蘭不浪夜祭》等5部中篇小說。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碧野散文集》是他幾十年來散文創作的小結。   還有朱自清的《荷塘月色》、《綠》、《威尼斯》都是描寫景物的。古文裡面也有好多出色的景物描寫。

哪些名人寫的關於雪的作文?

  《雪》 魯迅   暖國的雨,向來沒有變過冰冷的堅硬的燦爛的雪花。博識的人們覺得他單調,他自己也以為不幸否耶?江南的雪,可是滋潤美豔之至了;那是還在隱約著的青春的消息,是極壯健的處子的皮肤。雪野中有血紅的寶珠山茶,白中隱青的單瓣梅花,深黃的磬口的蠟梅花;雪下面還有冷綠的雜草。蝴蝶確乎沒有;蜜蜂是否來採山茶花和梅花的蜜,我可記不真切了。但我的眼前彷彿看見冬花開在雪野中,有許多蜜蜂們忙碌地飛著,也聽得他们嗡嗡地鬧著。   孩子們呵著凍得通紅,像紫芽姜一般的小手,七八個一齊來塑雪羅漢。因為不成功,誰的父親也來幫忙了。羅漢就塑得比孩子們高得多,雖然不过是上小下大的一堆,終於分不清是壺盧還是羅漢;然而很潔白,很明豔,以自身的滋潤相粘結,整個地閃閃地生光。孩子們用龍眼核給他做眼珠,又從誰的母親的脂粉奩中偷得胭脂來塗在嘴唇上。這回確是一個大阿羅汉了。他也就目光灼灼地嘴唇通紅地坐在雪地裡。   第二天還有幾個孩子來訪問他;對了他拍手,點頭,嘻笑。但他終於獨自坐著了。晴天又來消釋他的面板,寒夜又使他結一層冰,化作不透明的水晶模樣;連續的晴天又使他成為不知道算什麼,而嘴上的胭脂也褪盡了。   但是,朔方的雪花在紛飛之後,卻永遠如粉,如沙,他們決不粘連,撒在屋上,地上,枯草上,就是這樣。屋上的雪是早已就有消化了的,因為屋裡居人的火的溫熱。別的,在晴天之下,旋風忽來,便蓬勃地奮飛,在日光中燦燦地生光,如包藏火焰的大霧,旋轉而且升騰,瀰漫太空;使太空旋轉而且升騰地閃爍。   在無邊的曠野上,在凛冽的天宇下,閃閃地旋轉升騰著的是雨的精魂……   是的,那是孤独的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   等 雪   唐敏   這是我在上海,遇到一場大雪後聽說的事,上海是一座遠離大自然的城市,是一座人滿為患、疲乏和苍老的大城市,但我卻聽到了這個最富有自然氣息的傳说——等雪。當然,說雪在等雪的人說得極為簡單。江南大城市裡的雪是留不長久的,像無數匆匆路過上海的外地人,雪過上一夜,至多两夜便離去了。這次雪下來三天了,屋頂上還停滿了雪,於是說話的上海人望著窗外的雪,說:“呵,雪在等雪呢?”這種說法像清澈的冷風吹過我的心頭,清涼的异常醒目。於是我問:“雪怎麼會等雪呢?”好幾個人回答我:“哪,是這樣的,它也要找個伴呢,等下場雪來了一同回去。”   我想不到在上海藏著關於雪的這樣好的傳說。雪不是為人類預兆豐年的,也不是人類的糧食——莊稼的被子,更不是天上落下來的麵粉或糯米粉。雪就是雪,雪等的盼的是雪,與人類無關。雪的思維就是如此簡單,如同它簡單的傳說。這傳說如此精確的表達了雪的心情,因为江南的雪是短暫的,再也没有比江南的雪要等雪伴更困難的事了,所以江南的雪的愛情故事,才会埋藏在毫無自然氣息的大都市上海之中。   雪對我是親切的。我在農村插隊時,遇到過一場南方罕见的大雪。下雪的那夜,我独自一人睡在農民土屋的樓上。所謂樓上就是人字樑的三角架裡,三角架的空洞處,用竹篾條粗心的擋一擋。早上醒來時,屋外一片燦爛的晴光,我以為太陽出來了。仔細一看,天還早,是強烈的雪光喚醒了我。從人字樑三角形大洞外邊,飄進來無聲的小雪花,它們停在我的被子上,停在樓板上,停在我烏黑的头發上,除了我的臉上,雪停不住,化成湿湿的潮氣。一層絨毛般輕盈的、极薄的雪蓋住了我。小雪花一落到我的臉上,就像被燙了一下,它尖尖的角便刺我一下,想跳開去,但已經融化了。我清楚地看著它們六角形的花樣,在瞬間消失。我還用眼角斜斜地看著自己头發上那層發著藍色光芒的薄雪,我不敢動一動,怕破坏了雪對我的撫愛和打扮。当我最終不得不起身時,長头發披落下來,我的臉和脖子第一次感到了頭髮是這樣的冷,冷的徹骨的清涼。雪妆一下子全消失了,在我的身上化成熱的霧氣。   不過,那時侯我還根本不懂雪會等雪的傳說,我只是奇怪雪是最冷的東西,卻表現出最火熱的情緒。當時我明白的只是一件事,明白了關汉卿在寫《竇娥冤》的時候,會把熱血和天上的雪聯絡在一起。童年看戲的時候,最想不通的就是熱血化雪的联想是如何得到的。原來,雪真是熱的。   不過,我經常嘆息雪的熱情太短暫,帶來的卻是長時間的寒冷。由於寒冷過於強大,以至人們徹底忘記了雪的熱情,一談起雪,都說冷。現在聽到了等雪的傳說,我沉默良久,世界上能讓肉體感覺到的熱,都是會消逝的。不消逝的熱是不能用人的手來感覺的。不消逝的是等,是盼。江南是溫湿之地,雪像夢一樣容易消逝,就是這樣的雪,在短暫的生命中還不放棄等待和盼望,雪真是世上最熱情的造物。   於是我熱切的盼望眼前這場雪真能等到下一场雪。每天我都注視屋頂上日漸消瘦的雪,每天都沒有再下雪,雪病了,發黃、發黑,像枯萎下去的植物。它的伴還沒有來。雪漸漸的少下去,小下去,像一位乘船远去的朋友。到最後在最冷的朝北的瓦簷縫裡,雪消失了,但是雪的伴還是沒有來。這情景好象看著一個活人渐漸地死去,好象合上一本书,雪等雪的經歷就這樣變成傳說,留在人們的口中。   的確,並非所有的盼望都能如願,但這場雪堅持了這麼久才消融殆盡,它把等和盼留在上海的每個屋頂,就像它最初降臨的樣子。在整個冬季裡,這份等待和盼望的熱情都不會走。   記得在大雪化盡的前夜,夜半我驚醒過來,因為我聽到了暴雨一樣的聲音,這強烈、急驟的雨聲只有炎熱的夏季才會有,而且玻璃窗上真實無妄地濺滿了夏季暴雨那樣飽滿的雨珠。我漸漸明白過來,這是在化雪。雪如此要強,就是融化也在夜晚無人時。雪沒有等到雪,它是难過的,當它不得不孤單地离去時,它痛哭了,它最後的眼淚還是那樣滾燙,像夏天的暴雨。 (選自《中國当代散文》,有刪改)

幫我找些名作家寫"雪"的文章或片段,句子也行,謝謝~?

  陽光很亮,風卻很大,瑞金路上的法桐葉子終於快落尽了,那個女孩曾一遍遍地问我,哥哥,冬天來了嗎?   是的,報紙上說,周五南京要下雪,也許冬天真的開始了。   你說下雪好啊,你最喜歡下雪了,可是雪大嗎?   我說,不大,是小雪,落到地上就看不见了。   你噘噘嘴,這样還不如不下的好。   是啊,大地太浮躁了,不想容留天空的種子。   彷彿每個冬天的心情都象結了冰的水一樣,透明又氤氳著。於是想到了班德瑞的那支《初雪》的曲子,象雪一樣的柔软,象水一樣清澈,象愛一樣美麗而又哀愁。於是,將曲子選作橋版的背景音樂,也許聽的人各有各的理解,但這音乐的確是穿透靈魂的,讓你获得從未有過的安靜與祥和。   記得2001年12月,一個人在新街口的酒吧裡喝酒,很孤獨很抑鬱。那天無心喝酒的時候,主持人說抽到我獲獎了。獎品是一只杯子,外面畫著聖誕的雪景,裝滿了熱水,還有音樂的聲音。當我怀揣著杯子走到街上的時候,雪已經包圍了城市。密密的雪花從看不見的天空靜靜落下,落滿了衣服,落滿了全身。我舉起杯子,盛滿這冬日初雪,只是,音樂此時被凍住了。   以後,這只音樂杯子就成了一種陪伴。那時的我工作上很不如意,一直想逃避,逃的遠遠的。可是,最終我還是沒有這勇氣。週末的時候,站在陽台上,裝滿水的杯子在陽光的照耀下發出動聽的旋律,我因此而感到滿足。   我一直喜歡包裹自己,象一隻失去密碼而無法開啟的盒子,和別人永遠隔著不可逾越的障礙。我喜歡孤獨,喜歡憂傷,喜欢一個人走在城牆下,那是一個人的風景。當然,一個人就像冬天的樹,葉子落盡后生命就感覺到了無力,常常對人世充滿悲觀的絕望。2003年9月,無意中有了一段網路的故事以後,我的音樂杯子碎了,一個人的风景漸漸喧囂了。   2003年2月,我去參加直播南京的版聚,見到了主持人韓軼藍。她的眼神是憂鬱的,而且她對我的印象特別好,那種感覺其實真有點心心相映。就象我和大學的輔导員一樣,她比我大幾歲,可是我們之間也是能找到這种感覺的。那種感覺是說不出來的,但心裡卻是有觸動的。這觸動純粹是精神上的一種鑑賞,一種貼近。那天喝了很多酒,白酒、啤酒、東北高粱酒、洋酒、紅酒。當散場時,大家都惊呆了,雪不知什麼時候已经鋪滿了地面。這些成年人在雪裡嬉笑著,張開雙臂讓雪融化在臉上。   在華侨路上,韓在雪中趟出了一条路,她那奔跑的背影至今还在我腦海中印著。因為自那以後我再也沒見過她,如今的她在遙遠的法國。那是一個遍地浪漫的國度,我想她在那裡也才能真實地與她的氣質相契。回來後,我寫了一首詩,帖在他們版上,送給她,這棵白菜心姐姐。   雪中沒有情人   是你嗎   在雪的身影中   手觸摸到的每一片潔白的聲音   雪在悄悄融化   我好象在捧著你流出的淚滴   比火還要灼熱的冰涼   它可以把我燒的嫋無蹤跡   也可以將我懸掛在清晨的簷下   等待飛鳥的嘴唇   帶我去天邊流浪   你用美麗而又憂傷的舞蹈   敲打一張張渴望春天的面孔   他們在笑   如同你眼中掩藏的寂寞   永遠只有自己知道   什麼時候我才不會欺騙你   我象個痴子在奔跑   身體印滿了整個大地   哪怕你最不可能去的地方   也要留下我的每一滴血   做你的路標   再不能錯过和你的相遇   我的情人啊   你可知道   我怕雪停了   就再也找不到你   這是我印象中深刻的兩次下雪記忆,我們都喜歡下雪,雪能让人想到美,想到記憶裡最美的東西,是愛,也許是不爱。憂鬱和眼淚在冬天也是一種美,就象《冬季戀歌》里那婉轉的生死情節。   我這一年當中,很少寫屬于自己的文字,今天是唯一一篇,即使我現在是在工作中,我仍然戴著耳脈,聽著《初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一個人屬於大家的時间多了,就必須轉過身去,找回自己的影子。連自己都找不到了,你可能就要懷疑自己存在的必要了。   回答者:愛在人間停留 - 秀才 二級 1-2 13:32   --------------------------------------------------------------------------------   阳關雪   中國古代,一为文人,便無足觀。文官之显赫,在官而不在文,他們作為文人的一面,   在官場也是無足觀的。但是事情又很怪異,當峨冠博帶早已零落成泥之後,一杆竹管筆偶爾   塗劃的诗文,竟能鐫刻山河,雕鏤人心,永不漫漶。   我曾有緣,在黃昏的江船上仰望過白帝城,頂著浓冽的秋霜登臨過黃鶴樓,还在一個冬   夜摸到了寒山寺。我的周圍,人頭濟濟,差不多絕大多數人的心頭,都回蕩著那幾首不必引   述的詩。人們来尋景,更來尋詩。這些詩,他們在孩提時代就能背誦。孩子們的想象,誠懇   而逼真。因此,這些城,這些楼,這些寺,早在心頭自行搭建。待到年長,當他們剛刚意識   到有足夠腳力的時候,也就給自己負上了一筆沉重的宿債,焦渴地企盼著對詩境實地的踏   访。為童年,為歷史,為許多無法言傳的原因。有時候,這種焦渴,簡直就像對失落的故鄉   的尋找,對离散的親人的查訪。   文人的魔力,竟能把偌大一个世界的生僻角落,變成人人心中的故鄉。他們褪色的青衫   裡,究竟藏著什么法術呢?   今天,我冲著王維的那首《渭城曲》,去尋陽關了。出發前曾在下榻的縣城向老者打   听,回答是:“路又遠,也没什麼好看的,倒是有一些文人辛辛苦苦找去。”老者抬頭看   天,又說:“这雪一時下不停,別去受這个苦了。”我向他鞠了一躬,轉身鑽進雪裡。   一走出小小的縣城,便是沙漠。除了茫茫一片雪白,什麼也沒有,連一個皺摺也找不到。   在別地趕路,總要每一段為自己找一個目標,盯著一棵樹,趕過去,然后再盯著一塊石   頭,赶過去。在這裡,睜疼了眼也看不見一個目標,哪怕是一片枯葉,一個黑點。於是,只   好抬起頭來看天。從未見過這樣完整的天,一點也沒有被吞食,邊沿全是挺展展的,緊扎扎   地把大地罩了個嚴實。有這样的地,天才叫天。有這樣的天,地才叫地。在這樣的天地中獨   個兒行走,侏儒也變成了巨人。在這樣的天地中獨個兒行走,巨人也變成了侏儒。   天竟晴了,風也停了,陽光很好。沒想到沙漠中的雪化得這样快,才片刻,地上已見斑   斑沙底,卻不見湿痕。天邊漸漸飄出幾縷煙迹,並不動,卻在加深,疑惑半晌,才發現,那   是剛剛化雪的山脊。   地上的凹凸已成了一種令人惊駭的鋪陳,只可能有一種理解:那全是遠年的墳堆。   這裡離縣城已經很遠,不大會成為城裡人的喪葬之地。這些墳堆被風雪所蝕,因年歲而   坍,枯瘦萧條,顯然從未有人祭掃。它們為什麼會有那麼多,排列得又是那麼密呢?只可能   有一種理解:這裡是古戰場。   我在望不到边際的墳堆中茫然前行,心中浮現出艾略特的《荒原》。這裡正是中華歷史   的荒原:如雨的馬蹄,如雷的吶喊,如注的熱血。中原慈母的白髮,江南春閨的遙望,湖湘   稚兒的夜哭。故鄉柳蔭下的訣別,將軍圆睜的怒目,獵獵於朔風中的軍旗。隨著一陣煙塵,   又一陣煙塵,都飄散遠去。我相信,死者臨亡時都是面向朔北敵陣的;我相信,他們又很想   在最後一刻回過頭來,給熟悉的土地投注一個目光。於是,他们扭曲地倒下了,化作沙堆一   座。   這繁星般的沙堆,不知有沒有換來史官們的半行墨跡?史官們把卷帙一片片翻過,於   是,這塊土地也有了一層层的沉埋。堆積如山的二十五史,寫在這個荒原上的篇页還算是比   較光彩的,因為這兒畢竟是歷代王國的邊遠地帶,長久擔負著保卫華夏疆域的使命。所以,   這些沙堆還站立得較为自在,這些篇頁也還能譁哗作響。就像干寒單調的土地一樣,出現在   西北邊陲的歷史命题也比較單純。在中原內地就不同了,山重水復、花草掩蔭,歲月的迷宫   會讓最清醒的頭腦胀得發昏,晨鐘暮鼓的音響总是那樣的詭祕和乖戾。那儿,沒有這麼大大   咧咧鋪張開的沙堆,一切都在重重美景中發悶,無數不知为何而死的怨魂,只能悲憤懊喪地   深潛地底。不像這兒,能夠袒露出一帙風干的青史,讓我用20世紀的腳步去匆匆撫摩。遠   處已有樹影。急步趕去,树下有水流,沙地也有了高低坡斜。登上一個坡,猛一抬頭,看見   不遠的山峰上有荒落的土墩一座,我憑直覺确信,這便是陽關了。   樹愈來愈多,開始有房舍出現。這是對的,重要關隘所在,屯紮兵馬之地,不能沒有這   一些。转幾個彎,再直上一道沙坡,爬到土墩底下,四处尋找,近旁正有一碑,上刻“陽關   古址”四字。   這是一個俯瞰四野的制高點。西北風浩蕩萬里,直撲而來,踉蹌幾步,方才站住。腳是   站住了,卻分明聽到自己牙齒打戰的聲音,鼻子一定是立即凍红了的。呵一口熱氣到手掌,   捂住雙耳用力蹦跳几下,才定下心來睜眼。這儿的雪沒有化,當然不會化。所謂古址,已經   沒有什麼故跡,只有近處的烽火臺還在,這就是剛才在下面看到的土墩。土墩已坍了大半,   可以看見一層层泥沙,一層層葦草,葦草飘揚出來,在千年之後的寒风中抖動。眼下是西北   的群山,都積著雪,層層叠疊,直伸天際。任何站立在這兒的人,都會感覺到自己是站在大   海邊的礁石上,那些山,全是冰海凍浪。   王維實在是溫厚到了極點。對於這麼一個陽关,他的筆底仍然不露凌厲惊駭之色,而只   是纏绵淡雅地寫道:“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他瞟了一眼渭城客舍窗外青青   的柳色,看了看友人已打點好的行囊,微笑著舉起了酒壶。再來一杯吧,陽關之外,就找不   到可以這樣对飲暢談的老朋友了。這杯酒,友人一定是毫不推卻,一飲而盡的。   這便是唐人風範。他們多半不會灑泪悲嘆,執袂勸阻。他們的目光放得很遠,他們的人   生道路鋪展得很廣。告別是經常的,步履是放達的。這種风範,在李白、高適、岑參那裡,   煥發得越加豪迈。在南北各地的古代造像中,唐人造像一看便可識認,形體那麼健美,目光   那麼平靜,神采那麼自信。在歐洲看蒙娜麗莎的微笑,你立即就能感受,這種恬然的自信只   屬於那些真正從中世紀的夢魘中甦醒、對前途挺有把握的藝術家们。唐人造像中的微笑,只   會更沉著、更安詳。在歐洲,這些藝術家們翻天覆地地鬧騰了好一陣子,固执地要把微笑輸   送進歷史的魂魄。誰都能計算,他們的事情發生在唐代之後多少年。而唐代,卻沒有把它的   屬於藝術家的自信延续久遠。陽關的風雪,竟愈见悽迷。   王維詩畫皆称一絕,萊辛等西方哲人反复討論過的詩與畫的界線,在他是可以隨腳出入   的。但是,長安的宮殿,只为藝術家們開了一個狹小的边門,允許他們以卑怯侍從的身份躬   身而入,去制造一點娛樂。歷史老人凜然肅然,扭過頭去,顫巍巍地重又邁向三皇五帝的宗   譜。這裡,不需要藝術鬧出太大的局面,不需要對美有太深的寄託。   於是,九州的畫風隨之黯然。陽關,再也難於享用溫醇的詩句。西出陽關的文人还是有   的,只是大多成了謫官逐臣。   即便是土墩、是石城,也受不住这麼多嘆息的吹拂,陽關坍弛了,坍弛在一個民族的精   神疆域中。它終成废墟,終成荒原。身後,沙坟如潮,身前,寒峰如浪。誰也不能想象,這   兒,一千多年之前,曾經驗證過人生的壯美,藝術情懷的弘廣。   這兒應該有幾聲胡笳和羌笛的,音色極美,與自然渾和,奪人心魄。可惜它們後來都成   了兵士们心頭的哀音。既然一個民族都不忍聽聞,它們也就消失在朔風之中。   回去罢,時間已經不早。怕還要下雪。

名家描寫雪的文段,200字左右,謝謝! ?

  1、雪灑向人間,灑向漆黑的角落,灑向一切需要白色的地方。雪花如花飄落,不如說是仙女下凡,她们舞著高貴的身子,託著深深的寒意,飛出了天空的銀幕。每一次的著地,都是對大地的熱情擁抱與親吻,或许她不想打擾正在睡夢中的人們,總是輕輕地降落,無声無息的來到人間。對我們富有想象力的孩子們來說,无聲是她們的謙恭和初次來到人間的靦腆與羞澀。只是多事的寒風兒,總會吹起輕轻的的哨子,在大雪飛舞處制造那麼一點點氣氛,給降落的舞者——雪,作最後的伴奏。   2、我迫不及待的走到街上,大片大片的雪花從天而降,它們紛紛扬揚,隨風飄舞,就像無數只“銀蝴蝶”在嬉戲著,舞蹈著,多麼壯觀,多麼自由;它們又像一顆顆頑皮的跳跳豆,蹦在人們的臉上,跳在人們的頭上,落在人們的脖子裡,灑在人們的身上。早春姑娘此時就像一個魔術师一般,在她的花籃裡似乎有灑不完的花瓣,她一把又一把,把白色的花朵灑向人间。可愛調皮的小雪花才落到馬路上,就又悄悄的融化了,讓人分不清到底是雨還是雪。   3、我開啟窗戶,注視著天空中刮來的鹅毛大雪,橫七豎八的落在地上,很快就變成了小水滴。寒冷凶惡的大雪一次次威脅著人們投降,可人們不甘示弱,個個穿上了毛皮大衣,帶上絨毛手套。很快,大大小小的房頂上都積滿了厚厚的雪,所有的房子都穿上了一件潔白的“大棉襖”。整個城市就像是一座“积雪城堡”。   4、晚上,我吃完飯有站在陽臺的窗戶上觀看著還沒停之的大雪,後面低矮的房子上潔白的雪花已經暗了下來,就像枯萎的花朵,一經看不清了。漫天乱飛的雪花此時慢慢平息了下來,輕輕的降落在地面上,彷彿在柔和的在天空中舞蹈,傾吐著傍晚的歡躍。這时,有的房屋各個開起了房屋客廳的燈,好似在給天空中跳舞的雪花伴奏。    5、雪越下越大,漸漸模糊了我的視野,慢慢地,整个世界變白了。彎彎曲曲的小路上,光禿禿的樹枝上,高高低低的屋頂上,都鋪上了一床厚厚的白白的絨被子似的,真成了一個粉妝玉砌的世界!是啊,新年到了,白雪公主也许什麼時候悄悄來到人間,地球媽媽給自己換上了潔白的新衣裳,用雪花裝點一下,迎接貴客的到來。我猜想着。雪是純潔的,是高雅的,有多少人為之體柔骨淨而叹服,為之純善澄淨而沉醉。雪,是純潔的象徵,它代表希望,代表吉祥。